《神與性》:性、性別與家庭價值,聖經究竟怎麼說?

《神與性》:性、性別與家庭價值,聖經究竟怎麼說?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全國論戰中,聖經被用來當作反對同性婚姻的論據,令身為聖經學者的我既發笑也感到苦惱。事實上,直到聖經時代晚期,一夫一妻制才成為規範。然而,同性婚姻和廣泛來說同性戀的反對者(很像十九世紀的奴隸制度擁護者)誇大其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麥可・庫根(Michael Coogan)

序言

聖經時常出現在新聞報導中。牧師、教宗、政客及專家慣常引用聖經,為回應各類議題時不容質疑的權威,以廣泛支持各種分歧的觀點。尤其是在美國,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家庭都擁有聖經,這本遠古的書在關於「家庭價值」的文化戰爭中受各方頻繁引用,大多是和生物性別(sex)及社會性別(gender)的議題有關。

美國福音信義會(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在二○○九年八月舉行的雙年會上,經過論辯後最終通過一項決議,允許其神職人員擁有「終身、單一配偶、同性的關係」。美國福音信義會藉著此舉,加入了其他自由派的猶太教和基督教群體,對同性婚姻(目前在美國五個州和七個國家是合法的),或更廣泛來說,對同性民事結合或同居伴侶關係(世界上有許多國家和地區予以承認),給予宗教上的批准。來自保守的信義宗教友及其他基督徒的反應,迅速且毫不含糊:這是異端的決定,甚至是異教的,因它違反了在聖經中啟示的上帝話語。然而,這項決定(如同其他宗教團體的相似行動)的支持者,也宣稱他們的看法符合聖經的教導。新聞報導信義宗會議的,便說是「聖經經文的殊死決鬥」。(編按:二○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合乎聯邦憲法,全美五十州必須承認同性婚姻。目前全球共有二十六個國家,同性婚姻是合法的。)

身為麻省(Massachusetts)的居民,我近觀了這場同性婚姻的爭論。二○○三年,麻省最高法院裁定,禁止同性伴侶結婚違反了麻省憲法(Massachusetts Constitution)。在接下來持續進行的全國論戰中,聖經被用來當作反對同性婚姻的論據,令身為聖經學者的我既發笑也感到苦惱。誠如一個琅琅上口的口號這麼說:「在伊甸園裡的是亞當和夏娃,並非亞當和史蒂夫」。而且據說從太初開始,婚姻便是一男一女之間的事;事實上,直到聖經時代晚期,一夫一妻制才成為規範。然而,儘管同性婚姻和廣泛來說同性戀的反對者──很像十九世紀的奴隸制度擁護者──誇大其詞,但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擁有贊同己方的聖經權威。不過,這些論戰中的其他陣營同樣援引聖經來支持自己的觀點,而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也是對的。

然而,聖經(Bible)究竟是什麼?雖然bible這個字意指「書」,但聖經並非以一本完整之書的樣式遞給人類──由上帝所寫,再由Amazon以收縮膜包裝運送,或者從Kindle或iPad下載而得。聖經其實是一部選集,從古代以色列、早期猶太教,以及基督教最初一百年左右(針對基督徒)的各種文本挑選所成。那些文本稱為經卷,並且就像其他的書籍一樣,它們的作者是人,而許多作者從經卷內容就可明確識別:如阿摩司、以賽亞、耶利米及保羅。有時這些經卷也會描述它們書寫下來的過程。耶利米兩次讓他的抄寫員巴錄記下他口述的話;而保羅寫了幾封信給希臘城市哥林多的基督徒,其中一封是由他口述內容,並加上他親筆寫的附言。這些經卷經歷好幾個世紀才寫成,而它們就像所有其他書籍一樣,反映了作者群(幾乎全是男性)與不同社會(寫作場所及書寫對象)的各種預設和成見、理念與理想。

聖經如同其他的選集,是經過挑選的──它並非完整的合集。聖經作者通常會參考他們當作資料來源的其他書籍。我個人很喜愛的《上主的戰記》,是〈民數記〉引述一首古詩的資料來源。《上主的戰記》並未保存於聖經中,也不曾被考古學家或尋寶者發現,我卻多麼想能夠讀到它。同樣地,保羅提到他寫了好幾封信給哥林多信徒,但只有兩封保存在新約中。所以情況是這樣:聖經有許多資料來源,只有其中一些被納入聖經的各經卷中。同樣地,古代以色列、早期猶太教及早期基督教的各種神聖作品,只有一部分被包含在後來的聖經中,即被視為具有特殊權威的聖經正典。我們可以做點有根據的猜測,為何某些作品遭到刪除。當宗教領袖在組建自己的正典時,一些作品可能被他們視為異端;而其他作品則可能沒有正當的系譜證明。然而,這些非正典作品中有許多存留至今,且提供了各聖經經卷背景的重要線索。

