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購是唯一出路?從反托拉斯法看Sprint與T-Mobile併購案

併購是唯一出路?從反托拉斯法看Sprint與T-Mobile併購案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併購所可能產生的後續影響,對於人口稀少的消費者而言無疑是不願意樂見的結果。因此美國反托拉斯調查部門未來是否會允許該併購而不進行起訴,從這個觀點來看似乎並不樂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盧憶(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4月29日,美國第三大與第四大無線通訊服務商(Wireless Carriers)——Sprint與T-Mobile——聯合宣布即將併購。這二家公司的併購消息對美國科技媒體來說並不稀奇,事實上早在2014年起這兩家公司併購的新聞一直層出不窮,但後來Sprint的大股東軟銀(SoftBank)在多次評估與協商後,仍認為美國司法部或聯邦貿易委員會阻擋該併購而無疾而終。

如今兩家公司又再次捲土重來,向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提出併購要求,究竟美國司法部或聯邦貿易委員會的調查會再次阻擋這次併購嗎?本篇先以2014年的產業結構與放棄理由作介紹,接著對比2018年的現狀並從反托拉斯法的角度來分析本次併購的合法性。

2014年通訊服務產業結構與放棄理由

時間回到2014年9月底,當時美國四大通訊服務商的基本財務數據比較如下圖:

capture02
Photo Credit:Forbes

綜觀上述的數據,基本上Sprint和T-Mobile的表現均不如Verizon和AT&T來的優異,包括了收入(Wireless Revenue)、稅前息前折舊前攤銷前利潤(EBITDA)以及整體訂閱基數(Total Wireless Subscriber Base)等重要數據。然後在這比較表中,有兩項數據值得關注:一是與前一年同期相比的收入成長率(Revenue Growth y-o-y) ,二是用戶成長數(Wireless Subscriber Adds)。

這兩項數據顯示了T-Mobile當年的潛在成長動能,反觀Sprint不但沒有好轉,甚至在用戶成長數呈現負成長。Sprint的大股東軟銀,若其希望能持續維持Sprint的正常營運,在長期策略上除了提早佈局5G的服務外,另外能在短期獲得成長的策略即是透過併購的手段,而作為EBITDA接近且又處於同產業的T-Mobile就成為了軟銀的欲併購的目標。於是軟銀在2014年6月正式發布新聞稿,並聲明以總價32億美金作為併購要約,然而這樁併購最終在同年8月宣布放棄。

雖然我們無法具體得知2014年軟銀放棄併購的真正原因,但T-Mobile的潛在成長動能數據,也暗示了當時美國司法部以及軟銀對此併購的疑慮——整體無線服務產業的競爭程度(HHI指數)下降,以及擔心正在成長的T-Mobile會藉此來提高服務價格來增加利潤。這些疑慮都與上述二個數據表現密不可分。

截至2017年底的產業現狀
capture03
Photo Credit:Statista

三年多後的無線服務產業市占率分布如上圖。整體來看Verizon與AT&T仍是該產業的龍頭,超過65%的市占率。有趣的是若比較Sprint 與T-Mobile的市占率消長,我們會發現T-Mobile的市占率不斷地爬升,從2014年的14%爬升至2017年的17%;而Sprint從2014年的16%跌至2017年的12%。

這樣的數據表現對於Sprint來說,併購的情況已經與2014大不相同了,其一由於T-Mobile的成長與Sprint本身的消退,Sprint併購的成本至少會上升至50億美金(T-Mobile在2017年底的市值約55億美金)。另一方面,縱使美國反托拉斯調查部門(FTC或DOJ)會因為新總統上任而有新的人事任命(例如最近上任的FTC調查員Joseph J. Simons以及去年在DOJ上任的MakanDelrahim等人事任命),但對於併購的調查並未放鬆,因此Sprint併購T-Mobile的風險並未與2014年的情況而有所不同。

反托拉斯法分析

反托拉斯的調查在美國至少會長達三年之久,原因在於需要大量的財務與產業訊息與多方的談判過程。本文僅根據現有的數據資料在法律上作簡單的分析與評估。

美國反托拉斯法關於併購的規定落在Clayton Act Section 7。大致上的內涵在於併購的結果不能過度影響競爭環境或造成壟斷而影響消費者利益。關於是否造成上述的違法行為及壟斷結果,會回到美國休曼法第二條的分析。以下即針對該條作初步的分析:

在相關市場達成壟斷?無線通訊服務產業分析

根據2017年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所公布的「第20次無線服務產業競爭報告書」(20th Wireless Competition Report) ,其採用了HHI指數來分析該產業的集中度。特別的是,該報告在計算HHI指數時將投資成本、創新研發、價格以及進入障礙納入加權平均的計算內,並將美國的經濟地域(Economic Area)作相關分析,其分析結果如下圖:

capture04
Photo Credit:FCC

由該圖表可知,在美國並非所有的經濟地域的產業集中度都一致。在人口稀少的經濟地域內產業競爭度較為集中,而人口集中的地域(例如大都會地區)則該產業的競爭度較為分散。因此更進一步的推斷,若Sprint與T-Mobile在未來成功併購了,其所產生的產業集中度會因美國各地區不同的人口分布而有所變化:在人口集中的地方比較不會形成壟斷而能持續維持競爭狀態;而人口稀少的地域其產業競爭度會因該併購而大幅集中,進而可能形成寡佔局勢。

Sprint的抗辯:併購是唯一出路?

Sprint發布併購消息後,並對外表示為了佈局5G的服務,與T-Mobile的併購是唯一的出路。然而從政府的觀點並由上述初步的分析可知,併購所可能產生的後續影響,對於人口稀少的消費者而言無疑是不願意樂見的結果。因此美國反托拉斯調查部門未來是否會允許該併購而不進行起訴,從這個觀點來看似乎並不樂觀。

小結

美國反托拉斯的調查涉及非常多的資料分析與政治考量,縱使產業競爭高度集中也不代表當然違法(Per se illegal),這也增加了併購方在風險管控上的成本。然而,隨著5G通訊標準的制定,各個無線通訊服務商早已摩拳擦掌開始佈局與投資,併購即是其一手段,在5G時代所能帶給這些廠商的利潤,想必就是誘使它們遊走反托拉斯法邊緣的最大誘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