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反映現實生活對身障者的歧視與偏見

從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反映現實生活對身障者的歧視與偏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仍然有這麼多的歧視發生,聯合國才特別制定一部專屬於身心障礙者的權利公約(CRPD),這是因為在全世界許多國家,仍然持續上演著對身心障礙者歧視與偏見的生活場景。

文:潘佩君(高醫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

每日例行的歧視:買麥當勞冰淇淋卻被警察盤問

2003年6月21日,一位唐氏症約莫三十多歲女子,在麥當勞排隊買冰淇淋,卻被店員打電話報警,說店裡有一位流浪漢在咆哮。當警察來到麥當勞的現場,卻發現與報案內容不符,而且在旁一同排隊的民眾都說並沒有咆哮這件事情,最後由店長出面道歉。

類似的事件幾乎是天天上演,若我們沒有特別留意,可能會認為世人對身心障礙者的歧視好像是發生在很久以前或者是歷史中的事件,例如聖經中的痲瘋病人或是法國文學中的鐘樓怪人。不過若是時常留意周遭事務,或是看新聞媒體報導,就會發現,對身心障礙者歧視的事,每天都在上演。例如公車看到坐輪椅的身心障礙者故意過站不停,甚至上車後遇到咒罵、學校因為遊覽車沒有無障礙席位,所以坐輪椅的身心障礙學生不能參加畢業旅行、求學的過程若是在普通班級容易受到嘲弄,到高中和大學不知道要念什麼科系、看電視需要手語翻譯,偏偏多數節目都沒有手語翻譯……等。

由於仍然有這麼多的歧視發生,聯合國才特別制定一部專屬於身心障礙者的權利公約(CRPD),這是因為在全世界許多國家,仍然持續上演著對身心障礙者歧視與偏見的生活場景。因此,在這部公約的前言就提到,身心障礙者的人權必須要特別提出討論,不僅以一般的人權普世價值為基礎,還需要關照身心障礙者的特性。來自身心障礙者的特殊性所要關注的權利議題,就成為這部公約的前三十條重點條文。後續三十一至五十條包含締約國國家特別義務以及締約國與聯合國之權利與義務關係。

此公約的前三十條中包含食、衣、住、行、育、樂等層面,由於特別強調身心障礙者者的潛能、發展性和社會貢獻,因此在第三條中提到八項重要原則,並從此八大原則再發展出後續各項條文內容:

  1. 尊重固有尊嚴、包括自由作出自己選擇之個人自主及個人自立;
  2. 不歧視;
  3. 充分有效參與及融合社會;
  4. 尊重差異,接受身心障礙者是人之多元性之一部分與人類之一份子;
  5. 機會均等;
  6. 無障礙;
  7. 男女平等;
  8. 尊重身心障礙兒童逐漸發展之能力,並尊重身心障礙兒童保持其身分認同之權利。

在此八大項原則之下,許多議題才能夠被重新檢視,以及跨領域的討論。例如前述購買冰淇淋的例子中,明顯違反前五項原則,首先這位店員並無法接受語言或是行為上與店員自己有所差異的顧客。其次,店員不認為此顧客有能力自己點餐,即使點餐了,店員也未能尊重此名顧客所點餐的內容,試圖阻擋顧客購買冰淇淋,這已經造成該名身心障礙者無法有效參與社會,雖然他有消費與購買能力,可促進經濟發展。最後報警則又是另一歧視的行為,將顧客視為罪犯般請求警政系統支援處理,並指稱此名顧客為遊民,阻擋此身心障礙者與其他顧客享有同樣機會獲得冰淇淋的休閒與娛樂生活。若我們進一步再討論無障礙/可近性的原則,還可以關切店家是否提供身心障礙顧客特殊的點餐方式,例如是否有配合此唐氏症顧客閱讀程度的簡易文字菜單或是圖片式菜單。

2018062602
Photo Credit: Viscardi Center
由聯合國制定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

身心障礙婦女、兒童與性侵害

在這部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之中,特別列出兩個要保護的對象:婦女和兒童,因為在身心障礙者之中,婦女和兒童更容易遭受到被雙重甚至多重歧視,使得他們的生存機會比起其他的人更不佳。例如最近發生花蓮某間啟智教養院的性侵害事件,在各家新聞媒體中指出,從上至下似乎都包庇著一位六十初頭歲數的男性行政人員。若實情屬實,除了已經違反身為社會福利專業人員隱匿不報的問題以外,也讓我們必須注意,在國內有一群住在教養機構的女性身心障礙者,當受到性侵害的時候,是否無法或是難以自行求助於有效的通報管道,在與外界聯繫不易的狀況下,這群女性如何自保?

這起性侵害事件,讓人聯想到前陣子的韓國電影「熔爐」。不過,國內最著名的熔爐事件,是台南啟聰學校300多位學生從2005年-2013年期間所爆發的集體性侵害,2011年被監察院調查屬實的有164件性侵害案件,其中也包含程度相當於強暴的情事。調查期間至2014又繼續被通報將近53件新的性侵害案件。年紀最小是國小二年級,最大的是高三。其中男對女,或是男對男都有。在事件初期,校方人員對於家長通報有性侵害的訊息時,校方回答他們只是在玩遊戲。甚至在校車上,有隨車老師知情卻也指稱是在玩遊戲。由於啟聰學校的學生需要不同的溝通方式才能表示自己的意見與遭遇,像是聽障生就需要手語或是筆談的方式,可是在校內的處理過程相當草率,一直到在媒體上揭露,才正式進入原應有的審理流程。至2013年正式進入國家賠償的訴訟官司,並且由監察院彈劾16位教職員,至今尚未落幕。

此大規模校園性侵害事件,我們必須進一步討論的是,為何在一般學校中、家庭和社會中無法容忍任何一件性侵害的事,卻在特殊學校中可以容忍八年之久?為何校方教職員會說出身心障礙學生的性侵害不是性侵害,而是在玩遊戲呢?以上事件和CRPD的第7條身心障礙兒童條文內容有關之外,與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及國內兒童與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和其他保護性法規都有關。此案更需注重對於身心障礙兒童人身安全的價值,是否已明顯與其他兒童出現不平等的地位。

在司法審理的過程中,由於學生的溝通語言不同,應提供符合CRPD第13條司法保護和第21條表達與意見之自由及近用資訊條文中所規範的內容,足以讓身心障礙學生能夠在司法審理程序中獲得必要的手語翻譯員協助。也由於這起事件調查的過程,才讓社會大眾得知,原來其中有受害的學生不知道如何用手語表達自己被性侵。部分教職員也表示自己學習的手語和同學學習的手語是不同的,平時也會來不及看懂同學的手語在表達什麼。語言的溝通障礙在本起事件中佔了如此重要的份量,更能理解提供使身心障礙者與所有人彼此溝通的服務管道與翻譯人員是相當重要的。

  • 韓國電影《熔爐》,講述一起發生在聽障學校的大規模校園性侵害事件

身心障礙者的戀愛、婚姻與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