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會強調學科至上時,技藝教育幫助另一群學生走出一片天

當社會強調學科至上時,技藝教育幫助另一群學生走出一片天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能夠發掘學生的多元潛能,教育部變設立技藝教育學程,讓國中端和高職合作,提供學生每星期一天到高職學習的機會,不僅能夠提早學習到專業知識,還能透過技藝班的成績保送到公立高職,這對許多成績不佳的學生可說是一個邁向成功人生的機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國中的技藝教育班(簡稱:技藝班)行之有年,從筆者國中時(2008年)就已經開始實施,到目前為止剛好實施滿十年。幫助了許多在課業不佳,但是技能或技術潛能優秀的學生。在尚未實施技藝班之前,升學皆是由國民中學學生基本學力測驗(簡稱:基測)的成績來衡量,也就是用紙筆測驗的成績就能決定學生的未來。同時代表著,學科成績差的學生未來就前途無「亮」了嗎?這是過去教育未考量學生多元智能所產生的教育亂象。

「天生我才必有用」這句話我們都而熟能詳,也通曉其中涵義。因此,為了能夠發掘學生的多元潛能,教育部變設立技藝教育學程,讓國中端和高職合作,提供學生每星期一天到高職學習的機會,不僅能夠提早學習到專業知識,還能透過技藝班的成績保送到公立高職,這對許多成績不佳的學生可說是一個邁向成功人生的機會。

國中技藝班的招收對象為「對技藝實習較具性向、興趣之國三學生」,開班方式為「合作式班級,與高中職合作辦理」,教育目標為「提供志願就業、升學意願不高、不具學術傾向及具有技藝發展潛能之國民中學三年級學生,學習適合其能力、性向及興趣的技藝教育課程之機會,輔導其習得行職業基礎知識與技能,並為繼續升讀職業學校實用技能班等奠定基礎」。可見,技藝教育學程所要培養的是職業導向的學生,希望能夠藉由國三時期的空餘時間,抽離原本的班級,到符合自己興趣的高職科系試讀,學習職業基本知能,試探職業生活,並且具有就業的基本能力。

教育部成立技藝班是對於傳統讀書才有成就的思想反動,我們常會聽到「365行,行行都會出狀元」,父母從小灌輸我們這樣的觀念,但是卻又希望我們能夠讀名校,出社會後取得地位較高的職業。綜觀古今企業家,能夠有所成就的大多數都是教育程度不高的人,而很會讀書的人卻是他們的員工。這讓我們不禁開始反思台灣的教育什麼時候才會讓學生找到適合自己的職業或興趣。

國中技藝班完全體現出了台灣傳統社會中,「只要肯努力,就能行行出狀元」的願望。它所強調的是實作能力,而非學科能力,學以致用是國中技藝班的目標,所以只要國三學生有意願且經過學校導師的推薦就能夠進入技藝班就讀,不僅能夠有機會免試入學進高職,學得一技之長與考取證照,未來學成之後也可以自行創業並和業界接軌,或者是繼續升讀科技大學,成為台灣產業界的中堅人力。

吳祥輝所著之《拒絕聯考的小子》就是反應台灣大時代下的教育悲劇,生活在70年代的吳祥輝擁有過人的勇氣拒絕被視為人生大事的大學聯考,在那苦悶的年代,考大學是高三學生共同的夢饜,好像考上了大學未來就能夠一帆風順,好像考上了大學人生就前途無量,好像考上了大學人生就了無遺憾,然而這些都只是「好像」。後來,經過時間的流轉證明,吳祥輝雖然未完成大學學業,但也成為了知名作家。更多的是完成大學學業甚至是當年的榜首卻沒入芸芸眾生,過著平常人的日子。對照國中技藝班的學生也有類似的情形,他們是「暫時拒絕會考」的一群人,筆者身邊就有一位靠著技藝班的績優成績保送國立家商的例子,出身平庸且在校成績普通的他(化名:翔翔)如何靠著自己的實力進入公立高職,就讓我們一起看翔翔的成長故事(個案口述並經過改寫):

出身單親家庭,從小由母親與阿公阿嬤帶大,雖然對於讀書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卻熱愛下廚,經常和在學校當廚工的阿嬤一起練習煮飯,偶爾也會自己練習料理。國中時因緣際會之下,與同班同學到某私立高職試聽餐飲管理科後便開始到技藝班學習,和學校的專業教師學習中餐與西餐的料理方式和擺盤等等的秘訣,經過一年的練習後,參加嘉義市技能檢定比賽得到第一名,便順利申請保送國立高職餐飲管理科。

從翔翔的故事可以發現,我們傳統所認為的單親家庭或者是隔代教養家庭都會面臨小孩變壞的命運,但這樣的傳統觀念卻未在翔翔的身上發生。當廚師是他未來的願望,國中技藝班正在慢慢的完成他的理想,如果依照過去讀書才有前途的社會氛圍,翔翔的廚師夢就會被大時代下的教育方式所掩埋。技藝班的出現確實讓翔翔在追求夢想的路上有所依靠,但是也不是進入技藝班就能夠一帆風順,要能夠取得佳績也必須要付出相對的努力,而翔翔在餐飲方面的天份加上自己的努力成就了今天的他。試想,如果我們繼續獨尊學術高中,那這些實作能力高的學生怎麼辦?H. Gardner於1983年提出多元智能理論,認為人有八大智能,而翔翔就是肢體動覺智能比較強的人,適合動手實作,找出自己的一片天。

技藝教育對於不擅長讀書的學生來說是個翻轉人生的機會,筆者國中時對於讀書相當不感興趣,經常吊車尾,也參與過國中與私立高職合辦的汽修科技藝班,當時對我來說,學習專長不過是為了能夠順利升上高職,滿足社會對於學歷的要求,國三畢業那年,參與高雄市的技能競賽得到了佳獎,在當時只靠著基測成績分發的年代,如果筆者想要靠基測成績申請一所高職可能相當困難,當時基測滿分412分,而我只考了50分。但也由於技能班的佳獎讓筆者得以申請到公立高職的實用技能班,讓我認為教育還是能夠給我們帶來希望。後來,筆者開始體認到教育是讓努力的人有改變人生的機會,因此不斷地往上讀,才有今日的成就。

國中時期的教育對大家來說影響重大,畢業後必須選擇要就讀學術型高中或是技術型高職,技藝班教育讓我體認到教育的功能性,以及教育部適性揚才的理念不是口號而是真正落實於每個學生身上。從翔翔的故事看見了過去的我,可見國中技藝教育十幾年來始終如一,就是要幫助技優學生能夠繼續升學,學習更多的專業知識,期望未來有一天能夠回饋於社會。當社會大眾還在強調學科能力至上之時,這些術科能力優秀的學生早已慢慢地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在社會上發光發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張訓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