那些經卷的作者實質上詮釋了他們對上帝的經驗,以及那經驗對於他們生命的含意。對古代的以色列人來說,那位上帝就是耶和華(Yahweh)──慣常稱為的「上主」,且持續至今為猶太教徒、基督徒及穆斯林以不同的名稱與稱謂所崇拜。根據記載,祂以耶和華的身分向亞伯拉罕、摩西、眾先知及其他人啟示自身。但這些公認的啟示往往顯得不一致。例如,在十誡中,耶和華宣稱祂要為了祖先的罪,而懲罰百姓至三、四代的子孫。但幾個世紀之後,祂向先知以西結說話時,祂似乎改變了心意:「兒子不必為父親的罪受折磨,父親也不必為兒子的罪受折磨;好人將因行善得報賞;壞人將因作惡受懲罰。」

顯然,不同的作者具有不同的觀點。像這樣的不一致情形,首先要求那些認為聖經具有權威的讀者,得研讀整本聖經,而非輕率地僅挑選符合自己觀點的章節。其次,這種不一致情形引發,甚至要求詮釋:如果經文本身反映出發展中或至少是分歧的觀點,那麼聖經的讀者就必須仔細地、嚴謹地檢視經文。鑒於聖經享有的巨大影響力,這點尤其確切。

從啟蒙時代以來,解開聖經形成的複雜歷史,一直是聖經學者的主要工作內容。他們──或者更確切地說我們──已能夠追溯聖經宗教及其各種思想學派的發展,並且推斷出聖經本身所包含的多重資料來源,以說明聖經的重複及不一致之處。大部分的聖經學者對於各種研究方法和結果都有一致的看法。但遺憾的是,我們還無法改變大部分非專家對聖經的看法,甚至包括許多神職人員。人們仍然簡單、明確地認為,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是經文的作者。即使是普通人也能看出這種說法的問題。如果上帝撰寫聖經,那麼祂就是一位健忘的作者。上帝頒下十誡給摩西是在西乃山,還是何烈山?殺死歌利亞的是大衛,還是伊勒哈難?耶穌最後的晚餐是否為逾越節的筵席?關於這每一道問題和其他無數的問題,聖經給出不只一個答案。如果上帝撰寫聖經,那麼祂也是一名糟糕的作者──同樣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地敘說與重述,並有許多變化,且以極不同的風格呈現。這些不一致及重複之處,只能用多名人類作者來解釋。這些結集為迷你書庫,最終成了聖經,是人類作者的作品;而需要加以詮釋的,也是他們的作品。

我寫這本書是基於一個信念:聖經學者有責任為更廣大的讀者,探究其研究成果的意義。我認為,學者的羞怯往往阻礙他們,發表自己就聖經如何適切各種當代議題的想法。這個領域過分留給業餘者、過度虔誠者及狂熱者──而當聖經作為主題時,每類人都多得很。我的特定關注是聖經中的性(sex,包括人的性與神的性),以及相關的性別(gender)範疇。眾多聖經作者認為的性道德及男女角色究竟是怎樣的?他們本身的文化預設如何影響到自己的觀點?它們是一致的嗎?它們仍然相關嗎?

因此,這是一本關於如何閱讀及使用聖經的著作,聚焦於「家庭價值」。一位睿智的同事曾說:若你知道竅門,便會看到聖經中「性」幾乎無處不在。在接下來的章節裡,我們將從人們通常察覺不到性的地方,把性找出來。我們將探索「愛情如死之堅強」的奧祕。我們將檢視聖經作者的各種觀點,他們的觀點通常和我們的不一樣,且時常都有問題。我們將查看在歷史中,各種聖經教導如何遭到挪用、調整且有時被捨棄,我們也將思考聖經怎樣可以具有持久的意義。

相關書摘 ▶《神與性》:猶太教與基督教的一致圖像,就是父權結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神與性:聖經究竟怎麼說》,游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麥可・庫根(Michael Coogan)
譯者:黃恩霖

聖經學者麥可・庫根,以性/性別/情慾作為切入聖經世界的獨特視角,活用說故事的手法及慧黠犀利的文筆,引領現代讀者一窺那個似近又遠的異文化天地。他從挖掘隱藏在聖經經文中的性暗示,到剖開聖經世界裡的父權體制及意識型態,巧妙地展示豐富的聖經素材,讓各種關於通姦、亂倫、強暴、賣淫、同性情慾的敘事躍然紙上,不僅讓被歷史消音的女性角色娓娓述說幽微的生命經歷,令現代讀者重新凝視她們模糊的身影,也顛覆了後世對聖經性倫理的刻板印象與理所當然的價值投射。

庫根不僅是學識淵博的聖經研究專家,也是積極參與公共議題的基督徒。他近身目擊了「家庭價值」文化戰爭及同性婚姻論戰中,聖經淪為人們隨意使用的大亂鬥工具,故而挺身發表《神與性》這份紮實深厚的研究心得。他援引美國憲法修正案的例子──廢除奴隸制度和賦予女性投票權,雖然有違憲法起草者的原初立場,卻真正體現了憲法的架構精神──懇切呼籲基督徒:若要讓聖經在這個時代依然具有重要性及影響力,亟需辨識出一條從聖經時代直到現在、再到未來的信仰軌跡,這條軌跡在一個包容眾人的群體中,朝著讓所有人都能獲得自由、平等與公義的目標前進。

getImage
Photo Credit: 游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