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單保費讓業務員代繳,小心遇人不淑

保單保費讓業務員代繳,小心遇人不淑
Photo Credit: 401(K) 2012 @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類的訴訟舉證非常複雜,若想要避免爭議,最佳方式就是自己動手做,保單自己簽、保費自己繳。

小陳為一名保險業務員,長期看衰台灣股市,豈料近一個月大盤上漲近五百點,放空的結果就是在期貨市場慘賠,不斷被通知追繳保證金,眼看再下去恐被斷頭。於是把腦筋動到某位智識水準較低的保單大戶上,招攬「臺灣最旺理財XX險」,並告訴客戶只要一次繳足一百萬元,可以有2%現金回饋,比存銀行定存划算多了。

但事實上小陳收了錢以後,只幫客戶投保十五萬元,剩餘的錢則是全部被用以補足期貨的原始保證金。此外,為了避免東窗事發,小陳假借客戶名義,把要保書的通訊地址變更,也沒有將保險單簽收回條給客戶簽收。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因為要保人的住所跟居所不同時,該保險公司會另外透過電話確認客戶資料,導致東窗事發。

請業務代繳保費遭詐,訴訟關節點在哪?

刷卡繳保費是時下很流行的方式,主要的原因在於可以有少許的回饋金,在什麼都痛苦的年代,這種小確幸成為一種划算選擇。不過對於某些人來說,因為職業與收入方式存在微妙關係,刷卡對於金流的流向掌握過於清晰,現金交易反而才是最愛。

此外現實上,還有一種人喜歡現金交易,那就是「老人」。

依據莫非的觀察,這類型「老人」通常錢很多,又喜歡看「面相」,只要你顏值不要太差,講話又有誠意,他們其實會樂於給你一點機會,事後通常也不太過問錢的用法。但是這種信任某程度是在測試人性光輝面,也給了短視近利且不重視名聲的業務有機可趁。有些業務會宣稱這是跟客戶借錢而已,純屬民事上糾紛。

例如狡詐的業務可能會說,客戶的習慣就是先把錢匯到他的戶頭,並提出歷年來與該客戶的交易習慣,宣稱這沒有詐欺取財的問題。至於以客戶名義將通訊地址變更則是屬於客戶服務項目之一,避免客戶漏收信件。保險單簽收回條則是在客戶授權下,以客戶名義進行簽收,當然沒有偽造文書等問題。

以上狡詐業務的種種辯解,都是日常生活中確實會發生的,所以訴訟的困難點,就是證據拼湊與事實建構,至關緊要的可能會是業務與老人間的互動模式,當業務曾經幫客戶簽署某份文件,或是客戶真的曾經委託處理保費繳交時,都增加了判定事實的模糊度。

所以想要避免這一類的爭議,最佳方式就是自己動手做,保單自己簽、保費自己繳。

Agreement-Business-Sign-Document-Documen
Photo Credit: Max Pixel CC0 Public Domain

同場加映:我在樹上刻了別人的名字,算是偽造文書嗎?

題外話是,在保單回條上面,未經同意簽署他人姓名會有偽造文書問題。那有人問過幾個有趣問題,例如在阿里山神木刻別人名字,寫上「XXX乃齊天大聖,到此一遊」,或是在沙灘上,對於追不到的女生寫上「XXX最愛莫非,以此憑證,永生不渝」有偽造文書嗎?

雖然以上都是冒用別人的名字,但答案都是「沒有偽造文書」,原因是,誰知道你到底在表達什麼啊!文書最基本的要求是要傳達出一定的權利義務關係。「齊天大聖」四個字除了聯想對方是孫悟空後代以外,外觀上難以稱為文書;反倒是刻字的人可能會有毀損罪。

至於沙灘上冒用別人名義寫字不構成犯罪的法律說詞,是沙灘不是「載體」,無法乘載文字的意義,對於想要表示的權利義務關係欠缺了持續性。當然若以莫非的通俗觀點,我認為愛是一種體現與感受,除非你有阿拉丁神燈,否則寫一百次誰愛你,也不會成真。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