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網路霸凌、死亡威脅仍不屈服的印度女性新聞工作者

遭網路霸凌、死亡威脅仍不屈服的印度女性新聞工作者
Photo Credit: Masrat Zahra 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位優秀的印度女性人權捍衛者兼新聞工作者,在2018年初受到嚴重的網路霸凌與暴力攻擊,原因僅是有人看不慣她們的工作內容,甚至有意消滅她們的聲音。究竟這些具備特定身分的女性在印度為人民發聲、捍衛權益時,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㵾伃(台權會實習生)

前言:每當在國際新聞版面看到印度,總是伴隨「強姦大國」的形象,各種對於女性不利的社會機制與文化也不時被提起。但在這樣對女性不友善的環境中,依然有女性挺身而出,藉由報導新聞真相,捍衛民眾權利;然而擋在她們前的,卻是數不盡的言語暴力與人身威脅,但她們仍堅守崗位,期盼能夠一步步改變印度的各個角落⋯⋯(台權會編輯:何宇軒)


Masrat Zahra和Patricia Mukhim,兩位優秀的印度女性人權捍衛者兼新聞工作者,在2018春季前後受到嚴重的網路霸凌與暴力攻擊,原因僅是有人看不慣她們的工作內容,有意挑釁甚至消滅她們的聲音。究竟這些具備特定身分的女性在印度為人民發聲、捍衛權益的同時,會遭受什麼樣的待遇?

不平靜的印度

根據亞洲人權捍衛者論壇(AHRD Forum)的紀錄,截至今年5月亞洲已發生161件針對人權捍衛者的攻擊與騷擾事件,受影響與迫害的人數超過2000人。而這些僅是成案的官方紀錄,那些被埋沒而未浮上檯面的案件想必不計其數。

人權捍衛者最常遭受的不平待遇是言論自由的打壓,包含集會遊行過程中被不當驅趕與逮補、網路上的發言受官方「關切」以及無法自由地在報章雜誌上發表文章。此外,被剝奪受公正審判的權利、剝奪人身自由甚至失去性命等,每個月皆有零星個案遇害、或被暗殺、或受到暴力攻擊而死,在致力於維護人類基本權利的同時,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受到種種威脅。

印度僅次於中國,是亞洲發生人權捍衛者騷擾及傷害案件第二多的國家,同時也是遇害人數最高的國家。印度的人權狀況在國際上可說是惡名昭彰,對政治工作者行賄、武裝團體暴動、種族及種姓間的紛爭及虐待監獄受刑人等在國內是家常便飯。無論是外來者或是一般國民皆深受其害,婦女與兒童更處在萬劫不復的弱勢深淵中。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提出的2017年度人權報告,印度長期遭受境內武裝團體侵擾,每年皆有有數百位平民因為這類暴力攻擊傷亡。千年歷史、多元種族與豐富的文化本該是印度所擁有最珍貴的瑰寶,無奈這些卻成了國家紛紛擾擾的亂源。光是官方語言就有21種,登記使用的語言更超過了1600種。其中沒有任何一個官方語言有超過一半比例的人民使用,最常見的印地語也只涵蓋了約40%的人口,這一點便足可見印度人口、文化組成的多元。在信仰方面,部分少數宗教教徒不甘在政治上無法獲得如印度教徒一般的影響力或權利受到侵害而組成團體對抗印度當局,並以極端手段引起社會關注。

印度國內長期存在的種種問題引起經常性的遊行,人民利用不同的方式試圖向官方爭取權益,或對外發表影音及文章引起國際關注。而政府採取平息紛爭的手段很簡單,解決不了問題,那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當局會利用公開批評或誹謗等方式讓一般民眾對人權捍衛者與相關人權組織產生敵意,讓這些人士與組織因不受人民支持而挫敗。

「強姦大國」──女權倒數的國度

國際上普遍認知到印度最嚴重的人權為題以女權問題莫屬。印度被外媒戲稱為「Rape Capital」,在臺灣也被媒體封了「強姦大國」的稱號。「強姦文化」要追朔回印度男尊女卑與婚嫁傳統的觀念,父母在為女兒談婚事時,必須提出一筆豐厚的嫁妝給親家,較為貧窮的家庭經常必須傾家蕩產才能將女兒嫁出去。許多女人在幼時被家人視為賠錢貨,結婚後被視為丈夫的附屬品,就這麼草草過了一生,一輩子無法擁有自己的聲音與幸福。即便社會逐漸開化,傳統觀念在印度卻沒有式微,不少印度婦女一生皆活在暴力、性侵及缺乏健康照護的陰影下。

