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力》:忽必烈的復仇——「中國─西伯利亞」的復興

《連結力》:忽必烈的復仇——「中國─西伯利亞」的復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和俄羅斯已變成供應─需求合作夥伴,而非地緣政治集團。俄羅斯有土地和資源;中國有人和資金。描述中俄關係為反西方聯盟是錯的,因為俄羅斯領土完整的長期威脅正是中國吸收它的整個東方側腹。而它們的關係遵循了「親近你的朋友,但更親近敵人」。

文:帕拉格・科納(Parag Khanna)

當超過四十億人在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再到南亞的弧形帶上彼此推擠時,摩擦是無可避免的事。想要消散龐大人口被抑制的能量,唯一方法是促進他們之間的流動。中國現在的鄰國數量超過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雖然近幾十年來曾與越南和印度交戰,現今它的戰略是避免衝突同時致力於控制供應鏈。其結果將是一幅以七世紀前縱橫歐亞大陸的無敵蒙古帝國為師的機能性地圖。

觀察這股動力的最佳位置,是沿著兩大強國──俄羅斯與中國──之間的世界第二長邊界。十年前我初次寫到中國在俄羅斯廣大、資源富饒和人煙稀少的遠東逐步進行人口與資源殖民化時,接到不少來自莫斯科的仇恨郵件。但這個一度是禁忌的話題,現在已成為實際的隱憂。分隔兩國、長三千公里的黑龍江所代表的邊界意義,遠不及更深廣的以中國為中心的能源、糧食和水源的生態得以互相滲透的自然地形。

中國和俄羅斯已變成供應─需求合作夥伴,而非地緣政治集團。俄羅斯有土地和資源;中國有人和資金。俄羅斯的基礎設施陳舊腐爛;中國可以在五年內重建它。描述中俄關係為反西方聯盟是錯的,因為俄羅斯領土完整的長期威脅莫過於中國吸收它的整個東方側腹。它們的關係事實上凸顯出再也沒有可靠的聯盟了,而只有互補關係──權宜的交易軸線,遵循「親近你的朋友,但更親近敵人」的格言。

俄羅斯實際上有兩個:烏拉山脈以西、面向歐洲的人口中心,以及烏拉山脈以東遼闊的西伯利亞地區──這裡是「歐洲俄羅斯」的七倍大,人口卻只占不到十分之一。我們的地圖並未呈現中國人在俄羅斯東部地區季節性和永久性移民的程度,其中有許多往返兩國的貿易商和以俄羅斯木材及礦產製造產品的工廠經營者。他們與不到五百萬名留在此區的俄羅斯人──近半數是突厥人、愛斯基摩人和其他少數族裔──通婚,加速該地區變成一個混種的中國─西伯利亞文明。

也許終有一天,帶著詩意的正義會有機會彰顯自己:為了確保僑民在俄羅斯的人身安全、民權和高品質的服務,中國可能開始派駐私人武裝警衛,並發放護照給遠東地區的混種和少數族裔(正如俄羅斯在阿布卡西亞、克里米亞等地方的做法)。但中國無意驚擾它與俄羅斯邊界的法律地圖,而只在意事實地圖。畢竟任何武力造成的邊界變動,都可能引發俄羅斯採取唯一能保衛這片偏遠領土的報復:核子武器。另一方面,事實地圖正快速變得類似十三世紀蒙古皇帝忽必烈的地圖,他的欽察汗國統治現今的西伯利亞和韓國,征服整個中國,最遠達到烏克蘭和伊朗。正如很有創意的製圖師傑考布斯(Frank Jacobs)形容的:「邊界就像愛情一樣,只有雙方都相信,才是真的。」

