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越南罷工是怎麼回事?一位台灣人直擊罷工的側寫

這次越南罷工是怎麼回事?一位台灣人直擊罷工的側寫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日觀察下來,越南式的罷工有些半強迫式。先是一小部份的人帶頭騷動,若有人不想罷工、持相反意見,有可能會被罷工者拳腳相向

6月10號,越南人再度走上街頭遊行,這次是為了抗議「經濟特區法」草案。該法案擬定在北部沿岸的廣寧省雲屯縣(Van Don)、中部慶和省北雲峰縣(Bac Van Phong)及南部堅江省富國島(Phu Quoc)設立三個經濟特區,計畫給予外商租地期限最長延至99年等優惠。

近幾年,中國對越南的投資雖尚未超越日本、南韓、新加坡、台灣,不過漸有後起之勢。也許因為這樣,遊行的民眾擔憂,一旦釋出利多,未來會有更多中資進駐越南。

越南(人)和中國結下樑子,大概是從2014年5月的南海主權爭議開始。當時我來到越南不滿一年,沒想到會演變成嚴重的排華暴動,停工前是颱風天,還跟同事去了一趟超市補貨,此後就大概被關在廠區內一星期左右。事後搜尋資料、與朋友討論才發覺,越南政府若有心解決暴動一事,並不是沒有辦法。事件期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暴民進出工廠,砸毀、搶奪廠區內的財產,造成台商重大損失。

但也有人說,若要全數怪到暴民頭上,也不太公平。許多越南的台商工廠,原先在中國也有工廠,而較方便的管理方式,便是將已訓練過的中國幹部帶來越南。只是中式管廠方式較高壓,又有語言隔閡,易造成工人和管理階層的誤會。因此另一解讀排華暴動的結論,是越南工人們順便發洩積壓已久的不滿。

當然成因眾說紛紜,若要繼續探討下去,韓式的管理方式據說也很高壓,但為何沒有排韓暴動?越南政府與各國間有怎樣的的協議?或越南政府到底背後打著怎樣的如意算盤?越往下挖,答案似乎深不見底。

回到這次「經濟特區」事件。6月9日,遊行的前一天已有零星罷工,工廠便提早放人。遊行過後,縱使政府已將「經濟特區」草案延期至今年年底,某些地區的台資工廠裡,仍有群情激憤的工人罷工,導致11日那週工作效率低落,之後又有消息釋出,揚言16日會再度上街。

RTX68CWV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6日晚上,我來到1郡。遊行時間據說是當天上午,根據在1郡工作,或恰巧到1郡溜達的朋友傳回消息,都是不見遊行、或有人群聚集。晚餐過後,我緩緩晃去紅教堂附近,一路上人群稀少,連車子都很少,與平時周末夜景象大相逕庭。每個路口都有幾位穿著黑衣的特警、黃衣公安、綠衣警察,一旁堆著拒馬。他們群聚聊天,看來一派輕鬆。

人都到哪去了呢?突然想起今晚有世界盃足球賽。足球狂熱(且有賭球習慣)的越南人,說不定就因這樣而釘在電視機前面了。

18日一早進工廠,便聽見熟悉的機器運作聲響,工廠已恢復正常,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上星期的激情,幹部還得小小避難的幾個時刻,像在夢中發生般不真實。而在罷工進行式的心神不寧中,讀到一篇日文文章,寫道:雖然遊行的主要訴求是撤回經濟特區草案,不過當中仍混雜不同訴求。文章中還附上一張圖片,有人高舉「Vietnamese Human Right」。嗯,也許在共產世界下,能夠發聲的管道有點稀少,趁著一次遊行,能上版面的全都上吧!

後記

這幾日觀察下來,越南式的罷工有些半強迫式。先是一小部份的人帶頭騷動,若有人不想罷工、持相反意見,有可能會被罷工者拳腳相向(據越南人說,群情激憤者有可能埋伏在廠區外,下班就打你),因此罷工意願不高的人有時會演戲,遂演變成全部工人罷工。還有些人是跟著騷亂,看熱鬧性質大過向資方、政府訴求議題;他們大多想錄影、拍照,紀錄這一團混亂局面,並上傳到社群媒體。

顧名思義,「罷工」即不按雇主意願工作,而在越南,帶頭人群會敲鑼打鼓(或任何可發出噪音的器具,例如垃圾桶),拿著標語發出吆喝聲,衝進工作場域,直接把燈關掉,並大聲喝斥必須關掉電腦螢幕。把工作區域弄得烏漆抹黑後,又會一陣歡呼,代表又攻陷一個工作區域,隨後就會揚長而去。整座工廠失去光亮後,他們便聚集在廠區空曠處,繼續吆喝他們的訴求,或繼續到別的廠區(也因此大的工業區內都會有骨牌效應),同時期待資方放人回家。

雖然是看似兒戲的開端,局勢卻也隨時可能失控,當下幹部們的心情個個都是緊張、不安且充滿壓力,而在一次又一次類似戲碼上演下,實在有些顛覆我對罷工的想像。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