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緬甸最帥的男人是誰嗎?如果你要在緬甸找秋天,那就去達本禪寺吧

你知道緬甸最帥的男人是誰嗎?如果你要在緬甸找秋天,那就去達本禪寺吧

台灣對緬甸的理解甚少,資訊相當欠缺,有鑑於此,緬甸商情將定期帶給華人讀者四個面向的資訊:

  • 佛國遊趣:旅人的緬甸故事
  • 仰光掠影:精選數則關於緬甸產業和外商投資的新聞摘要
  • 內都鴻音:以緬甸首都內比都(對,不是仰光喔)為名,提供法律和投資資訊
  • 金花緬語:每次一句簡單的緬甸話教學
dssf
仰光遊趣:秋訪達本禪寺

作者:楚郢(律師;武俠小說寫手)

我在北京求學、工作前後一共七年,若從生活的時間來算,北京應算是人生的第二故鄉。郁達夫有篇名垂後世的《故都的秋》,將北京的秋天寫到了極致,而為了留住美好的北國秋景,他甚至願意將「壽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換一個三分之一的零頭」。

不逢北國之秋已將近兩年了。在熱帶地域的生活每一天都是相似的,時光平淡的流水在不變的日出日落中流淌過去,讓人難以察覺四時變化。某日恰巧路過蘇雷塔附近的街邊市場,看見小攤上堆著金燦燦的金桔山時,方才恍然醒悟過來——此時故國南北應該皆已入秋了。

15

一想到「秋」這個字,便即刻落入無窮的意境之中。

秋蟬、秋風、秋雨、秋陽。在古詩詞的世界里,信手拈來都是與秋有關的意象。

而「自古逢秋悲寂寥」,悲秋又似乎是中國古典文學不變的主題之一,這大概是由著秋天之後,四季輪回就真的進入尾聲了罷。

我曾難以體會四季輪回對於人生的意義,以為周而復始都不過是時間上的循環與疊加,今日與往日並無太大不同。後來當我離開故鄉、在一切變得冗長反復的熱帶開始新的生活,才逐悟到分明的四季是連接過去與未來的那「一相」。

23

可惜的是,緬語中沒有「秋天」這個詞。

我曾試著向本地朋友描繪北國的秋天,無奈英語捉襟見肘,不能及真實景象的十一。中文尚且不逮,用另外一種語言,又如何能道出秋時廿四橋明月、九華山涼霧與洞庭湖殘荷之不同呢?

古人云一葉知秋,也許找到那一葉,便能找到秋天的蹤跡。於是有朋友提議說,要找中國的秋天啊,那不如去達本禪寺吧。

19

來仰光一年,中華街的華寺倒是見得不少,但達本禪寺這般規模的寺廟還是頭次發現。天王殿、大雄寶殿、法堂、藏經閣——整個漢傳佛教寺院建築一樣不少,在如今寸土寸金的仰光簡直要讓人驚嘆了,更何況這間達本禪寺竟獨佔了一座小山頭。

拾級而上,穿過寺廟山門後便是寬廣的庭院。來時本想著至少尋得一兩片枯葉,也好對通行的朋友有所交代。可這裡林木森森,哪裡有秋天的影子?在仰光尋找秋天,看來不太可能了。

靜謐的寺廟中彷彿少有來客,幾位身著灰色禪衣的沙彌能用簡單中文交談,所幸問的不是「施主從何處來」這樣的禪語,否則到真不知該如何以同樣的禪語應答了。大雄寶殿前立有建寺碑文,上面記載了達本禪師在百年前從中土隻身南下,歷盡各種艱險南渡弘佛,讀來讓人由衷敬佩。

17

站在碑前方一小會兒,我便在熱帶的烈日下揮汗如雨起來。小沙彌見狀笑問「是不是很熱」,剛要答「是」,他卻又揮了揮衣袖,自言自語道「心靜自然涼」。

心靜自然涼。這句兒時夏日外婆無數次用來哄騙我的話,此時此刻伴著小沙彌袖口揮來的涼風,使整個世界在嘈雜的蟬鳴聲中倏然靜了下來。

隔了重重高山、迢迢流水和五百年時間,那個「先生游南鎮」的短暫插曲,忽然與五百年後的這個下午重疊,讓我頓然領悟心外無物之真意。

「天下無心外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落,於我心亦何關?」

先生曰:「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此花顔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枯葉殘花,實則秋之吉光片羽,但真正的故國的秋,不一直只在我心中存在著嗎?

達本禪寺的地址:No.136, Shwegondine Road, Bahan, Yangon, Myanmar

編按:「先生游南鎮」出自王陽明傳習錄

仰光掠影:緬甸商情摘要(翻譯:Yuan)
  • 緬甸舉辦了改革後的世界領袖聚會:週三(11月12日)是緬甸軍政府自權力失勢後首次舉辦世界領導人聚會,但當局仍憂心會因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出席引起對民主改革的關注。東南亞國協(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和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s)在首都內比都舉行,是緬甸在歷經數十年軍事統治動盪後的外交焦點。
  • 知名媒體 Irrawaddy採訪歐巴馬: 週三(11月12日)美國總統歐巴馬抵達緬甸,是這些年來第二次的外交訪問。在東南亞國協和東亞高峰會開始前,歐巴馬答覆媒體 Irrawaddy通訊員Lalit K Jha的採訪,談論關於緬甸在過去三年的改革,及未來的民主轉型。
  • 緬甸投資委員會將邁向獨立性機構:根據緬甸投資委員會秘書 U Aung Naing Oo在10月23號告訴媒體Mizzima的消息,緬甸投資委員會將在兩個投資法合併後轉型為獨立機構。緬甸投資委員會是一個在1994年4月由政府任命的機構,設在國家計劃和經濟發展部之下。U Aung Naing Oo表示:「轉型的原因,是基於目前已有獨立機構在海外成功投資的故事,並且可吸引且管理外資在印尼、泰國和其它發展國家。
  • 新加坡打敗中國成為緬甸的首要投資國:緬甸財政副部長Maung Maung Thein在緬甸證券交易中心表示:「一些在新加坡註冊的美國公司會來我們國家投資,而這也是為何新加坡超越中國的原因。」 但Thein確拒絕透露該公司的名單,主要是1997年後,儘管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12年首次授權美國公司投資緬甸,卻仍持續阻止企業與緬甸軍政府相關企業的聯結。
DSC_0394
內都鴻音:貿易事業逐步對外國公司開放

外國公司有望於2015年取消貿易之限制 。根據緬甸媒體報導指出,緬甸政府正在考慮取消外國公司的貿易限制,該限制措施將於今年底取消,雖然緬甸政府並未就此項政策變更之範圍及時間正式作出回應,但仍可看出政策之變更並不及於所有貿易之限制,而將按不同商業部門逐項決定。

此項變革是緬甸政府未來在促進、簡化外國企業於緬甸投資的一大推力,並且被視為整合涉及緬甸公民與外國人等分散的投資法規的重要政策之一。投資法規之整合預期將為本地及外國投資者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環境,藉由移除外國企業貿易之限制,使其亦得享有貿易上公平、平等之待遇。

備註:資料來源為新加坡謝凱文律師事務所仰光辦公室,曾勤博律師提供。

金花緬語:Shwe War’s Burmese(記得開啟字幕)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RRjiQUZhrU]

講者介紹:Shwe War,緬語意為金花,來自緬甸的舊都仰光,目前為仰光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亦為緬甸執業律師。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