當第一座跨越黑龍江進入中國黑龍江省──該省和滿洲其他兩省的總人口超過一億人──的鐵路大橋完工時,俄羅斯的鐵路終點很快將抵達中國境內。俄羅斯天然氣的情況也一樣。二○一四年,普亭與習近平簽訂四千億美元的協議,俄羅斯天然氣公司將開發新西伯利亞天然氣田,並興建一條新西伯利亞東部管線,每年運送三百八十億立方公尺天然氣到中國(約占中國每年需求的二○%)。過去俄羅斯不願將能源供應直接運送到中國──唯恐自身變成受制的供應國。但隨著能源價格沉淪和普亭在西方制裁中尋求公關上的勝利,俄羅斯被迫簽訂有利於中國的長期合約。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甚至同意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CNPC)入股其龐大的萬科爾(Vankor)油田,承認這麼偏遠地方的資源將只會有一個顧客。不僅烏拉山脈把俄羅斯一分為二,其供應鏈也是如此。[1]

聽到分析師描述俄羅斯和中國的交易在財務上說不通,真令人發笑,好像能源韌性(energy resilience)可以換算成美元金額。這是大戰略絕不應出自企管碩士的原因,他們從每季報酬率的角度來思考,而非從投資報酬率。對中國來說,報償是無價的,因為它分散中國的能源進口來源,並減輕它對麻六甲海峽的依賴。[2]

俄羅斯的「轉向」亞洲比美國還早許多年,而且包括指定其最大的太平洋前哨海參崴為「自由港」,降低關稅和設立特別區供後勤、工業、船舶維修、休閒和農業使用。我在二○一○年七月駕車旅行到蒙古期間,俄羅斯正陷於該國本世紀最酷熱的天氣,野火在全國各地肆虐,濃重的煙霾籠罩城市,總共造成五萬六千名俄羅斯人喪生。嚴重的作物歉收迫使克林姆林宮禁止所有穀物出口,導致全球小麥價格暴漲。我當時不了解的是,我們正在目睹阿拉伯之春──從太子港(Port-au-Prince)、達卡、突尼斯到開羅的市場,主食價格高漲,引發頻繁的政治動亂達到高潮──的近因(我們應該感到意外嗎?一七八八年的作物歉收是次年巴黎的麵包暴動[3]和法國大革命的主因)。結果這場農產品劇烈波動的插曲禍不單行:俄羅斯二○一二年的乾旱甚至比二○一○年更嚴重。

RTR2H64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0年8月初的莫斯科,因野火的肆虐,濃煙籠罩了城市。

在未來幾十年,氣候變遷將加速俄羅斯供應鏈與東亞整合。拜全球暖化所賜,俄羅斯將再也不必在國內糧食市場和國際出口之間做選擇。俄羅斯的暖化速度比世界其他國家更快:隨著其永凍層融化並往北撤退,富含天然磷肥料的廣大肥沃土地將可用來種植更多糧食──大多數供應給中國。俄羅斯目前的出口僅限小麥和植物油,但未來將變成禽類和魚的主要出口國──也許將達到目前伏特加出口數量的兩倍之多──礦泉水也將是項目之一。但在俄羅斯的淡水裝瓶並以卡車運往歐洲雜貨店和咖啡館之前,它可能先滿足中國無饜的口渴。和加拿大領導人遲遲不願出口淡水不同,普亭的天然資源部長楚特涅夫(Yury Trutnev)二○一○年宣稱:「我們不要買沛綠雅(Perrier)⋯⋯我們必須把自己的水賣到國外。」

把俄羅斯北方的河水引流到南方的計畫,例如「北方河流轉向計畫」,可追溯到五十年前的赫魯雪夫時期,他發現河水流到北極「無用」,不如用來供應農業和工業。在一九七○年代,數枚十五千噸的核彈被用來為伯朝拉─卡馬運河(Pechora-Kama Canal)夷平土地,以連結西伯利亞的河流與較接近歐洲的窩瓦河盆地支流[4](其結果是一個巨大的原子彈坑,現在用來做為捕魚湖)。這些都是幾十年前的計畫──在中國十五億人口開始面臨嚴重缺水前。[5]

