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棋子還是棄子(上):美國在兩岸的核心利益是什麼?

台灣是棋子還是棄子(上):美國在兩岸的核心利益是什麼?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與個人的差別在於,一個人的決定只會影響一個人,最多是身邊數人的利益。但國家的決定卻可能影響億萬人的利益。所以如果和一國的交流對本國是弊大於利,轉變外交關係是正常不過的事。

美國政府發言人在評論任何外交事務,包括兩岸議題時,常會說「基於我國國家利益」、「合乎我國國家利益」。這句話對任何國家都是極為正常的論述,但是在台灣聽眾耳中,這句話聽來是格外刺耳。彷彿只要美國一談國家利益,就要出賣台灣了。然後又會開始提一些美國出賣盟友的故事,例如1949年美國意欲放棄「台灣」的《中美關係白皮書》與1979年斷交的故事。

所以美國是不可信的。所以台灣不要當美國的棋子,否則就會變成「棄子」。所以台灣面對中國威脅,不要隨著美中大國對抗的節奏起舞。維持中華民國憲法現狀,不要挑起與中國的爭端,才是台灣的生存之道。

上面這段論述其實是台灣相當主流的看法。根據「台灣國家安全研究調查」(Taiwan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Surveys,TNSSS)在2017年的調查,59.73%的受訪者支持兩岸維持現狀(而非獨立或統一),75.48%認為國軍面對中國侵略無法保衛台灣,43.41%認為當台灣獨立時,美國不會協助台灣抵禦中國侵略(40.43%認為會)。當中國與台灣發生戰爭時,36.98%決定順其自然,16%決定逃跑或出國,只有0.16%要向美國或國際求援,甚至少於「投降」的選項(1.85%)。

其實台灣人對美國還是相對親近的。在TNSSS的2016年調查,台灣人對美國若從非常不喜歡(0分)到非常喜歡(10分)評分,平均好感度是5.53,低於對日本的5.88,但仍高於對中國的4.70。然而對美國的對台政策而言,台灣卻瀰漫著一股「疑美論」以及對維持現狀的迷思。對此一論調,我們要問:背信棄義是美國國家利益嗎?維護中華民國憲法現狀是美國國家利益嗎?在兩岸議題上,美國真正的國家利益又是什麼呢?

背信棄義是美國國家利益嗎?

首先,追求國家利益不是罪惡。但在深受中華文化影響的台灣社會,「追求利益」似乎就是個負面修辭。所以「你就是要錢」成了可以用來指摘對方道德瑕疵的控訴。在國際關係上更是如此。

《孟子・梁惠王上》:「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只是如果只講仁義,為什麼台灣每年還用大筆外交預算給邦交國,甚至有造成邦交國政治腐敗之嫌?如此偽善的泛道德外交修辭,可以休矣。

另外,國際上盟友的轉換,算不上「背信棄義」。國家與個人的差別在於,一個人的決定只會影響一個人,最多是身邊數人的利益。但國家的決定卻可能影響億萬人的利益。所以如果和一國的交流對本國是弊大於利,轉變外交關係是正常不過的事。美國與中國在二戰期間是盟友,冷戰前期是敵人,冷戰後期是盟友,今天又成為最大的競爭對手。關係的轉換不能說是任何一方背信棄義。

儘管如此,美國對台灣到今天都還說不上背信棄義。最起碼從1950年以後,美國就沒有背叛過「台灣」。說到這裡你或許會質疑,不是有《中美關係白皮書》嗎?不是和中華民國斷交了嗎?這難道都稱不上是「背叛」?如果你將「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這些作為的確都是背叛。但如果你將兩者分開,你可以清楚地發現,無論美國對中華民國何種作為,美國過去七十餘年來都一直努力地保衛台灣,不遭受中國的侵略。這一點無論是在美中對抗期或是蜜月期,都沒有改變。

