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不貶眼的蔣經國推動民主化,是美國利益大戰略必然結果

殺人不貶眼的蔣經國推動民主化,是美國利益大戰略必然結果
Photo Credit: Devan Hsu@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蔣經國在那時是最艱困的,所以台灣的地方選舉也是那時開始的,風雨飄搖的國民黨政權是不能挑朋友的,美國人要你開放,你就不能管這美國人是主流還是非主流,先答應再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如果要認真研究的話,三個促成台灣民主化的力量裡,真正不可或缺的,也許是美國。黨外的民主運動先賢,很重要,但看看中國共產黨數十年不墜的獨裁能力,一脈相承的蔣經國也是可能把異議人士殺的殺,關的關,不留一點民主的香火。

蔣經國的擁抱本土化,從殺人不貶眼的蔣家太子,到滿佈民間友人的「治世明君」,獨裁者自身的改變,當然也很重要,但如果沒有美國的壓力,蔣經國有沒有動機改變,很難講,北韓的金家王朝不就鎖國幾十年?但北韓有中國頂著,蔣經國如果不甩美國,那台灣就真的餓死了。所以,美國因素才是台灣民主化最大的動力。

但美國為什要支持台灣的民主化?

黨外運動的組成很複雜,有親美的自由主義者,也有親共的左傾共產國際,有反蔣的自由中國派,也有台獨先鋒隊,有醫生、律師,有李赦,還有不學無術的施明德。這麼多元的隊伍,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推翻獨裁者。在民智未開的社會,這些民主先賢,比一般人先思考了吃飯穿衣以外的問題,受到革命熱情的鼓動,參加了會丟失性命的民主運動。他們爭自由、爭民主的理由很清楚。

蔣經國的緩步本土化、民主自由化,也不難理解,那是他在生存危機下做的決定。蔣介石的槍桿子統治台灣,沒有遭到嚴重反抗,蔣經國繼承的政權,也沒有這種內部革命、叛變的壓力。但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聯中制俄戰略,打破韓戰後的東亞局勢,讓台灣的地位岌岌可危。看著自己的子孫不成材,焦心政權得以維繫的美國援助,隨時會遭到切斷,蔣經國回頭擁抱小島,嘗試民主自由,重新給予國民黨統治的正當性,是一個大的賭注,但也是不得不為的轉變。

這不是一個賠率小的病急亂投醫,畢竟之前用經濟資源牢牢控制的地方派系,轉來控制地方選舉,毫無窒礙。權力得保,又有民主改革之名,蔣經國這手漂亮,也讓他在青史上留下比較好的名聲。

但美國有什麼動機促成台灣民主化?菲律賓的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印尼的蘇哈托(Suharto),美國都挺這些獨裁者,挺到最後一刻才放手,美國為什麼要逼國民黨民主化?

美國的軍事、外交策略從來不是鐵板一塊,更不是一個陰謀集團控制下所實行的世界統治計謀。主導政策的,有時是充滿理想主義的夢想家,有時是亟欲建立全球新秩序的狂熱使命派,也有時是偏安一隅的孤立主義者,最後形成的決策,都是這些力量角力下的結果。

美國建國的第一個世紀,大致遵循華盛頓的遺訓,不要介入歐洲大國的爭戰,要憑著美洲大陸的資源和遠離歐洲的地理優勢,好好發展國家。但威爾遜(Woodrow Wilson)的參與歐戰,讓理想主義首次成為美國外交的方針,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和住民自決這些理念,都是理想主義的產物。之後的聯合國建立,參加越戰,甚至是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從後面領導」,都是理想主義派主導的外交政策。但只有理想主義的政策,最後通常都是失敗的。

所以美國的支持台灣民主化,不是黨外遊說美國理想主義者成功,而是有另外的原因。

這另外的原因,就是指導美國外交政策的最高方針永遠都是「美國利益優先」。不管這些不同黨派怎麼爭吵,雖然「美國利益」並不是永遠都一致,但主事者把美國利益放在最前面,是必備的條件。所以當美國的利益是圍堵共產主義散播,那外交上就要配合,太平洋西緣的美國朋友,就都要配合圍堵共產主義,這時人權、民主、自由等,就都是次要。

杜魯門(Harry S. Truman)的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試探能否和共產中國聯手,而在演說中,把東亞防衛島鏈漏掉了韓國和台灣,金日成就忙不迭的南侵。看到即時的共產主義威脅,美國的試水溫,證實圍堵中國的重要性,而轉而再挺很多美國人討厭的蔣介石。

但基辛格和尼克森(Richard Nixon)的聯中制俄,還有中國文化大革命後,共產黨的亟欲另找出路,讓美中兩國越走越近。反共的美國利益仍在,但大敵在蘇聯,和蘇聯翻臉的中國,就可以是朋友。如果圍堵中國不再是戰略首要,維繫蔣家政權,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所以黨外找上了美國理想主義派,以人權和民主自由為遊說的重點,用國會議員的連結施壓蔣經國。

蔣經國可以不用管美國的理想主義者,但不能不管掌控實際外交政策的民主、共和兩黨。一和現在的民主黨,卡特(Jimmy Carter)的民主黨,在現實是屬於隨時可以棄台的偽善主義。蔣經國在那時是最艱困的,所以台灣的地方選舉也是那時開始的,風雨飄搖的國民黨政權是不能挑朋友的,美國人要你開放,你就不能管這美國人是主流還是非主流,先答應再說。

但蔣經國真正壓寶民主自由的改革,還是因為共和黨的列根(Ronald Reagan)上台了。

列根規劃的美國大戰略,是用經濟實力作後盾,加強軍事投資,一舉壓倒冷戰對手。自由民主不只是口號,而是贏得冷戰的武器。波蘭的團結工聯,正巧是在列根當選的那年成立,開啟了推倒歐洲共產鐵幕的一系列事件。已經搭上美國自由經濟體系而經濟開始起飛的台灣,幾乎是完全無縫接軌納入列根的大戰略。經濟自由加上政治逐漸民主,台灣重新站回了美國東亞防衛線裡。之後的一連串事件,終於成就了台灣不流血的民主革命。

回顧這個歷史有一個重點,美國可以促成他國民主化,但這外來力量,只能順水推舟,不能逆美國利益而為。

所以現在美國利益優先的大戰略是什麼?毫無疑義,就是壓制中國崛起。

因為中國對美利堅帝國的挑戰,不但巨大,而且迫在眉睫,所以美國的軍事、外交政策都會圍著這大方針轉。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戰,不見得是傳統共和黨,或是民主黨所願意採取的策略,但就算沒有特朗普,壓制中國還是勢在必行,所以什麼牌都會被提上檯面。因此「和平演變」促成共產黨政權垮台,也會再度是個選項。

回到我之前的猜測,亡共產黨,還是要靠共產黨內鬥,而美國會是共產黨內鬥大戲裡的一個重要角色。王立軍夜奔美國領事館一事,就已經預告美國將會是中國民主化最重要的一個力量。特朗普啟動了連鎖反應,激動人心的大事快要發生了,大家坐穩了。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