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地震牆下冤魂:長年忽視與安檢疏失,九歲女孩付出性命承擔

大阪地震牆下冤魂:長年忽視與安檢疏失,九歲女孩付出性命承擔
Photo Credit:鄭仲嵐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大阪地震的發生,日方再度感受到地震發生在都會區所造成的「都市型災害」,才是日本人災害預防最嚴重的課題。而一旦連基本的建築工法與安全都忽視,天災上面所牽連的人禍更是嚴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關西再逢地震陰影

位在大阪府近郊的高槻市壽榮小學校前,6月19日擺放長桌,上面滿是鮮花素果、還有小孩子喜歡的糖果與飲料。許多日本人不斷拿著供品前來,更多是家庭主婦牽著小孩一起來悼念。他們低頭靜默,彷彿是與亡者心靈對話。

日本時間18日早上接近8:00,一場天搖地動的地震,讓關西地區再度陷入不安中。當時大阪周遭交通運輸一度全數停擺、當天的下班時段,大阪街道上更出現許多走路回家的「歸宅人潮」。

這起地震造成五人死亡,將近400人受傷,還有1,500人以上遭到安置。雖然自1995年阪神大地震後,關西地區已經做了相當程度的都市更新、加強耐震,然而還是無法阻止其他悲劇。一名高槻市壽榮小學校的九歲女童三宅璃奈,因為在上學途中遭逢地震,走在通學路(上學道路)上時,卻遭到學校旁圍牆上倒落的加蓋水泥磚牆壓住,不幸身亡。

根據當時日本媒體報導,璃奈擔任學校校門的招呼工作,相當有責任感的她,每天都會提早半小時出門。加蓋水泥牆倒落時,附近的居民聽到慘叫,出來後看到傾倒的加蓋牆下方有大量血跡。雖然周圍地居民幫忙搶救,但是牆實在太重,就算有居民搬來千斤頂,依舊翹不起來。等到消防人員趕到,使用更專業的器材救出小女童時,璃奈早已沒有生命跡象。

最安全路的悲劇

出事的地點,在學校與當地政府規劃的通學路上,不論是安全或是標示都必須要最完善。照理來說,通學路是最不應該發生意外的,然而璃奈卻不幸在這條最安全的路上遭磚牆砸中過世,也成為地震中無辜的犧牲者。上學的路,居然變成一條不歸路。一位前來的老人跟筆者表示:「我的孫子今年十歲,看到亡者只有九歲,非常感到心痛,說什麼還是要來致意。」

而另一位15歲、剛上高一的女學生佐佐木,過去則是與璃奈一起補習了五年的功文數學。她在現場祭拜時淚流滿面,好幾次都無法言語,她對筆者表示,璃奈四歲起就跟著他們上課,雖然在班上年紀小,但是學習相當認真。前陣子佐佐木升上高一後離開補習班,璃奈還跟她說,以後她也要成為優秀的中學生,想不到這句話已經無法實現。在受訪時,她依舊好幾次止不住淚水。

然而,經過調查後發現,這片長達40公尺的水泥磚牆至少超過1.1公噸,而且原先小學圍牆是1.9公尺高,於1974年建造。然而加蓋的1.6公尺高水泥磚牆,居然沒有建造紀錄,只能推定「大概十幾年」。根據日本的建築基準法,學校磚牆本來就不能超過2.2公尺,該小學的原先磚牆加上加蓋,已經高達3.5公尺,明顯超出規範。加上每三年校舍都要依規定檢查一次,但在最新的紀錄中,居然把加蓋的牆直接忽略不計算,明顯有疏失。

2018大阪地震2
日本大阪地震,一位上學的女學童在上學途中遭到學校倒塌的加蓋牆壓住過世,許多人紛紛獻花致意|Photo Credit:鄭仲嵐 提供
大人們的長期忽視

這樣的消息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明明可以避免的疏失,卻因為大人們長期忽視,造成危險一直沒有去除,最後在地震的突發下,釀成不可逆的後果。不斷打來地抗議電話,高槻市市長濱田剛史對此鄭重謝罪,並下令全市的高中、小學,一齊調查違法加蓋的情形,大阪府教育廳也下令徹查417間公立高中小學校與幼稚園。這樣的「檢查風潮」漸漸傳到其他縣市,而意外的也有不少學校發現加蓋「不合格」,而自主聘請拆除業者火速拆除。

而在經過專家調查後也發現,當初加蓋的1.6公尺牆,僅有33公分的鋼筋連接原先的牆。按照一班的工法來說,鋼筋至少要與加蓋的牆同樣長度,才有最起碼的支撐力。然而當初地草率行事,讓加蓋牆只是某種程度上「黏附在原先的牆上」,間接造成地震後「一摔就倒」的悲劇。大阪府檢警也介入調查,不排除以業務過失致死來移送當初加蓋的業者。

女學生佐佐木也跟筆者表示:「這樣的狀況明明能夠避免的,我真的覺得很悔恨,以前也有人覺得那面牆很不安全,沒想到會這樣子。」這面牆當初在建造時,原先是為了擋住該學校游泳池,其實這樣的例子在全日本屢見不鮮,許多的學校都有這樣的加蓋牆,根據判斷,多半是當時為了學童們的安全,防止有外人輕易翻進學校內,而由家長會或是校方撥款建設。

如何記取教訓檢討?

但當時留下的資料很多都不明確,因此當事件發生後,追查變成極為困難,要先找出何年何月加蓋、施工業者是誰、當時是誰下決定、為何又在三年一度的檢查時忽略這道加蓋牆等。一連串大人的失誤,最後交由一位九歲的小女童來承擔,簡而言之,正是過去大人的僥倖心態、與天真的認識,造就這樣的公安悲劇發生。如何記取教訓,讓日本全國各級學校都繃緊神經檢查。

一般而言,台灣對於日本的公共安全與建築工法紮實度都抱持著高度贊同,但日本也是從長時間的災難防護中衍伸出這樣的意識,在過去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階段,依舊還是有不少便宜行事的建築出現。隨著二十多年來大型地震與海嘯的經歷,日本已經改進很多,但還是有許多過去的建築,因為種種因素沒有被妥善處理。

這讓我想到今(2018)年2月的花蓮大地震,筆者去採訪倒塌的統帥大飯店與漂亮生活旅店等,某種程度都是為了方便自己,而便宜行事的將建築隨意改造,最後由無辜地飯店員工與旅客承擔後果。但頭過身就過,至今台灣政府與花蓮當地政府對於建築檢查是否做到落實,恐怕還是要打上問號,與其不斷用悲情牌呼籲大家回來觀光,不如從制度面用法律與高規格檢查來讓遊客們百分百放心。

隨著大阪地震的發生,日方再度感受到地震發生在都會區所造成的「都市型災害」,才是日本人災害預防最嚴重的課題。而一旦連基本的建築工法與安全都忽視,天災上面所牽連的人禍更是嚴重,日本上至首相安倍晉三、官房長官菅義偉都明言這樣的意外「不能再有第二次」;而下至大阪市長、高槻市長與其他各級官員,都不斷地替這樣的疏失道歉。

日本畢竟是會從過去記取教訓的民族,未來相信會更謹慎,但只能說這樣過去的「歷史共業」,卻應驗在一位四年級的小學女童上,依舊是太沈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鄭仲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