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秋元康要把AKB48的日本偶像丟到韓國被練習生狂電?

為什麼秋元康要把AKB48的日本偶像丟到韓國被練習生狂電?
Photo Credit:Mnet 프로듀스48(PRODUCE48)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的《Produce48》,乍看之下只是多了日本成員的擴大版。但如果我們深入分析,可以發現今年的節目無論是對參與的偶像、節目製作單位,甚至是經紀公司都是非常大的挑戰。更可以一窺秋元康如何將「AKB商法」再次進化,推向全世界。

從今年6月15號開始,日韓合作的跨國偶像培育實境節目《Produce48》正式開播。這個節目結合了秋元康領軍的日本AKB48集團,以及韓國知名偶像培育節目《Produce101》兩個在業界大獲成功的商業模式,試圖打造前所未有的豪華企劃(中國目前當紅的偶像培育節目《創造101》,便是由韓國《Produce101》官方授權的中國版)。

過去《Produce101》的節目內容,是由韓國各大經紀公司派出尚未出道的「練習生」參賽,經過一連串的培訓與淘汰競賽,最後留下來的生存者們將會組成一支少女偶像團體出道。這次的《Produce48》,乍看之下只是多了日本AKB48集團旗下成員的擴大版,跟過去比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如果我們深入分析,可以發現今年的節目無論是對參與的偶像、節目製作單位,甚至是幕後的經紀公司都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更可以一窺秋元康如何將「AKB商法」再次進化,推向全世界。

日韓間的偶像文化差異

在《Produce48》第一集播出之後,最受到注目的焦點之一,就是日韓兩國對「偶像」的認知存在著根本上的差異。在第一集的節目中,依據成員的歌唱、舞蹈表現,評審老師會依據A、B、C、D、F的順位給予等級評判,A是最好,F為最差。韓國經紀公司的練習生拿下的等級多半落在A到C,但AKB48集團包括AKB48本團與SKE48、HKT48、NMB48 、NGT48的成員,除了少數的特例外,評判幾乎都落在D跟F。更有趣的是,AKB48集團的成員幾乎都是已經在進行演藝活動的現役偶像,有些人的藝齡甚至已經接近十年。

《Produce48》巧妙地透過側錄成員在節目進行中的對話,點出了日韓兩國偶像文化的差異。相對於韓國練習生苦練多年歌唱舞蹈基本功,苦等被經紀公司安排組團出道的機會;AKB48集團的成員在參加徵選會之後一個月,就會以偶像身份開始活動,經紀公司也不會主動安排演藝專業的訓練課程,而是由成員自費找老師接受訓練。

更深層看,在韓國演藝圈的認知中,少女偶像跟其他類型的演藝人員一樣,是以歌唱舞蹈的功力作為評斷實力的標準,這樣的認知也與台灣主流大眾比較接近。相對的,日本演藝圈認知中的少女偶像,就擁有不同於其他類型演藝人員的獨特文化。如果我們用《Produce48》節目中AKB48集團成員自己的話來看,日本少女偶像注重的是「表演開心的感覺」透過撒嬌與清純帶給粉絲「幸福感」。對日本的偶像文化來說,訓練的太專業的少女偶像,反而破壞了天真可愛的清純感,變得太過世故。

如果我們拿過去日本AKB48集團的MV跟韓國的少女偶像團體對照,就會發現AKB48集團不只舞蹈動作的難度較低,在跳舞時成員間的動作無論是時間或是姿勢都看得出來有些微的落差。

這樣的文化差異,對於喜愛日韓偶像文化的粉絲來說,過去應該多多少少都有注意到。像我自己過去想跟周遭朋友推廣日本少女偶像的時候,就會遇到有人質疑他們的演藝基本功多半不怎麼樣。對日本少女偶像的粉絲來說,這樣的質疑當然不是問題,因為內行的同溫層就知道欣賞的重點在於那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可愛與活力。但要讓對偶像認知完全不同的台灣主流大眾認同這點,簡直就像是要跨越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日本少女偶像文化背後的商業思維

在這樣的文化背後,也反映出日韓兩國在少女偶像產業上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韓國少女偶像產業還是循著比較傳統的模式,簽約後由經紀公司負責訓練培育,等時機成熟後再規劃作品出道。但日本的少女偶像產業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第一集《Produce48》節目裡最諷刺的一幕,就是賽後側拍AKB48集團的製作人秋元康在跟韓國名製作人吃飯聊天時,一臉理所當然地講起日韓偶像文化的差異。這一幕之所以會讓人覺得諷刺,原因出在秋元康自己就是奠定當前日本少女偶像文化,以及建立背後商業模式的主要人物。

Yasushi_Akimoto
Photo Credit: Danny Choo @ CC BY-SA 2.0
打造AKB48集團,塑造今日日本少女偶像文化的製作人秋元康

秋元康擔任少女偶像製作人的經驗非常資深,早在上個世紀的1985年,秋元康就曾經製作出在日本紅極一時的少女團體「小貓俱樂部」。但這個成功相當短暫,1987年小貓俱樂部解散以後,1990年代主導日本少女偶像產業的反而是淳君製作的「早安家族」。秋元康沉潛20年後,才在2005年成立AKB48。

