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不像樣」的身體,引導人們成為自己

《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不像樣」的身體,引導人們成為自己
Photo Credit: mikefoster@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動勢舞蹈治療而言,主張身體變化與流動,並不走意味在兩端的任一端點上,因為自由的動作仍能在身體的元素中或道具器材的使用中植入紀律;典範模式的動作亦能因為提煉動作元素而讓身體變化。

文:李宗芹

身體過程 動中覺醒

身體是最直接展現、展演自己的媒介。每天的生活中,我們給予人第一印象的是自己的身體,不論是一抹微笑、一個招呼的手勢,或一個點頭彎腰,時時刻刻我們都透過身體傳達自己。

然而,是自己的身體,我們真的就較為熟悉嗎?答案恐怕不是肯定的。我們每天都要換穿衣服,照鏡子看著自己的身體時,感受如何?有時候我們疲倦了,會整個人「靠」在椅子上或癱到沙發裡發呆、喘息、放鬆;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窩在床上休息,懷著枕頭悲傷難過……,我們大都在這樣的時刻感覺身體的姿勢體態。我們較少有機會自由地揮灑表達,也少有機會探索多樣性的身體動作。因此,怎麼打開身體,覺察自己,與自己的生活形態、症狀間做連結,以提升身體與自我的關聯,便需要身體運作的歷程。換言之,我們需要身在一個能帶來滋潤的「場」,在這個場中,因應不同屬性的對象,我們從某個結構中選擇適合的內容搭配,類似起、承、轉、合的方式,使得身體慢慢開展、最後水到渠成。這一些為「身體的過程」,這樣的歷程使我們更加「靠近」與「瞭解」自己身體的延展性與潛勢。

不像樣的身體

身體探索的過程像是一種「技藝」的磨練,先是透過動作探索產生覺察力,而後在動作的模塑造化中,與內在產生較為綿密與緊密的對話,藉此瞭解自己的內在真實需求。逐漸地,身體會從原本較為固定或格式化的樣貌進展到另外一個層次的、隨意與舒放的樣子。

身體的表達可簡單分兩種傾向:一是「有模有樣」或「有體有用」;一是「任意飛奔」和「自由釋放」。這兩種方式可說是身體表現的兩面,一面是「典範模式」,另一面是「自發性表現」。其中一面代表著對於「紀律」——身體技術、操練與規則的遵守,使身體順服於某種「操作」;另一面則代表「創造性」——指涉身體的創意、突破限制的舞動,人們在這樣不由自主地、因有所感地追隨身體脈動中,開始體會屬於自身「自然」的生長理路。

我們很容易區分出「成形」(form)且「有樣」的身體,它是可以用語言描述出來的習慣性身體姿態或運作模式,不只外觀上、視覺上的實際形態,更帶有規範性意義:「有模有樣」時常是某種舞蹈技術的要求,或是某些社會角色的規範。規範對於行動者而言是一種切身的身體經驗,譬如教官或是職業軍人的體態跟威儀,這樣子的身體的訓練使得他有了相應的行為舉止方式,因此很多人的身體會逐漸與他的角色設定合一。

當人進入角色過深時,身體很容易就進入角色的既定規範與樣貌,不論談吐、舉止或體態,皆會符合角色的模樣,例如軍人的樣子、空姐的樣子、女人的樣子、業務員的樣子、舞者的樣子……等。

身體的不像樣正是一個機會,使人可以鬆懈原本的動作慣性,打破了習以為常的身體樣態,提供自我一個機會從「角色」中還原,與真實自我接觸。

「未成形」,或是「不像樣的身體」是一個過渡狀態,是什麼姿勢都可以嘗試的體驗。它是像樣的身體被投入形變過程中的狀態,讓「身體歸零」、「減法」、和「將人還原」的狀態。這種身體的移動意味著毫無定型的,或是零散的、非功能性的動作,這一些動作無法被分類與定位,也叫不出什麼名字,卻能在身體過程中,去掉過多為了符合社會期許的防衛,摘下配戴的角色面具,接觸自己當下的體現。這樣的體現不只是生物身體的,是有心理性的、情感性的狀態。它最主要的意義在於從「形」(form)到「去形」(de-forming)到「再形」(re-forming)的動態循環歷程。

對動勢舞蹈治療而言,主張身體變化與流動,並不走意味在兩端的任一端點上,因為自由的動作仍能在身體的元素中或道具器材的使用中植入紀律;典範模式的動作亦能因為提煉動作元素而讓身體變化。這樣的行動核心,指向人的生成(becoming)與轉化,引導人們透過身體「而……成為」(let it be)自己。

整體說來,在這個開始的階段,需要創造一個可以任意而為、不拘束的場,或是像是嘉年華會的現場,創造自由、嘻笑、打鬧、胡言、混亂,在嘻哈玩樂之際,身體會「打開」,而能帶著人一步步走向與自己的「接觸」之中。這個「藝術性的好玩」(artistic playfulness)不是實用功能的層次,因而意趣橫生,身體放鬆、開展、流汗、舒暢,與自己身體的關係也平順了。透過這個「引子」,原先的身體「規矩」或「固著」就減少,愈來愈能任意地動作而不在乎、不受限制,自身便好似開了一個新的通道。我們可在下面的青少年動勢團體的紀錄得知一二。

