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講師談足球起源:中國古代蹴鞠「並不特別神聖」

英國講師談足球起源:中國古代蹴鞠「並不特別神聖」
Photo Credit: 電視劇集《尋秦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有指中國古代蹴鞠「毫無疑問」是人類足球運動最早的起源地,甚至是國際共識,實情此說是否真的稱得上「毫無疑問」?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中國學者斷言人類足球運動,「毫無疑問」源自中國
Screen_Shot_2018-06-23_at_8_31_38_PM
Photo Credit: 《中國國寶》檔案Youtube截圖

有一個人的名字,無論他是否醜聞纏身,許多中國球迷應有一些印象,就是前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Sepp Blatter),2004年他在北京再一次高調讚揚中國文明孕育原始足球運動:

「我們要向中國人致敬,中國如同搖籃,孕育出最原始形式的足球,替這一項運動種下深根,確立日後的發展路線,形成今天精彩的賽事。」(“We honour the Chinese people for their country’s role as the cradle of the earliest forms of football, having firmly planted the roots of our sport and helping set the course for it to grow into the beautiful game it is today.”)

由中國大眾乃至學者,均相當重視布拉特肯定中國古代足球—「蹴鞠」的歷史貢獻,四川大學彭華教授在刊期文章〈蹴鞠:足球在古代中國〉便如是說:

「至於足球的起源之地,毫無疑問就是古代的中國——這一說法已經得到國際足聯的認可,已經成為共識。」

他的結論並不像另一些學者有所保留,乃是斷言人類足球運動「毫無疑問」最早出自中國,比世界各地都要早。不過,僅僅針對人類孕育足球運動「最早起源」這一點,謹慎起見應指:中國古代蹴鞠,是人類較早期誕生足球運動的地方「之一」,卻未必是全球史上最早萌芽之處;以最古老足球運動來說,甚有可能是太平洋群島的原住民,那代代相傳的一套造球與踢球方式。

此外,我們暫且撇開近代足球規則、協會文化,在傳統英國(大不列顛)有著重大建樹(近代足球運動稱不上是中國古代蹴鞠的延續)。

古天樂在《尋秦記》蹴鞠一幕,可延伸一些歷史思考
69b8c2f2140151fabaa737923fb05451b9205f97
Photo Credit: 電視劇集《尋秦記》

談論歷史回顧之前,相信香港人對蹴鞠最深刻的印象,並非布拉特在2004年的說話,或是其他古代重構蹴鞠運動畫像,更可能是2001年電視劇集《尋秦記》,當中就有古天樂飾演項少龍一角,在趙國參與了一場蹴鞠比賽,機智運用現代人的訓練與合作方式,屢次帶領隊員入球進帳。

劇集歸劇集,自有其誇張之處,但借此隨談蹴鞠的時代背景,亦有若干相應部分。目前中國「蹴鞠」較為可靠的歷史源起,遠早於《尋秦記》故事發生在秦國統一前期,可追溯至春秋至戰國時代,此外,記載蹴鞠之所在地是齊國,而非趙國。

據《史記.蘇秦列傳》所載:

Screen_Shot_2018-06-22_at_3_31_26_PM
Photo Credit: 司馬遷《史記》

當中提及齊國臨菑之地富有、殷實,「這裡的人無不會吹竽鼓瑟,彈琴擊築,鬥雞賽狗,下棋和踢球的。」

文中「蹋鞠」一詞即謂「蹴鞠」,劉向《別錄》為此說明:

Screen_Shot_2018-06-22_at_3_30_39_PM
Photo Credit: 劉向《別錄》解說司馬遷《史記》

蹋、蹴即謂「踢」,而「鞠」是塞有羽毛縫製成的實心皮球(此為《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記截至漢代的製球形式),既然,在戰國時期齊國經已全民流行蹴鞠,按照這項運動的實際發展源流,學者上推至春秋時期,並無不妥。

至於「相傳」運動源自更早的遠古黃帝時期,則仍未有具說服力的根據。更浮誇的是,中國「百度百科」網站宣稱,蹴鞠運動可上溯至10萬年前丁村文化遺址(今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的「石球」,實情遺址出土的石球最確切用途是「狩獵石器」,作投擲之用,當中有不少形狀非常粗糙,只有小部分較有整全之球體狀,無論形狀、硬度和重量都不適宜作為「原始足球運動」之用。部分人按照某些石球形狀,在臆測之下指稱是中國「球類運動」的起源,卻未有球場或其他記錄等更充分的證據,以側面支持這種「源起10萬年前」的假說。