秋元康經營AKB48的策略,在日本被稱作「AKB商法」。這個詞並非秋元康自己認肯的用詞,也沒有一個嚴謹的定義。事實上,這個詞在使用上往往帶有負面的含義,指涉秋元康所使用的一些有效、成功,但卻是邪門歪道,甚至有些狡詐的商業策略。這些策略推翻了過去少女偶像的定義,甚至是「偶像藝人」的定義。

現在AKB48集團這套偶像文化出現的成因,源自秋元康一開始在發想AKB48的商業模式時,並不是以上電視出道的全國性偶像為出發點。而是以「劇場」為據點進行「公演」,直接面對粉絲表演互動作為商業模式的主軸。會需要48人的大編制,也是希望能分成小組輪流出演,維持公演的場次密度。這樣的思路也衍伸出「握手會」、「生寫真」之類更強調貼近偶像與粉絲互動的商業策略。在2007年AKB48還沒大紅的時候,甚至曾經辦過可以直接吃到成員親手製作食物的「學園祭」。

為什麼秋元康讓AKB48集團成員,跟韓國練習生競爭才藝?

由於重視的是直接與粉絲互動,對才藝基本功的要求就變得比較次要,人數眾多的大編制也導致公司不太可能負擔這麼多人的訓練費用。這樣的商業模式間接造成的影響,就是對偶像的訓練成本從經紀公司轉嫁到偶像自己身上。搭配稍後在全球流行的「實境秀」文化,AKB48集團又發展出了一種新的操作手法。這種手法就是強調偶像本身是個什麼都不會的「素人」,以實境秀的手法,把訓練的過程拆成一道一道的關卡,透過節目、影音平台,甚至是社群平台營造一種粉絲見證著偶像一步步成長的氛圍。

這套商業模式最成功的案例,就是曾拿過四屆AKB48集團「總選舉」冠軍的指原莉乃。指原莉乃本來是早安少女組的粉絲,跟AKB48另一重要成員柏木由紀兩人還曾經是早安家族九州粉絲後援會的重要幹部。在參加早安家族的徵選會被刷下來後,指原莉乃與柏木由紀才轉投當時還不太知名的AKB48。

從早期指原莉乃的才藝表現,其實也不難了解為什麼早安家族會刷掉他。因為以傳統偶像評比的標準來看,指原莉乃就是什麼才藝都不會。因此指原莉乃也成為了粉絲口中的「廢柴」。但指原莉乃的大紅就是在上述商業模式的打造之下,粉絲隨著指原莉乃從一介什麼都不會的廢柴,見證她克服重重難關成為巨星的過程。在經歷這一切後,指原莉乃粉絲對偶像的向心力已經超越一般所謂的「鐵粉」,而像是看著孩子成長的長輩一樣。

因此日後指原莉乃縱使歷次遭遇負面新聞打擊,粉絲不只不離不棄甚至日漸壯大。對這些粉絲來說,就像多數家長不會因為孩子一兩次做錯事,就放棄自己的小孩一樣;這些粉絲是看著指原莉乃一步一步成長的,比起媒體放出的一兩次負面新聞,粉絲們更相信陪伴自己多年的偶像。

我們花了一些篇幅岔題去談AKB48集團培育指原莉乃的經驗,因為這個經驗可以幫助我們推測秋元康之所以讓AKB48集團的成員加入《Produce48》的意圖。秋元康不可能不知道在日韓偶像文化差異下,AKB48集團的藝人放在韓國經濟公司的練習生面前競爭才藝,會被電得體無完膚。但他明知這一點,還敢把AKB48集團,包括當紅的一線成員放進這個節目,很有可能是打算複製當年「指原莉乃模式」的成功。

然而這項操作的風險,在於韓國的練習生跟日本偶像是否有辦法融合日韓兩國偶像文化的優點,最後兼具韓團的才藝基本功以及日團的可愛魅力。但弄得不好,反而會讓日韓兩國的成員卡在兩國不同的標準之間無所適從,最後弄成邯鄲學步的結果。

像第一集中評價到日本成員時,負責評審的韓國教練們,就開始懷疑用韓國偶像團體的標準當作基準是否恰當。而AKB48集團中的多數成員,也被韓國綜藝界嚴苛的標準嚇得連平時表演時的偶像魅力也發揮不出來。直到NGT48的成員山田野繪出場後,才將日本偶像的可愛魅力發揮出來,也讓現場氣氛為之一變。

把韓國偶像元素引進日本的創新模式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秋元康在操作AKB48集團時,非常喜歡利用「競爭」這個元素。無論是讓AKB48本團與其他子團廝殺競爭的「總選舉」;到設立被稱為AKB48集團「官方對手」的乃木坂46、櫸坂46、吉本坂46等「坂道系列」,為了製造新鮮感以及不讓既有的偶像成員安於現狀,秋元康喜歡自己替旗下藝人製造外部競爭者(當然這些競爭者都是秋元康旗下的)。