2012年震驚全球的印度公車輪姦案,受害者遭到六名男子強暴與毆打後被扔在路邊,一周後不治身亡。這起案件引起印度公眾憤怒,相關的示威遊行要求政府立法修法保護婦女權益,甚至將嫌犯處以極刑。這起悲劇如同一個開關,過去印度境內不曾被拿出來討論的家暴、性侵等等議題漸漸得到重視,針對強暴犯的刑罰也歷經修法後日益嚴峻。然而,法律也許能嚇阻人類的行為,卻改變不了人內心的道德標準,仍有印度男人在受訪時公開支持「榮譽殺人」,並表示女性應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應穿著緊身或暴露的衣物走在街上,否則被強暴也是「活該」,他們將自己扭曲的價值觀套用在全印度的女人身上,讓印度直至今日遲遲無法擺脫婦女人權低微的惡名。

攻擊與反抗──打不倒的女性

人權捍衛者在印度本原本便較難生存,那麼女性人權捍衛者/新聞工作者在這樣惡劣的社會環境下,又會承受多少的危難與險惡?

Masrat Zahra是一名就讀克什米爾中央大學的女學生。今年5月15日,她在個人臉書頁面上張貼了她的一張照片,並加上了“Gun vs Camera.”的字樣,照片中的她正在進行印度陸軍與Kachdoora地區武裝分子之間衝突的報導,她穿得一身黑,躲在一棵樹後方拍攝軍人,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張由同事為她拍的照片將會引起軒然大波。

照片幾經轉發後,竟被人加上了「Mukhbir」(間諜)的標籤,大量誹謗及攻擊性言語開始湧入,要求Zahra「留在家裡,她不被允許做這類的報導工作」。身為克什米爾地區唯一的女性攝影記者,她受到嚴重的網路霸凌,眾多網友(其中大部分是男性)對她進行威脅甚至是性騷擾,不堪入目的留言在版面上比比皆是,但Zahra堅信自己不應因為自己的性別而停止記者的工作,更不應屈服於網路上對她的攻擊之下。

可能是因為有些人不喜歡我在新聞現場的工作,為我貼上了Mukhbir的標籤,並認為這麽做會讓我恐懼或失去繼續下去的動力。許多女孩也希望能做這一行,但由於這些(霸凌、誹謗與威脅)問題,她們無法像我一樣,為報導投入那麼多的時間,我絕對不會停下來。事實上,這次的事件反而鼓勵我堅持下去。我希望有更多女性加入這個行業,那些被我所激勵的女孩都能無所畏懼地向前。──Masrat Zahra

Patricia Mukhim則是西隆時報(Shillong Times)的編輯,並為梅加拉亞(Meghalaya)地區著名的政治倡議者。她曾撰寫過多篇關於非法採礦與鼠洞採礦[註] 的相關文章。儘管國家綠色法庭已明令禁止該種採礦類型,但礦物關係到數百億盧比的利潤(當然,這些錢大多是進入政客與商人,而非採礦工人口袋),因此梅加拉亞有部分地區仍舊偷偷實施鼠洞採礦。Mukhim撰寫的文章必然關係到了部分人士的利益,因此在今年4月17日她受到暴力攻擊後,種種政治暗殺相關的謠言也跟著四起。

當天晚間約8點25分左右,兩名蒙面年輕人乘坐一輛摩托車經過Mukhim的住處,將汽油彈扔向她臥室的窗戶後逃逸。汽油彈立刻起火燃燒,幸好火勢不大,且沒有傷及在屋內的她。但顯然她的人身安全已受到威脅。事實上,Mukhim過去已在社群網站上遭受過死亡恐嚇,也向警方提起申訴。而這一次攻擊她的嫌犯身分仍未明。

現年65歲的Mukhim不打算就此消聲匿跡,她仍活躍在新聞與政治界,持續發表批判政府、違反環境正義與人權的相關言論及文章。如同Zahra一般,她明白唯有利用自己的努力和影響力才能一步步改變印度的各個角落,改變每一顆仍將父權至上視為道德準則的心。她們擁有與所有人權捍衛者一樣的理想,那就是建立一個自由、多元、公平與正義的社會,一個更美好的祖國。

註解:利用小型工具在地面挖掘如鼠洞一般細窄的洞穴來採集礦物。此做法將嚴重危害環境與造成水源污染,在印度已遭到禁止。

參考資料
  1. How India treats its women
  2. India: Attack on journalist Ms. Patricia Mukhim at Meghalaya
  3. Female J&K photojournalist abused, called 'mukhbir' for doing her job; she refuses to back down
延伸閱讀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捐款給台灣人權促進會,鼓勵他們產出更多好文章喔!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原標題:在女權低落的印度,要當個捍衛公義的新聞工作者,她們的挑戰是如此嚴峻!)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台灣人權促進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