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吳哥窟前,誰都會不自覺要問:究竟是誰建起吳哥窟?

站在吳哥窟前,誰都會不自覺要問:究竟是誰建起吳哥窟?
Photo Credit: Henri Mouho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剛好是一五五○年還是一五五一年時的事,柬埔寨的王為了狩獵一頭大象闖進入茂密樹林的深處。王的隨從們一面劈開茂密的樹林一面前進,無意間撞見了巨型建築。建築連內部都長滿了繁茂的樹木,想進也進不去。

文:石澤良昭

編按:本文摘自亦近亦遠的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文中的「吳哥寺」,正是一般我們所稱的「吳哥窟」。

該如何解釋吳哥寺的歷史?

不管是誰站在吳哥寺面前都會不自覺地湧起疑問,是誰蓋了吳哥寺?什麼時候蓋的?為什麼要蓋?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那麼,關於吳哥寺,史料上記載了什麼資訊?讓我們從這裡開始說明。

首先,當時的柬埔寨並沒有紙,是用一種椰葉製作成的「貝葉」作為紙的功能。貝葉從印度傳來,典籍、王的命令或各種記錄都會書寫其上,至今上座部佛教的經典也會使用貝葉書寫。當時的人使用這種貝葉書寫任何事物。然而,貝葉的缺點在於不易保存,因為貝葉是由椰葉所製成,容易被小蟲啃食。為此,當時的人們不斷地重複謄寫副本,即使如此仍因為戰爭及長年的蟲害,書寫的內容還是全部佚失,並未留下任何記錄,後人也就無從得知那究竟是個怎樣的時代。

其次,當時許多人因慘烈的戰爭失去生命,這段歷史卻完全被忽略遺忘。東南亞陸域的戰爭,通常是誰有力量誰就是正義,每場戰役都是攸關王朝或民族存亡的激烈消耗戰。不僅以統治者為首的高官、官吏及神職人員各個死於戰爭,村民也因被徵用作為兵員而戰死沙場,存活者則被敵軍俘虜。當時人力相當珍貴,戰俘會被帶去從事興建寺院、開闢運河等勞役工作,許多人因此一去不回。特別是一三五三年起,阿瑜陀耶王朝吳哥王朝爆發數次大規模交戰。一四三一年時阿瑜陀耶包圍吳哥都城,雙方展開近距離肉搏戰,這場非死即活的戰事將吳哥王都化為一片瓦礫。不過因吳哥寺位於距離都城一點七公里外的南方,並未受到戰火波及。

第三,當時的碑文史料雖然不能說相當充足,但某種程度上卻成為開啟這段被遺忘歷史的鑰匙。所謂的碑文就是雕刻在寺院、祠堂的石板、石柱或側壁上的石刻文字,是由王或高官用梵語或高棉語所書寫的一種奉獻記錄。碑文中記錄了怎樣的歷史呢?歸納來說,有對神佛的皈依、奉獻,以及對王的讚辭,文末會用咒文做為總結,內容充滿宗教色彩。詳細地解讀碑文內容,可以抽絲剝繭地理出往日柬埔寨的概況,可惜內容幾乎沒有提到當時社會。碑文又常僅有片段文字或是特殊文書,難以全面解讀;加以碑刻面剝落處甚多,使得解讀工作更為困難。

TOURISTS AT ANKOR WAT
柬埔寨知名世界遺產吳哥窟。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第四,中國的文獻將吳哥寺的歷史作了部分的補充,對解讀古代、中世時期柬埔寨的歷史發揮了很大的功能。中國以前稱東南亞為「南蠻」,正史中收錄不少相關的現地見聞錄和傳聞情報等。特別是有許多關於前吳哥時期「扶南」和「真臘」的記錄,這些史料以中國人的觀點看東南亞當地社會的日常生活,作為第三者觀察的史料,發揮不少功用。雖然將東南亞稱為南方的蠻族具有偏見色彩,但其中也不乏以外國人觀點客觀地點出足以令人信服的記錄和論述。特別是跟隨元朝使節在十三世紀末訪問吳哥王朝的周達觀所撰寫的《真臘風土記》,是理解當時柬埔寨社會的一手資料,本書對於柬埔寨歷史的理解上也引用了許多《真臘風土記》的內容。

西歐人的最早發現

阿瑜陀耶王朝在吳哥都城陷落後仍數次出兵柬埔寨,一四七○年柬埔寨方面終於承認了阿瑜陀耶的宗主權。

十六世紀時葡萄牙人柯德有這麼一段記錄:

剛好是一五五○年還是一五五一年時的事,柬埔寨的王為了狩獵一頭大象闖進入茂密樹林的深處。(中略)王的隨從們一面劈開茂密的樹林一面前進,無意間撞見了巨型建築。建築連內部都長滿了繁茂的樹木,想進也進不去。(B.P.葛羅利耶,《從西歐發現吳哥王朝—水利都市吳哥的繁榮與沒落》,聯合出版,一九九七年)

因為這樣,高棉人首次發現了自己祖先遺留下來的痕跡。

關於這段「發現」吳哥的歷史,當時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有更詳細的報告:「讓人更吃驚的是,沒有任何當地人住在這座都城裡,裡面只有野獸和猛獸而已。」

根據當地的中世紀碑文史料記載,一五四六年開始到一五六四年間,安贊一世下令在未完成的吳哥寺北迴廊和東迴廊上繼續進行浮雕工程。此階段的高棉雕工明顯地受到來自阿瑜陀耶王朝的暹羅美術影響。

一五六九年到一五八四年的十五年,是緬甸東吁王朝君王勃印曩攻占阿瑜陀耶都城的階段。這段期間對柬埔寨來說,剛好對暹羅停戰,是一段難得可以享受和平的時光。

安贊一世的孫子哲塔王(又譯薩塔王)在位時(一五七九∼一五九五年)移居到舊吳哥都城,有時也會在吳哥城停留。中世紀的碑文中,記載著王「將這些寺院依照以前的模樣復原」,然而這些修復作業以現今的標準來看,進行的相當粗糙,令人無法接受。

不過,哲塔王為了恢復吳哥地區以前繁華的景象,下命進行水利灌溉的工程。根據柯德的記載,這樣的措施使吳哥城內的小運河逐漸地恢復了功能。

後吳哥時期的君王們將首都遷往金邊等幾個地方,但國勢愈來愈弱,對他們來說,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擺脫來自阿瑜陀耶王朝的壓力,連思考如何奪回偉大的吳哥帝國並重建的時間都沒有。但十六世紀開始,吳哥寺作為上座部佛教的聖地及巡禮之地,在國內外的評價又高了起來。不知何時開始,在朱印船時代的日本人航海者中,流傳著吳哥寺是祇園精舍的說法,甚至傳到了遠方的日本。祇園精舍是指西元前六世紀左右,興起於印度恆河中游拘薩羅國之僧侶起居的住所,據傳佛陀曾在那裡講過佛法。當時的日本人時空錯置,將吳哥寺過度想像成是祇園精舍的遺跡。

在發現吳哥寺的過程中,還發生一件觸動人心的故事。

十九世紀中葉左右,當時在馬德望的法國人神父布易孚(Charles Emile Bouillevaux)曾經在他的遊記中提起吳哥窟的存在。但事實是神父雖然知道遺跡的存在,但並沒有公諸於世,也不知道這個遺跡的歷史價值。

同樣是法國人的博物學者亨利.穆奧從泰國的尖竹汶搭乘小船抵達貢布,經由金邊到訪吳哥。他在一八六○年一月二十二日抵達暹粒並停留三週,親自來回考察附近遺跡。特別是對於以尖塔、迴廊及樓梯組合而成的莊嚴吳哥寺,他根據遺跡精巧的楣石和破風,以及秀麗的浮雕和雕刻,推斷當時的文化水準相當高。穆奧以其學識看出了吳哥遺跡的重要性,而向世界介紹這批壯麗的石造建築群和美術作品,被稱為是「吳哥的再發現者」。對此引來布易孚的抗議,他宣稱自己才是最早向西歐世界介紹這批遺跡的發現者。

800px-Mouhot_drawing_of_Ongcor
Photo Credit: Henri Mouhot.
亨利·穆奧畫筆下的吳哥窟

相關評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亦近亦遠的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八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石澤良昭

東南亞型的歷史是以「森林、水田及海」為基礎,
人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歷史。

深耕吳哥研究五十年的學者,
從佛像與碑文考古中解讀出繁榮與衰退的訊號,
呈現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
吸納並消化、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

常見的東南亞史,多採取國別史和民族史的視角,而缺乏通觀該區域的文化或文明的著作,也更多聚焦在歐洲人進入東南亞之後的歷史。甚至,「東南亞」一詞也是歐洲人的發明。

(八旗)0UWH1012亦近亦遠的東南亞_300dpi_立體書封(書腰)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