談「人類最早」,不能忽略太平洋群島的球賽運動
Marn_grook_illustration_1857
Photo Credit: From William Blandowski's Australien in 142 Photographischen Abbildungen, 1857, (Haddon Library, Faculty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 Cambridge / Wikipedia

不過,即使回到相對可靠的「春秋戰國」源起說,以公元前八世紀作為界線,能否稱得上「人類最早」,還是有異議者。像大衛.哥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研究多年世界足球運動,他是其中一位質疑中國蹴鞠,是否「毫無疑問」屬人類最早的足球運動:

「所以蹴鞠與其衍生的變體,真如布拉特先生和中國體育當局宣稱,是足球的前身嗎?放在古代球戲歷史來看,這幾項運動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們主要都是足踢的遊戲,雖然有的不全然只用腳。但比起用手或其他身體部位,傾向用腳踢球的偏好,並不獨見於蹴鞠,蹴鞠也並不因此而格外神聖。

現今澳洲維多利亞省的原住民族之間,有一種名為『Marn Gook』的運動流傳了幾千年,依1840年代澳洲白人所寫的紀錄可以看出主要是一種踢球運動。玻里尼西亞和密克羅尼西亞,這兩個太平洋群島社會的原住民族也有自己的踢球運動,用露兜樹葉纏繞做成球。⋯⋯威廉.史特拉奇(William Strachey)描述如下其中一種(球賽)運動:

『他們玩起來有如足球,但唯一強制用腳的時候,只有一人帶球給另一人,然後使出靈巧輕盈的腳法把球踢進球門,這是最光榮的一刻。』⋯⋯Marn Gook很可能和蹴鞠一樣古老,甚至更古老。」

其實哥德布拉特的根本意思,絕非要製造惡意競爭,務求「鬥垮」一處足球起源,強調另一處必然更早,他要說的是,就目前所知,不應過分強調中國蹴鞠有崇高的歷史地位,認為這些人類足球源起之說不甚公允,尤其他提及一種文化之間的比較,美洲原住民「推崇球賽」帶有宗教層次的高度。

而且,中國蹴鞠在漢代比較得到皇帝、貴族與軍人喜好之外,到了唐代相比當時風行的馬球運動,蹴鞠顯得稍為失色;又到了清朝滿族統治期間,他們崇尚狩獵、騎射、摔跤文化,又以防止官僚荒廢政事為由禁制蹴鞠,導致傳統蹴鞠徹底走向衰落。

總體而言,儘管蹴鞠運動算是延續到明朝社會,但是歷代各類運動發展之中,中國人並未特別推崇蹴鞠。反之中世紀歐洲輾轉直至近代,大不列顛足球運動倒是發展興旺,使之蔚然成風,加上,不得不提美洲基於宗教信仰一直在民間傳承。

*(註:關於這一點,可同時參考游修齡教授的說法,他列舉蹴鞠到了宋代末年,由於皇帝如北宋徽宗的喜好,會促使球技出眾的李邦彥、高俅等人一時被器重,小說《水滸傳》就提到高俅此人,這像是一時重演西漢的情形,後來南宋臨安也出現一些蹴鞠會社。不過,這無法推導橫跨整個中國歷史,國民特別推崇蹴鞠的結論,不但唐代馬球風潮搶奪了蹴鞠的風采,游教授接續分析至明代:

「明清時期體育運動的特點是武術的興起,少林寺武術即始於明,幾百年來不衰。足球日益淪為娛樂和染技,一改漢唐與軍事聯繫的宏偉氣勢,開始滑坡。⋯⋯至清末,迎來西洋的現代足球運動,等於重新開始學習。」

由此突顯了中國體育運動相當多元並存,隨著時間變化,歷代民眾會因為其他運動興起,或皇帝的喜好影響,而不那麼熱烈追捧蹴鞠,稱不上獨尊和推崇,甚至漸漸失去球賽運動性質,淪為表演技藝之一種;相比美洲的歷史源流,是兩種層次的傳承。)

