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特攻隊2》中的四重逆向:再一次,是團隊合作解決了危機

《超人特攻隊2》中的四重逆向:再一次,是團隊合作解決了危機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超人特攻隊2》中的彈力女超人有助於將戰鬥場面延伸,就此,本片是適合觀看3D版:攔截磁浮列車、拯救大使的空中激戰帶出神乎其技的場面調度,不禁令人想起《少年Pi的奇幻冒險》中那種東方式的水墨留白感3D效果。 ​​

在《超人特攻隊2》(The Incredibales 2)中,彈力女超人艾芙琳聊到後者與哥哥溫斯頓兩人的關係時,她用上「陰與陽」,無疑是本片在性別意識上的「詞眼」,字幕翻譯為「不可分割」而削弱了陰陽調和的意象(所以主軸在處理兄妹、夫妻關係上的辯證),導致人們偏向從女性主義來探討這部片,估計有點隔靴搔癢。

儘管這個誤解是可以想見的:兩位女性之間的對決成為本片最主要的張力,畢竟,本來多是男性宰制的世界〔不過,皮克斯已經透過《勇敢傳說》(Brave)向我們證明他們也可以拿女性當主角〕,這回倒是變成是母親跟法律有強烈結合;但也恰恰是母親如此捍衛法律(且,像父親對待數學一樣地頑固——男性似乎較固執於由他們所建立起來的法則),反而又像是在維護父權了。

photos_14903_1518505341_e365fee915c03767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所以其實按這樣反覆辯證看下來,影片並沒有特別著重性別議題,否則,彈力女超人的超人服乾脆不要去凸顯她的胸部和大屁股了!

彈力女超人作為男性共謀(溫斯頓的計畫以及超能先生、酷冰俠)之下的棋子,終究是為讓他們鋪上「有選擇」(先決條件是超人執法的合法化,再談要不要用超能力幫助人類的問題)的路。事實上,若要說皮克斯動畫片有一個一貫精神的話,「團隊合作」無疑是一個顯學。

這也是為何影片一開始便讓一家人出任務,一方面延續前一集,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對看過第一集的觀眾)重述或(對於沒看過第一集的觀眾)提要這個世界的邏輯與主要人物,二方面更重要的是,核心信念的團隊合作竟遭遇重大的打擊,這是一種外部失衡,而這個失衡還是因為法律所造成,可以說是一道銅牆鐵壁。

photos_14903_1527496655_4bb078cb2e3c4b07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這是一次「逆向」設計。於是這個開場的第三重意義還在於宣示了這部片在超越第一集的野心上,所設想出來的總體策略,也就是逆向操作。

逆向二,就是彈力女超人重蹈超能先生的覆轍:攔截警方通訊獲取第一手犯罪消息進而早警方一步去終結罪行。作為第一集收尾時大出風頭的彈力女超人(她在帶著孩子時發揮了驚人的母性韌性),現在成為主要的任務執行者,除了人們以為的平權時尚之外,更多還考慮到場面調度的升級。

誠如超能先生被酸說每次出手營救都要耗費巨大的社會成本時他的自辯一樣:重量級的問題要用重量級的方式去解決,這意味著,他擅長打定點戰(除非有超能跑車的協助;但在本片中,跑車是後段故事的重要推動者,不宜提前登場)。

photos_14903_1527496650_29ef44ec8fdcf506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而彈力女超人則有助於將戰鬥場面延伸出去,在畫面上,她的彈性也讓畫面中的動態顯得繁複,就此,本片是適合觀看3D版本:攔截磁浮列車、拯救大使的空中激戰在在帶出神乎其技的場面調度,畫面上經常看到大遠景中一個小點恣意移動、跳躍,不禁令人想起《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中那種東方式的水墨留白感3D效果。

與此同時自然有逆向三,超能先生在家照顧孩子,並因而導致了內部失調。「媽媽能做得更好」無疑又一次灌輸了「傳統」印象,而片末,彈力女超人也表示下次別再找她打前鋒了:她也甘於回歸家庭主婦的身分。事實上,正是這些逆向設定使得本片走向一個必然的現象:成人導向,而對於一部商業動畫片來説,冒的險可說是相當大的,這首先就將很大的觀眾群給排除在外,特別是中學生——不甘於滿足像幼兒小傑的亂鬥,亦無法完全理解大人世界的各種顧慮與糾結。

然而,從成品看來,超越第一集確實需要把影片的目標年齡層拉高;事實上,這也正是相隔了14年帶來的優勢:那些會迷戀第一集的觀眾也成長到新的人生階段,甚至許多觀眾已為人父母,更加能體會片中的諸多考驗與抉擇。

於是內部失調還不說,特別要在父母雙方在調換角色後都失職了,終將導致第四個逆向:孩子們拯救父母,這是延續上一集的設定,但由於多了萬能小傑(即「孩子的潛力不可限量」之具體化)以及象徵父親庇護的超能跑車,孩子們反過來拯救了受困的父母。隨之而來的,竟是對父母雙方的象徵性懲罰:缺氧,彈力女超人在高空缺氧導致她一度求饒(在神智不清下說出「我不想死」)的同時,超能先生也在水裡憋氣同時還要使力來改變爆走遊輪的動向(在水裡的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再一次,是團隊合作解決了危機,並且獲得了他們所期盼的結果,並且以略帶幽默的方式首尾呼應:超人合法化了,但小倩擔心男友對她的記憶再次被洗掉而驚慌。這可說是編導相當忠於自己所營造出來的世界,所以處處留意在壓抑創意隨性宣洩的同時,顧好各種設定可有的呼應潛力,所以即使連小飛飯前洗手的橋段,也需要在搬入豪宅時以他跳入游泳池出來抖身上的水來做呼應,就知道編導有多注重細節了。

photos_14903_1511143661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不過,很明顯可以預料得到人們對反派的感受:這位反派的強力似乎更多是依賴於正派們的單純與容易上當。事實上,這也符合超能家庭的一致性設定,並且回應了超能家庭的保護者瑞克的那句話:「政客們害怕不求回報的單純好人們」,於是單純的好意,單純地相信人,單純地不會想到為何做好事卻被國家機器所反對,正因為他們連把救難過程直播出來便可以扭轉人們對他們的印象這點道理都不懂⋯⋯

這個反省其實終究是還給觀眾的:作為反派形象的screenslave(屏奴)不正反過來批評低頭族現象的社會風貌嗎?於是觀眾要是想批評這些善良的超能好人們,還不如先自問已然成為螢幕奴隸的我們,又有多大的自覺性?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