在日本國內競爭的元素玩到幾近飽和之後,打造《Produce48》也可以視作秋元康把這個概念玩到了跨國的規模,引入了韓國偶像文化的新元素來刺激似乎已經成形,很難再有新突破的日本偶像文化。這時與其從無到有培育出一個韓式的日本少女偶像團體在日本國內推出,直接把日本偶像丟到韓國去接受跨國競爭,在成本、效益,甚至是風險控管上都更划算。

說到風險控管,AKB48集團在2009年也曾推出一個子團SDN48是主打「性感、成熟」這種類似韓系元素風格的偶像團體。但這個團體在日本流行可愛少女偶像的風潮下,在AKB48本團爆紅的2012年反而黯然收場。這樣的經驗或許也促使秋元康不打算再從日本國內打造韓式的偶像團體,而是傾向直接跟韓國公司組織期間限定的團體。這樣新團體如果在日本國內發展不順,只要把韓國成員送回韓國演藝圈發展就好,不會再重演SDN48的失敗經驗。

海外經紀模式的創新

除了複製指原莉乃模式的成功、操作跨國競爭元素、降低把韓系偶像元素引入日本的風險這些考量之外,秋元康在《Produce48》背後所策劃的經紀模式也是一種創新。過去AKB48集團在創設海外分團的時候,都是將藝人簽在單一經紀公司之下。像印尼的分團JKT48經紀約集中在JKT48 Project、中國的分團SNH48經紀約則是在上海久尚演藝經紀有限公司(現改名為上海絲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剛在台灣成立的分團TPE48經紀約也集中在熙曜娛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但這樣的合作方式存在著相當大的風險。例如中國SNH48的經紀公司在2016年就爆出片面違約,在沒有知會日方的情況下擅自發佈新單曲,並私下成立北京BEJ48、廣州GNZ48。雙方爆發合約糾紛後,SNH48的經紀公司就宣布跟日本AKB48集團脫離關係「獨立」,之後便成為中國方面單獨經營的團體,創立瀋陽SHY48、重慶CKG48、成都CGT48自己把中國市場吃下來。而台灣的TPE48在今年六月也爆出因為經紀公司欠薪與積欠員工代墊款,導致大量員工離職,導致尚未活動就瀕臨破局危機

日本AKB48集團多數成員的經紀約,雖然是簽在AKB48集團的營運公司AKS旗下,但早在數年前,秋元康便將AKB48集團中比較紅的成員,分別賣給日本其他的經紀公司。秋元康以這種方式讓其他經紀公司一起投入資源培育、包裝AKB48集團,也降低其他經紀公司推出競爭對手來對抗AKB48集團的風險。

這次AKB48集團試圖打入韓國的《Produce48》,按照目前官方放出的消息來推測,未來組成兩年六個月的期間限定團體,經紀約將掌握在這些韓國練習生或是日本偶像原有的經紀公司手上,而不是單獨交給一間經紀公司。雖說這樣的經紀模式跟AKB48集團在日本原有的模式類似,卻是第一次用在日本之外的海外市場。如果這一次的合作模式成功,未來這樣的經紀模式,或許會取代AKB48集團過去跨足海外時風險較高的原有模式,成為未來在各國設立子團的全新方式。

直到《Produce48》才受到肯定的AKB48成員

文章最後,除了現在當紅的松井珠理奈、宮脇咲良之外,推薦一個在看《Produce48》時可以關注的成員,那就是AKB48九期生的竹內美宥。前面提到在秋元康奠定的偶像文化之下,讓偶像本身的才藝基本功變成比較次要的條件。這其實也間接讓AKB48集團之中一些有志發展成實力派藝人的成員陷入一個很尷尬定位,竹內美宥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立志成為創作歌手的他,2009年加入AKB48後,雖然有一定的唱功,但在注重發揮個人特質的AKB48裡反而沒什麼特色,最後只有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擁有高學歷這個亮點被人記得。歷次總選舉的成績也都在入圍排名之外。甚至2014年還有粉絲在網路討論區裡譏刺,在偶像團體裡堅持成為創作歌手就是一個錯誤。

我自己過去很迷AKB48的時候,對竹內美宥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一個略顯內向、長相可愛的女生。直到最近在YouTube上看到她上傳的歌唱影片,才注意到她的唱功其實不錯。而這次在《Produce48》第一輪的評比之中,竹內美宥在AKB48集團多數成員一面倒的D跟F等級中,依靠唱功成為少數拿下最優秀A級評價的成員。如果從2009年加入AKB48算來,竹內美宥得到這個肯定等了九年,如果從她當童星出道的2004年開始算,她在業界熬到有機會發光發熱熬了14年。

雖然秋元康對偶像的經營模式一直都充滿爭議,但AKB48集團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不停有新的刺激,讓人看到各種不可能成真的可能性。這次《Produce48》讓日韓偶像文化碰撞的新嘗試,或許也能讓過去被埋沒的偶像得到新的機會,創造新的傳奇,而這正是秋元康讓人感到最厲害的地方。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