中美洲的球賽發展,才稱得上有「神聖」味道
1920px-Maya-Maske
Photo Credit: onal Museum of Anthropology in Mexico City. Maya mask. Stucco frieze from Placeres, Campech / Wikipedia

以古代各地球類運動而言,若數中美洲的發展,球賽一直是位於墨西哥、危地馬拉等地域的原始「宗教信仰」,原住民絕不把運動簡單看成是「其中一種普通」的文化活動。

據《波波爾.烏》(Popul Vuh)文獻記載,球類運動列入當地民族重要神話,譬如講述兩位雙胞胎英雄的祖先烏.互納普(Hun Hunahpu)跟烏古.互納普(Vucub Hunahpu)作為有名的蹴球員,賽球的聲響驚動了地獄冥神(Dark Lords of Xibalba),冥神將二人騙到地獄挑戰他們的球技,及後他們輸球被殺。

可是,只剩下頭顱的Hun Hunahpu竟間接使女神血月亮懷孕,誕下半人半神的兄弟在冥界「以球技」挑戰成功,終能把祖先的屍體帶回人間,化成了太陽和月亮。是故,當地的球賽運動歷史甚至有崇高的宗教地位,而祖先正是球技高超的球員。

雖然中美洲無論造球與球賽發展,足有數千年歷史,然而球賽的規則未有明確「只偏好」以腳踢足球為主,民間競賽方式非常龐雜,腳踢只是他們其中一種賽球形式,還有些規例稍似排球,參賽者以不同部位把球擊回對方半場,盡量不碰地面等,由於存在這些形式差異,才無法單純縮窄、鎖定為「古代足球」運動的源流:

「(中美洲)球賽確切的形式和意義在往後三千年間不斷改變。太平洋岸墨西哥文明的小城鎮,全盛時期大約在西元前二世紀⋯⋯蹴球的儀式和宗教意義在馬雅達到顛峰,至於最單純熱愛踢球的,可能屬加勒比海海岸的維拉克魯茲地區的文明,當地的城市遺跡內四處散布著簡易的球場⋯⋯阿茲特克人把這項運動稱為『Tchatali』,球場四面會加上裝飾的石環,誰能把球踢進石環就把勝利歸諸於他。

⋯⋯自創始之初,蹴球與中部美洲生活的其他特點息息相關⋯⋯貴族拿土地或納貢權(tributary authority)當籌碼押注賽果。有時候,蹴球也用以代替戰爭,比賽收尾可能是戰敗的對手先踢完比賽才被殺掉獻祭,方法可能是砍頭,也可能是剜出心臟。」

未必最早,也不必否定中國蹴鞠文化之早熟

總之,只要在比較中國、太平洋群島及中美洲的球賽演變後,不但在「人類最早出現的足球運動」方面,中國的蹴鞠起源是否「最早」大有商榷之處,再者,「包含踢球」在內的球賽運動,以一個民族崇尚的地位、流行度、延續性和生命力來看,球賽在中美洲的神聖地位、代代相傳,才真正算得上「無庸置疑」。

只是,即使中國蹴鞠運動歷史地位,雖然不見得格外崇高或神聖,但在改良造球和踢球文化上,其早熟程度還是值得肯定。平心而論,以全球歷史的視野來看,足球運動顯然在各地有著令人讚嘆的創造力,假如過分片面高舉一個面向,實難以認清人類足球運動的魅力與全貌。

本文來源自作者Medium

延伸閱讀:

  1. 日本隊贏首仗,已回答了「中國隊學不了冰島」的根本原因
  2. 美斯之考驗:當年阿根廷靠「馬勒當拿」回勇,終奪世界盃亞軍

參考資料:

  • 司馬遷著:《史記(全十冊)》,中華書局出版。
  • 大衛.哥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著:《足球是圓的:一部關於足球狂熱與帝國強權的全球文化史(上、下冊)》(The Ball is Round: A Global History of Football),台北市:商周出版,2018年6月,初版。
  • 大衛.哥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著:《足球帝國:一窺英格蘭社會的華麗與蒼涼》(The Game of Our Lives: The Meaning and Making of English Football),臺北市:商周出版,2017年4月,初版。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