中國──向來以水利文明著稱──數千年來利用水壩、運河和灌溉,引導河水流向人口聚集處。西元五世紀的大運河連結黃河和長江,從北京通達杭州,至今仍是世界最長的人工河。現代中國擁有龐大的可回收水資源,但水資源所在位置不在人民居住的地方。由於中國六○%的水供應位於南方和西方,而大多數工業使用位於北方和東部沿海,促使中國斥資逾四百億美元進行雄心勃勃的南水北調計畫,把西藏喜馬拉雅高原豐沛的水,經由三條路線抽調到華北。控制河流意謂控制國家──在過程中遷移數百萬人,並改變恆河和布拉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的流動模式,影響下游仰賴河水的巴基斯坦、印度和孟加拉的十億人。

類似的俄羅斯北水南送水利工程,可為數億名都市中國人提供飲用水,灌溉愈來愈稀少的可耕地,甚至用於工業和用水密集的水力壓裂頁岩氣開採。不用說,中國早已想透這一切,並已派遣黃河水利當局代表前往俄羅斯,為這麼龐大的水利運河計畫展開初步討論。[6]距離遙遠並繞過山脈的汲水,需要龐大的發電和電力站,不過俄羅斯能提供源源不斷的能源。俄羅斯的水終將灌溉更多俄羅斯和中國土地上的作物。唯一的問題是,中國對糧食供應鏈能控制多少程度。

俄羅斯前途有一大部分已畫在這個經度區的地圖上,這裡距離莫斯科五千公里,但距離北京只有一半路途。俄羅斯人長期以來視偉大的勒拿河(Lena River)為生命與力量的起源之一。地緣政治先知麥金德爵士甚至創造出「勒拿地」(Lenaland)這個詞,以描述這個地區是濱海強權無法征服之地。列寧(Lenin)為自己取的化名,就是為了向他遭放逐到西伯利亞時所在的地方致敬。

但現今人們造訪這個地區的重要城市──位於勒拿河西畔的十七世紀礦業小鎮雅庫次克(Yakutsk)──將發現一個孤寂但恰當的俄羅斯悲劇譬喻。以雅庫次克為首都的薩哈共和國(Sakha Republic)和印度一樣大,並擁有豐饒的石油、煤、金、銀、錫,還有占世界四分之一的鑽石蘊藏。但這個城市正以世界第一的速度沉入土壤中,它的建築靠支柱撐住,每年必須愈挖愈深以為支柱尋找底下的堅硬冰層。對雅庫次克人來說,氣候變遷就是流沙。他們將被迫拋棄土地、歷史和豐饒的自然資源,搭乘駁船往南到貝加爾湖(Lake Baikal),然後坐上堅固的貨運鐵路列車,循著整修過的西伯利亞鐵路到中國。

歐亞大陸資源的地理條件比蘇聯偶然的政治邊界更早存在:地面上的政治控制,可能最終取決於誰最能與地面下的商品相連結。俄羅斯正在學習對蒙古人和哈薩克人的處境感同身受。世界上唯一比蒙古大的陸封國家哈薩克,距離蒙古最西邊的邊界只有三十公里。位於俄羅斯、中國、蒙古和哈薩克間的偏遠四角形阿爾泰(Altai)地區,是一片壯麗的空曠地形──但情況很快會改觀。俄羅斯和印度正攜手前進──在中國同意下──計畫興建一條三百億美元的油氣管線,從阿爾泰地區經由中國西部通到印度。

這條北─南能源軸線將經過中國東側與阿富汗邊界處,稱為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的一小片地方,這條走廊也毗鄰塔吉克和巴基斯坦。從蘇聯在冷戰尾聲撤出阿富汗,到美國在九一一之後的整個占領期間,中國穩定地崛起成為阿富汗最大的外來投資國,因為它投資於艾娜克(Aynak)銅礦,並對鋰礦(電池的必要原料)興趣日漸濃厚。阿富汗的技術官僚總統甘尼首度訪問中國,就是為了吸引這個重修舊好的鄰國挹注更多投資在公路、鐵路和礦業之上。歷經數世紀僅止於水果交易的關係後,中國也已開始為穿越阿富汗舖路。中國首度把它的接近性轉換成連結性。很快的,美國的占領相形之下將只是無足輕重的插曲。

