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寫下「同婚最美判詞」的大法官要退休了,30年來他總是關鍵第5人

曾寫下「同婚最美判詞」的大法官要退休了,30年來他總是關鍵第5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州農工大學法學教授潘羅茲就告訴法新社:「甘迺迪法官可能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法官。」「他雖然只有一票,但他的票,可以說改變了大部分的案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10多年來,立場中立的甘迺迪(Anthony Kennedy)都是美國最高法院的中流砥柱,時常打破自由派和保守派僵局,扮演關鍵第5人的角色,歷史性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一例。而現在,甘迺迪將下台一鞠躬,卸下大法官角色。

下月滿82歲的甘迺迪今天發布聲明宣布退休決定:「能為我國的聯邦司法機構服務43年、當中30年在最高法院,是極為榮幸與恩典的事。」

他退休後,總統川普將2度提名大法官,這或將導致美國最高院史無前例地右傾。

自2006年美國最高法院首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戴·奧康納(Sandra Day O'Connor)退休後,甘迺迪被認為是最高法院中唯一的「搖擺票」,在很多投票5:4的案件中處於關鍵地位。他立場傾向中間偏右和溫和保守派。

甘迺迪曾在許多具歷史意義的案子投下決定性的一票,像是最高院2015年以5比4的票數石破天驚地裁決同婚合法,甘迺迪就是關鍵第5人。

同婚過關當時,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法學教授潘羅茲(Mary Margaret Penrose)就告訴法新社:「甘迺迪法官可能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法官。」「他雖然只有一票,但他的票,可以說改變了大部分的案子。」

律師林斯基(Lisa Linsky)則表示,甘迺迪展現自我立場,展現他詮釋憲法的「彈性」。「他的憲法學識根源於普通常識,以及對社會、態度與體制會改變和進化的認識。」

他宣讀同婚裁決時表示:「沒有別種結合,比婚姻還深奧的了,因為婚姻體現了愛、忠貞、奉獻、犧牲與家庭的最高理想。」他緩緩地宣讀裁決,低沈的聲音迴盪院內:「兩人締結良緣,也成了比原來更好的人。」

世上沒有一個結合比婚姻來得更深刻,因為那體現了最崇高的愛、忠誠、奉獻、犧牲和家庭。締結婚姻盟誓讓兩個人超越了原來的自己。正如那些訴求者引證了婚姻的愛可以一直延續,甚至跨越了生死。指摘他/她們不尊重婚姻實在是一個誤解,他們苦苦爭取正說明了他們尊重,而且决意實行。

他們冀望的是不要在孤單中渡日、被文明社會最古老的制度拒諸門外。他們爭取的是法律面前平權的尊嚴,而憲法給予他們這權利。

法律學者表示,甘迺迪的名字會永遠和同婚判決連在一起。法律分析家懷德拉(Elizabeth Wydra)告訴法新社:「他用這麼打動人和強有力的語言,描述人對平等尊嚴的渴望,讓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甘迺迪超然中立的立場,讓他在9位大法官裡享有特別崇高的地位。

他曾因禁止公立學校畢業典禮禱告與捍衛墮胎權,惹惱保守派;也曾因平權法案與倡導金融法,激怒自由派。

《聯合報》報導,甘迺迪對限制死刑也扮演重大角色,包括引用憲法第八修正案禁止殘酷和異常的刑罰、禁止處決心智殘障者、禁止處決青少年罪犯、禁止把強暴兒童等非殺人罪犯判處死刑等等。

在退休前一年的任期中,甘迺迪支持許多保守派的立場,使川普政府連連獲得大勝,包括維持川普總統的旅行禁令、徵收網路銷售稅、禁止公務員工會向非會員強制收取代理會,以及推翻加州規定懷孕中心必須向婦女告知墮胎選擇的法律。

甘迺迪是如何長成的?

1936年7月生於加州沙加緬度的甘迺迪,是3個孩子中的老二,身為律師兼說客之子,從小就註定要和法律結下不解之緣。他曾在母親擔任秘書的加州參議會當送件小弟,高中時,開始幫忙父親校對法律文件。

後來他赴史丹佛大學就讀,大四曾負笈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大學畢業後,再於1961年取得哈佛法學學位。完成學業後,甘迺迪回到加州克紹箕裘,接下已故父親的律師事務所,一方面磨練法律技巧,二方面更加深了和政界的關係。

他和加州知名律師米塞(Ed Meese)成了朋友,而身為共和黨大老的米塞,後來成為時任加州州長雷根的檢察長。

雷根把甘迺迪引薦給時任總統福特,福特指派甘迺迪進入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雷根當上總統後,1987年提名甘迺迪,取代遭聯邦參議院拒絕的鮑克(Robert Bork),於1988年2月進入最高院擔任大法官。

甘迺迪是最高法院5位天主教法官之一,小時擔任輔祭的他相當虔誠,長大後也仍保有紳士作風,彬彬有禮,想法不外露。他和妻子瑪莉珍妮(Mary Jeanne)結縭50多年,育有3個孩子。

AP_1710869881298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甘迺迪退休後,有什麼影響?

川普上任後,重大勝利之一就是2017年成功讓保守派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成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而甘迺迪退休後,川普可從一系列候選人名單中挑出替補人選,但因為如今的美國參眾議院多數黨皆為共和黨,未來最高法院極有可能右傾,走向保守派的道路。

《上報》報導,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納(Mitch McConnell)提到,參議院將在「今年秋天」表決甘迺迪的繼任者,意即在11月美國期中選舉前就能知道美國最高法院未來立場,也可能為期中選舉帶來新的變數。

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說:「最高法院的此空缺是這個國家在一個世代中最為重要的。」表示美國的健保體系和女性生育權都有可能受到嚴重影響。

《聯合報》報導,川普及其共和黨盟友幾個月來一直希望甘迺迪退休,以在民主黨有機會控制參院並阻擋共和黨提名的人選前,把新的保守派大法官送進高院。

新的大法官人選可能包括曾在高院擔任甘迺迪書記的華府聯邦上訴法官凱文諾(Brett Kavanaugh),以及聯邦第三巡迴上訴法庭法官哈迪曼(Thomas Hardiman);川普去年就曾考慮由哈迪曼接替猝逝的大法官史卡利亞,可是最後由戈薩奇出線。

川普可望在數周內宣布提名人選,並在10月初國會復會時交付參院認可,以趕在共和黨仍控制參院時造成既成事實。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