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當國會議員,就算年領近四千萬日圓也不會致富

在日本當國會議員,就算年領近四千萬日圓也不會致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一般日本小市民的感覺來看,議員一年可以領到三千多萬到接近4,000萬日元的優渥金額,而且還有很多令人稱羨的福利。所以有不少日本民眾對國會議員的印象是有錢又有特權。不過事情並不單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國家。日本的內閣行使行政權,國會行使立法權,法院行使司法權。日本國憲法規定:國會是國權的最高機關。所以國會是三權當中地位最高的機關。

日本的最高國政機關的核心成員就是國會議員,這些人是由日本各地投票選出來的政治家。由於國會議員是日本的最高國政機關的核心成員,所以地位相當高。

日本的國會法有規定:議員的薪資不能少於一般國家文官的最高薪資。也就是說,在日本考上國家公務員後,如果升官升到頂點,基本薪資還是比國會議員少。這個制度的目的是讓民主主義制度選出的議事代表的地位優於行政人員。

日本的國會議員的基本薪水叫「歲費」。「歲費」的意思就是一年間從國庫支付的薪水。也就是年薪。

在本文發表的時間點上(2015年),日本國會議員的每個月的薪水是129.4萬日元。一般日本的上班族每年6月和12月會發額外的獎金。日本的國會議員也有類似民間上班族的獎金制度。日本國會議員的歲費就是12個月的月薪和兩次獎金。總額大約2,000萬日元。

根據2015年9月發表的統計資料,日本的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的平均年收入將近250萬日元。也就是說,國會議員的年薪是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的八倍左右。

雖然國會議員的薪水高,不過薪水高的人要繳的稅也高。日本國會議員的2,000萬日元歲費如果扣除稅金和保險費的話,實際上能領到的金額大約是1,400萬日元左右。

國會議員除了歲費以外,每個月還可以領100萬日元的「文書通信交通滯在費」。這筆錢是讓議員製作文書資料、支付電話費、網路費、住宿費等。一年一共1,200萬日元。這1,200萬日元不用課稅,如果用剩,也不用繳回國庫。

另外,日本的主要政黨可以得到補助金和立法事務費。政黨會把這些經費分給議員。每個政黨的經費分配方式可能都不一樣。一般而言議員多半可以拿到一千多萬日元。這筆錢也不用課稅。合計下來,日本的國會議員在一年當中實際可以拿到手的金額大約三千多萬到接近4,000萬日元左右。

日本的國會議員可以擁有三名公費議員祕書。國家也有為國會議員準備專用宿舍。住宿舍雖然要付房租,不過租金不貴,而且宿舍大多在東京的中心地帶。

國會議員還享有交通補助。住在首都圈一帶的議員是「免費搭乘JR列車」。地方選出來的國會議員則是「每月三次來回選舉區的機票+免費搭乘JR列車」或「每月四次來回選舉區的機票」。

就一般日本小市民的感覺來看,議員一年可以領到三千多萬到接近4,000萬日元的優渥金額,而且還有很多令人稱羨的福利。所以有不少日本民眾對國會議員的印象是有錢又有特權。

不過事情並不單純。

三千多萬到接近4,000萬日元的金額雖然不少,但是這筆錢沒有多到能讓人致富。因為國會議員的任期並不長,而且沒有人有100%把握每次都能當選。

AP_1729212515915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日本,有些國會議員的確很有錢,不過這些有錢的議員並不是因為當議員而變有錢,而是本來就有錢。現實中,日本的國會議員大多會把歲費以外的收入用在工作上。所以實際能私用的錢就只有歲費而已。

日本的國會議員最大的支出是人事費。議員雖然有三名公費祕書,不過現實中三名祕書完全不夠用。議員會館祕書、東京辦公室祕書、隨行祕書,三個名額就全部用光了。如果民眾打電話到議員會館或東京辦公室時沒人接電話,民眾就會失望。所以活動據點一定要有人常駐。