最能揭露未來地緣政治的事物,莫過於追蹤地面上的基礎設施計畫。競爭性連結提醒我們,軍隊在最後勝利中扮演的角色極為有限。現今,美軍遺留在當地價值五億美元的G222運輸機被當成廢金屬賤賣的同時,中國正進一步在這個遭戰火荼毒的國家中四處進行基礎設施計畫,以通達另一個尋求在歐亞大陸新絲路重獲一席之地的古文明:伊朗。

註解

  1. 世界最大銅礦之一奧尤陶勒蓋(Oyu Tolgoi)的位置也很便利,距離戈壁沙漠中的中國邊界只有八十公里。
  2. 亞洲強權中國、日本、南韓和印度(以及美國的埃克森)也入股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開發能源豐富的庫頁島。在二十年內,東亞的能源網可能和歐洲一樣稠密。此外,中國愈加強建設國內的能源網絡以利用自己的天然氣供應,最後需要燃燒的煤就愈少──也使這項戰略性交易對生態更友善。
  3. 編註:法國大革命前夕,巴黎集貿市場的許多婦女因為不堪忍受高漲的物價及麵包短缺而上街遊行, 史稱「凡爾賽婦女大遊行」,她們的集會很快演變成尋求自由主義政治改革及法國君主立憲制的革命活動。
  4. 中亞的前蘇聯共和國因更多灌溉水而大大受益,它們乾旱且焦渴的土地得以獲得挹注,例如,哈薩克和烏茲別克邊界乾涸的鹹海(Aral Sea)地區。
  5. 河水供應農業和工業的過度開發,已導致中國五萬條河流至少有半數已乾枯,並嚴重汙染其餘的河流。現今中國的人均可得水量只有世界平均的五分之一。
  6. 中國也大舉收購俄羅斯肥料公司的股權,例如,烏拉爾鉀肥公司(Uralkali,世界最大鉀肥製造商),以使它們降低價格。中國甚至開始與新加坡公司合作,共同在俄羅斯擴展食品加工營運。

相關書摘 ▶《連結力》:第三次世界大戰──還是拔河?給後現代時期的古老譬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連結力:未來版圖 超級城市與全球供應鏈,創造新商業文明,翻轉你的世界觀》,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帕拉格・科納(Parag Khanna)
譯者:吳國卿

超級全球化的經濟版圖已經形成!從西方到東方,全面的、有效的、流動性、韌性強的「連結力」、「供應鍵」、「關係網」,決定一個國家的影響力,塑造超級新版圖 連結取代政治邊界,大城市躍升為經濟文化中心

國際知名趨勢觀察家科納(Parag Khanna)最新預言:誰掌握「連結力」,創造「供應鏈」,完成「關係網」,決定它是下一個世界經濟霸權!重新繪製21世紀及未來的全球文明圖景!是中國、俄羅斯、美國、歐洲或北韓?資源多寡、邊境長短、面積大小,不再是首要問題,先將傳統的地理觀念擺一邊吧!運送物質、流轉資訊的能力,將決定一個國家的影響力。從西方到東方,從全球化到超全球化,未來世界經濟霸權新崛起,重畫未來世界的地圖!

訪察足跡遍及全球的世界知名趨勢觀察家科納,在亞馬遜暢銷榜鉅作《連結力》一書裡,打破國與國間既定觀點,藉著「關係網」走遍全世界,找尋平衡各地資源不均的問題,帶給讀者更多的國際一手情報。科納認為,商業往來取代意識形態,在全球大組織崩解後,以小聯盟的形態重新組合,通過關係網疏通,平衡資源有限、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世界。

《連結力》精采、引人入勝的論點包括:超級全球化、區域整合、供應鏈戰爭、基礎建設聯盟、鐵絲路、海上絲路、超級城市、金融供應鏈、網路文明、混種文明、建立無邊界世界、互聯網、大遷徙、移民客工等概念。本書原創觀點極具啟發性,足以吸引現今急於尋求全球困境解方的各類讀者。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