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什麼都不做」是最重要的事?

為何「什麼都不做」是最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 Gustave Caillebotte,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偉大的哲學家認為人類無法從繁忙的西方文明以外的生活方式學習到任何事情。但若檢視如今的生活,會發現社會要求甚多,隨之而來的幸福感卻很低,這樣的結果,或許比思考能從其他生活方式學到什麼還更糟。

文:Brian O'Connor
譯:高子媁

從啟蒙時代開始,哲學家、政治領導人和各種道德權威都在告訴我們:工作是掌握自主權最重要的機會之一。透過工作,我們可以成為某種我們想要的人,享受與之而來的尊重、構築自己的生活,且當還是社會一員時,為其做出貢獻。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但卻又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深植於腦海之中。

人類發展出獲得認同的渴望是難以被滿足的。我們需要被看見、欣賞,被一種矛盾的自戀情節影響,卻不知如何脫離。我們藉由陌生人的需要而獲得認可。自我滿足證明了我們難以捉摸。若我們夠幸運地完成一件事,另一個看似令人注目的挑戰,或甚至只是幾個小時後一封簡單的電子郵件,都足以變成我們新的擔憂。

工作與個人身份之間緊密的連結壓迫我們更多。我們甚至開始相信,某種程度上,自主的相反就是空閒。但比起思考該怎麼做,不如什麼都不想反而能讓自己做得更好。

對現代人來說,「休閒」就是想像一下好幾個小時什麼事都不做的感覺。這會,或通常會被視為怠工、偷懶、忽視其他正在職場工作的夥伴。我們用特休充電,獲得某種程度的慰藉,並準備好回到崗位上。「休閒」在工作的世界裡被如此詮釋,並非破壞工作。

這也是大多數人想要的。什麼事情都不做,這個想法是好的。但真的無所作為又很無趣。若從這個角度思考,現代工作的模式似乎就是正確的。有人或許會天真地想,他們藉由提供特休,並認為這樣是尊重我們對於休閒輕微、自然地渴望,以及讓自己保持忙碌狀態的深層需求。

但並非一直都是如此。1963年德國作家海因里希・伯爾(Heinrich Böll)出版一部科幻小說,內容描述一個旅客拜訪歐洲西邊某處的小漁村。這名訪客向一名漁夫訴說整套職業道德理論。而當這名訪客目擊一名在船上休息、明顯在偷懶的漁夫時,他立刻質疑為何該名漁夫不多花一些時間捕更多魚,並建立一個利潤豐厚、擁有多條捕魚船的公司。若他付出這般努力,即便不在崗位上也可以按照想要的方式工作。

那名單純卻非天真的漁夫卻指出了這項建議矛盾的部分。沒有要成為「某種人」的壓力,這名漁夫是自由的,自由的令人羨慕。他擁有許多人所嚮往的,擁有自己的空閒時間,無庸質疑。在伯爾將故事背景設在一段將工作視為必要之惡,而友誼、休閒、社會等都是次要的年代,主角可以說是非常幸運的。

相信我們能回到那樣的世界或許有些不切實際。再者,滿心相信那樣的世界能成功地滿足情感、物質和知識等人類基本需求也是有風險的。尤其是我們對於「進步」的執念更降低其可信度。將工作都丟給其他人,或認為完全不工作才能生存是不對的。經濟不穩定不只危害個人健康,也不利於情感排解。(這說明普遍大眾對失去工作或對運氣不好的人貼上「懶惰」標籤,是被現今所謂「忙碌道德」所影響。)身處於現代社會的我們無法忽視這些事實,並體認到很難將自己從「成為有用的勞動者」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中解放出來。

偉大的哲學家認為人類無法從繁忙的西方文明以外的生活方式學習到任何事情。但若檢視如今的生活,會發現社會要求甚多,隨之而來的幸福感卻很低,這樣的結果或許比思考能從其他生活方式學到什麼還更糟。藉由休閒的潛在力量而獲得更多自主看起來值得我們去探究。或至少,想想什麼在阻止我們真的什麼都不做吧。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