案例:一個青少年動勢團體紀錄

我們試試看在這間教室中走路,自然地走路,向前走、後走、旁邊,走圓形,走曲線,感覺你的腳與地面的接觸、感覺你移動時的韻律節拍。

現在試試看,快快走、慢慢走,現在用力踏一踏,感覺腳踩踏地板,有沒有發現你踏出的節奏?試試看自由的移動,加入扭扭腰、擺擺臀部一些特別有趣的奇怪的方式來走動。現在試試看把手、軀幹、頭部等你想要在走路時加入的部位都加進去,自在的舞動身體,你也可以配上聲音為自己伴奏。

大夥玩在一起,他們許多壓抑的情緒都藉著興奮的喊叫「哇」、「喔」等釋放出來,領導者隨意地問你現在的身體像什麼呀?」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搶著說:「豹、老虎、大猛獸……」然後身體就順勢做了許多張牙舞爪的樣子,變成動物的樣子,原本拘謹僵硬的肢體變形,這群青少年嚐到釋放的感覺。

這種好玩的身體探索,使得現場裡面充滿了身體的可能性。使用身體塑造新的經驗,豐富對於自我的認識,並不需要教什麼招式,而是儘量跟日常生活有關的動勢來發展與變化,譬如走路、延伸、搖擺的方式等等,也可以藉由動勢三面向來發展動作的探索,譬如注意身形姿態的清晰或模糊、身體的中心軸線,覺察身體各部位之間的協作;表達一種心情時,能注意到感覺度的高低,以及動作與情緒之間的調節能力等等。

身體擴展

許多人動身體時,心中隱藏一些擔心,總想包裝好自己,以免不成章法。動勢治療的方式可以用「創造性的元素」引導身體開展、也可以從真實動作的「動者——觀照者」開始,或者任何一種開放性體驗的方式經驗身體。重點是學習接受身體的表達,且不評價。

在身體擴展(expanding)中,個案能增進身體覺察、在身體中找回感覺,重新體會身體與自我關聯。也就是在創造的、即興的、自發的動作中,感受到新的存在與療效(Meekums,2000)。譬如,雅文常覺得胸口悶,感覺胸腔沒有足夠的氧氣,感覺他人對自己有許多負面的評價。舞蹈治療師並沒有對此症狀進行語言的說明或是提供答案,而是採用了胸腔部位的擴展與呼吸這兩個動作,帶著她發出聲音、扭動身體,在扭轉動勢之下,擴展自己的身體經驗並感受自己。

許多舞蹈治療師會使用音樂、輔助道具(伸展繩、墊子、球、彈性帶)來帶動身體舞動與覺察。一般來說,針對一些慢性病患、特殊兒童、焦慮緊張者,需要道具、甚至依賴音樂的節拍、曲調旋律,讓身體動得起來。道具或音樂能讓這個場中有一些可以玩、可以發展的東西,幫助氛圍,也能夠支持情緒,是一種「替補」的方式來延展身體;我們也可以依著身體動勢元素韻律、身形力度變化、情緒感覺的引導來擴展身體經驗。

譬如有個案例,夏露,講話快速,動作敏捷,她的頸部、胸腔、肌肉僵硬,因此,治療師鼓勵她覺察自己講話的速度,從這裡引入韻律元素,除了呼吸的起伏之外,並從胸腔空間的擴大,延展到背部脊椎拉長,夏露因而能夠鬆開僵硬的身體區域,與自己的身體感覺有所連結。我們可從每一種舞蹈、儀式、拳術之中選取其關鍵元素如現代舞的地板動作、芭蕾舞的延展、太極導引的扭轉、儀式的規律性動作。無論那一種方式,我們試著將「語言無法企及的身體感覺」有效地突顯出來。每一種「簡化」身體運作的方式都是擴展身體經驗中重要的一部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宗芹

身體的姿勢、體態、律動,傳遞著每個人的狀態,即使不跳舞、靜止不動,也是一種「動態」的存有,也有其「勢」。——李宗芹

身體會說話,會透露真實的內心訊息,讓舞蹈治療師得以透過身體的動靜找出治療的可能。但本書作者,台灣第一位舞蹈治療師李宗芹博士卻發現,源自北美現代舞的舞蹈治療和東方人的身體文化脈絡有層隔閡,案主難以在舞動的情境中自在地表達。她綜合三十年治療經驗,提出「動勢」的概念,擴展舞蹈治療的視野,也開創了身心工作的新架構。

在李宗芹眼裡,身體時常以「勢」的方式存在,彷彿有著某種潛能,蟄伏當下,朝向未來。「動」與「勢」中的心理訊息有如夜夢的殘片,治療師則好比解夢師,洞悉其中隱微的話語,協助案主開啟身心連結的通道,貼近真實自我。

本書系統性地介紹了「動勢舞蹈治療」的立論基礎與實作方法,帶領有志透過身體動作探詢心靈的人一窺堂奧。相較於既有的舞蹈治療,動勢治療強調動勢三面向,不輕易論斷當事人的心理狀態,它講求運用身體之勢來探詢語言與思考所無法觸及的心靈深處,引領人們發現那個等著被開發的自己。

本書特色

  • 在舞蹈/動作治療的基礎上提出嶄新的治療典範,以更全面的身體動靜觀察法,貼合個人的身體文化脈絡。
  • 直指「透過身體表達自我」的核心理念,將積習的動作模式解構,讓身體與內在自我的關係更緊密。
  • 提出「動勢舞蹈治療」的立論基礎與實際做法,兼顧理論與操作,引領有志者完整入門。
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