如果我們回顧《白皮書》發表的前後脈絡可以發現,美國當時傾向不介入台灣海峽爭端的關鍵有三。

  1. 國民黨貪污腐敗,美國不應繼續支持。
  2. 國民黨佔領台灣已成定局,美國沒辦法將國民黨趕出台灣。
  3. 台灣當時缺乏獨立建國的聲音及能力。

第一點可以從1949年8月5日的《白皮書》看得出來。第二及第三點則可見於1950年1月2日美國駐華代辦師樞安(Robert C. Strong)對國務卿的報告。在道義上而言,美國不是不支持台灣獨立。只是經過計算後發現,美國要佔領台灣全島,起碼需要好幾個師的兵力加上海空軍的支援才有可能辦到。同一份報告更挑明,美國其實對台灣人獨立的願望深表同情。讓國民黨繼續留在台灣,只是為了不讓共產黨佔領台灣罷了。

1950年1月23日,內布拉斯加州眾議員史特凡(Karl Stefan)在國會聽證會上對國務院遠東事務副助理國務卿莫成德(Livingston Merchant)詢問「福爾摩沙是否像在朝鮮那樣,有著許多具備民族自豪感的福爾摩沙人?」而莫成德斬釘截鐵地說:沒有。在其他國務院解密文件中也指出,當時蔣介石的確相當擔心美國與台獨人士暗通款曲。畢竟雖然美國無法以武力將國民黨的勢力從台灣強行移除,但如師樞安所言,如果沒有美國的援助,蔣介石和國民黨根本就很難撐下去。

AP_37111707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美國在乎的是台灣,不是中華民國

蔡英文在2015年訪美前,就將當選後的兩岸政策定調為四個字:「維持現狀」(status quo)。之後蔡英文另加闡述,表示維持現狀有兩個內涵: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現狀,以及維護台灣民主自由現狀。這兩者可以概括為「憲政現狀」以及「獨立現狀」。這兩個概念邏輯上不一定相通,但如果蔡英文將兩者連結,表示他的立場是:不要激怒中國。

其實這樣的立場在1998年6月30日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訪問中國時,提出的「三不政策」也可以看得出來。柯林頓當時對江澤民說: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參與以國家地位為前提的國際組織。這樣的主張可說是十分大膽,然而這項表述有三項問題。

首先,這個聲明是在非正式場合所提出,並沒有成為正式法律。第二,所有的表述都是否定句,並沒有正面清楚表述台灣現況及未來走向。第三,後來的實踐都在否定或試圖否定這三不政策。美國政府在行政上對台灣以及台灣人都是以有別於中國的國家地位對待;美國國會多次提出決議案,要求美國政府廢除一中政策、支持一中一台、以及協助台灣參與各種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

儘管如此,「不要激怒中國」的確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政府,特別是國務院體系的立場,最後成為華府外交圈的慣性思維。這種思維的具體表現,是對台灣法理台獨的打壓。2008年,陳水扁總統推動入聯公投。當時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柯慶生(Thomas Christensen)就曾說美國「不支持台灣參與以國家地位為前提的國際組織。」甚至連國務卿萊斯( Condoleezza Rice)也曾認為入聯公投是一個「挑釁」(provocative)的舉動。

然而以上所述都可說是一時之間美國的戰術考量,有著很高的變動性。對於美國的台灣政策,我們必須從更大更長遠的核心戰略利益觀照。不能張飛打岳飛,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例如上述反對入聯公投的談話,都出自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的官員。然而小布希在2001年4月26日也曾質疑美國政府過去對兩岸關係的戰略模糊策略,並聲明他的政府對台灣的態度會很明確,就是要盡一切可能幫助台灣自衛。一直以來,學者對小布希政府對台的態度前後不一,解釋為美國在911發生後,需要中國在反恐戰爭中的協助,因此給了中國在兩岸關係上較大的話語權。但這也看得出來,許多的「政策」其實都是一時的「戰術」,但對台的大「戰略」是不變的。

那麼美國的核心戰略目標是什麼呢?是保住台灣,而非中華民國。

根據國務院檔案可以發現,美國在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時代基本上是希望把台灣歸還中國。但是到了杜魯門時代,這樣的表述幾乎看不到。1950年時,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也表示如果有選擇的話,希望台灣能被聯合國「託管」的想法。這樣的構想其實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就已經由台灣部分人士對美國提出請願書。只不過美國還來不及反應,國民黨的軍隊就已經登陸台灣進行血腥屠殺。杜勒斯直到1951年《舊金山和約》簽署時,都還希望能託管台灣。只是當時蔣介石得到在東京的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及在美國共和黨反共勢力的奧援,使得這樣的構想不了了之。