由於議員是由民眾投票選出,所以議員在自己的選區的能見度非常重要。所以自己選區的辦公室也一定要有人駐守。另外還要找人四處調查選區民眾的婚喪禮。由於議員的工作是接受陳情、審查法案、調查政策,所以也要有專門的祕書協助整理資料。如果議員自己私聘三名祕書的話,大約一年要花900萬日元。

除了公費祕書、私費祕書以外,有時候還要請臨時工,甚至要請民眾擔任志工。這些人都是直接支援議員的人。如果這些工作人員結婚、生小孩,當老闆的議員當然要送禮祝賀。而且不能吝嗇。否則會影響到形象。

如果有民眾陳情,或是想要討論政策的話,議員的辦公室要準備茶點。如果議員有機會和民眾一起用餐的話,國會議員基於社會地位和形象,當然也不能對民眾說:「我們各付各的。」

議員僱人在選區調查民眾的婚喪禮,是為了增加自己在選區的能見度,也是最基本的固票手段。民眾在辦婚喪禮時,如果國會議員到場的話,民眾會心懷感激,覺得自己受到重視。但是另一方面,出席婚喪禮也要花錢,國會議員基於社會地位和形象,準備的費用當然不能吝嗇。

由於服務選民、審查法案、調查政策都是花錢的工作,所以文書通信交通滯在費和政黨發放的補助金意外薄弱。如果經費管理不周,可能會連自己的歲費也賠進去。所以當國會議員不會致富。

日本的國會議員雖然享有交通補助,不過交通補助的本質是為了減輕議員來回東京和自己的選舉區的交通負擔。現實中,日本的國會議員每星期都要往返東京和自己的選舉區。因為議員最基本的工作就是實地到選舉區傾聽選民的聲音,然後根據這些民意來監督法案制度。如果沒有在選舉區露臉,就會危及誠信。日本國會原則上會把會議安排在星期二到星期五,而且星期五的會議不能設得太晚,因為必須讓議員能搭上星期五晚上回選舉區的最後一班列車或飛機。議員就是星期五深夜回選舉區,然後在星期六、日、一這三天出席各種活動,還要服務選民。然後星期二又要出席國會。

由於每個星期議員在選舉區的時間集中在三天之內,行程全部滿檔。所以時間管理非常重要。交通補助其實就是為了減輕議員的負擔。對議員而言,回到東京後不用面對滿檔的基層活動,所以壓力比較小。

議員的交通補助只限於議員本人,所以議員的家人、隨行祕書的交通費全部要由議員自行買單。至於選擇每個月四次來回機票補助的議員,每個月搭飛機往返東京和選舉區的次數多半會超過四次,超過的部分全部要自費。所以國會議員還是會有經濟壓力。

在1994年日本的政治改革法案群成立之前,日本的總選舉是採中選舉區制度。議員的選舉區的範圍大,所以服務的對象也比較多。當時自民黨候選人在選舉區的主要對手是同黨的候選人。如果政策理念相近的話,就是比服務。所以會花大錢。由於當時政治資金的管理制度不完備,所以重量級政治家背後有很多金主。當時議員每一年花的政治活動經費大約一億日元。如果有選舉的話,會花上好幾億日元。

政治改革法案群成立之後,政治資金的管理變得非常嚴,選舉區也改成小選舉區制。政治資金管理變嚴後,財團對國政的影響力減弱。小選舉區制度也可以壓縮選舉經費。所以現在日本的國會議員選舉時的經費有可能壓到1,000萬日元左右。現在日本的國會議員也比以前節儉很多。

當然,現在日本還是會發生國會議員金錢問題的醜聞,不過這些金錢問題多半是不會致富的金額。而且很多狀況是工作人員的金錢管理疏失。工作人員管理疏失,多半是因為經驗不足。由於議員的資金有限,無法確保人才,所以有辦事能力的人多半會另謀高就。留在議員身邊的工作人員多半是有閒、不在乎報酬的年輕人或已經退休的人。這些人在處理經費時如果發生疏失,結果就是由議員來承擔。

另外,日本的各地方議會有自己的制度,有些地方議會的議員政治活動經費的監控制度還不完備,所以某些地方還是可能發生惡質的金錢醜聞。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黑波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