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老翁裸居荒島29年盼死在大自然 政府插手「好夢」難圓

日老翁裸居荒島29年盼死在大自然 政府插手「好夢」難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社會對他來說,最好的東西是打火機,最糟糕的是金錢與宗教。

日本一名居住在荒島29年的82歲老人,將「居於荒島、死於自然」視為最大夢想,卻被政府指他患病需要照顧,強制重返社會。

有報導指長崎真砂弓(Nagasaki Masafumi)1989年為了遠離喧囂,跑到沖繩縣的「外離島」居住,是島上唯一的人。攝影師塞雷佐(Alvaro Cerezo)得知長崎將被遷離,趕在他離島前與他相處了5天,報導了「自願在孤島上生活最久的人」的故事。

螢幕快照_2018-06-28_上午8_28_38

塞雷佐說,長崎到孤島生活前是一名攝影師,但也曾經在酒館、咖啡店、俱樂部工作過,40歲時娶了比他小20歲的妻子,育有2個孩子。但長崎不喜歡談論過去,所以也不清楚這些過去是否屬實。

看似安定的生活,在長崎心裡,一直覺得不對勁,好像少了什麼東西。50歲時,長崎覺得環境污染嚴重,漸漸對人類各項文明感到不信任。而他在大阪的工廠工作時,經常聽到同事談到「外離島」,讓他深深著迷,最初只打算住幾年,但後來被島上生活吸引,決定定居下來。

螢幕快照_2018-06-28_上午8_27_49

在島上僅一年,長崎的衣服就被颱風吹走,於是他乾脆維持「自然狀態」,在島上大部分時間不穿衣服,「在正常社會當然不宜裸跑,但在荒島穿衣,反而格格不入。」

在這不毛之地,長崎的生活也過得很有規律,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先運動幾小時,再去淨灘。他說:「文明世界的人們,把我看作是傻瓜,但在這個島上,我不用遵照社會告訴我要做的事情。我會遵循自然世界的規則。你不能支配大自然,所以你必須完全服從它。」

漸漸地,長崎拒絕吃魚或其他肉類,在島上花最多時間就是找食物。但偶爾他會穿上衣服,因為他需要坐船到附近島嶼找親戚領錢買食物。

螢幕快照_2018-06-28_上午8_29_02

長崎提到生活在大自然領悟的人生觀,他認為就算是毒蛇等生物只會在生死關頭才攻擊人類,純粹是為了生存,但人類卻只為一己之私而傷害別人。他又指,每當繁殖季節看到小海龜出生,破殼而出努力爬向大海的畫面,也會很感動,因此反思生命的奇妙、大自然震撼之處。

長崎指從前沒有想過死亡的地點有多重要,或許有人會留在醫院或家中與家人在共度最後時光,但他不想離開這裡,「即使冒著生命危險我也會去保護這個島,我永遠無法找到另一個像這裡的世外桃源。」他想在被大自然包圍中死去,以完成活在這裡的命運。

螢幕快照_2018-06-28_上午8_28_15

不幸的是,他的願望並沒有實現。因為早前有人發現他在島上看來很「虛弱」,於是報警。長崎被送到在荒島約60公里外的石垣島,一個由政府提供的房子居住。

不過,按照塞雷佐說,長崎看起來只是患感冒,身體狀況良好。然而,長崎在島上的生活已經「終結」,因為當局並不打算讓長崎回到孤島。

你可能會有興趣看:

《一個人的臨終》:尊嚴並優雅的走完人生最後旅程,需要三個條件

孤獨死並非不幸:沒有比家庭更讓人感到身心俱疲的

日本最哀傷的工作:送「孤獨死」的獨居老人最後一程

Alvaro Cerezo與長崎荒島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