縱然美國在韓戰之後認識到台灣戰略上的重要性,加上蔣介石動員美國國會的「中國遊說團」(China Lobby)施壓,使得美國重返台海。但美國從韓戰爆發至今所確立的一個原則,就是不讓兩岸任何一方破壞現狀。因此美國一再阻止蔣介石在韓戰中反攻大陸的計劃,並在第七艦隊進入台海後確實執行這一點。一方面擔心協助蔣介石反攻大陸,將使得美國與已經擁有核武的蘇聯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是擔心蘇聯的介入將使得台灣及第一島鏈失守。這也是為什麼受到當麥克阿瑟有意幫助蔣介石反攻大陸,甚至在韓戰中用原子彈炸中國時,讓杜魯門決定將他撤職。

另外從吳國楨案與孫立人案就看得出來,美國其實一直在台灣積極尋找能取代蔣介石的親美代理人。吳國楨有著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的學歷(是韓國首任總統李承晚的學弟),孫立人則是普渡大學及維吉尼亞軍校的高材生。個人優越的能力及與美國的深厚聯繫,都使其成為美國在台灣中意的統治人才。當時吳國楨作為台灣省主席,是國民黨爭取美援的大招牌,孫立人更為了分散美國在韓戰的壓力,提出從西南省份反攻的計劃。然而兩人先後遭遇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的鬥爭,或遠走他鄉,或遭受軟禁。

蔣中正 蔣經國
吳國楨|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1960年10月13日,美國進行第三場總統辯論會。麻州參議員甘迺迪(John F. Kennedy)與副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在當時就曾經針對兩年前的八二三砲戰中,美國協防金馬的政策進行辯論。兩天之後,甘迺迪發表聲明表示,為了兩個對守衛台灣毫無戰略價值的小島,讓美國陷入可能與蘇聯打世界大戰的危險,是完全划不來的。可以注意到,民主黨的甘迺迪及共和黨的尼克森如果有什麼共識,那就是守護台灣。兩人的岐見只在於是否要支持蔣介石防衛金馬的政策。

如果1950年美國沒有背叛台灣,那麼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應該就算是背叛台灣了吧。但就像上面說的,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但並沒有放棄對台灣的防禦承諾。從許多層面可以看得出來,美國對中華民國的態度和對台灣的態度是不同的。

首先,美國早在1971年蔣介石政權遭逐出聯合國之前,就在3月9日派出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副助卿卜朗(Winthrop G. Brown)與人稱「非洲先生」的外交部次長楊西崑會晤,並在4月23日由尼克森特使墨菲(Robert D. Murphy)當面建議蔣介石,接受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雙重代表。就連楊西崑都曾向蔣介石建議改國名為「中華台灣共和國」(Chinese Republic of Taiwan)。但這些提議都為蔣介石「漢賊不兩立」的原則駁回。

在退出聯合國後,楊西崑曾在1971年11月30日向美國大使馬康衛(Walter Patrick McConaughy, Jr.)建議,希望美國能說服蔣介石接受他開放讓台灣人公投決定前途,以及重新制憲的構想。然而馬康衛並不認為蔣介石會同意這些構想。從這些歷史都看得出來,縱使美國想辦法保住台灣,但最大的阻礙總是來自台灣上的中華民國。

《台灣關係法》第15條第二項:「『台灣』一詞將視情況需要,包括台灣及澎湖列島,這些島上的人民、公司及根據適用於這些島嶼的法律而設立或組成的其他團體及機構,1979年1月1日以前美國承認為中華民國的台灣治理當局,以及任何接替的治理當局(包括政治分支機構、機構等)。」從《台灣關係法》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得出來,美國真正在乎的是台灣,不是中華民國。

台灣是棋子還是棄子(下):台灣會像南越那樣被美國背叛嗎?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