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方創生元年」之後:看日本政府如何設定發展KPI

台灣「地方創生元年」之後:看日本政府如何設定發展KPI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經歷過很多元年,從足球元年、電子支付元年到地方創生元年,但卻常面臨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況,看看地方創生的佼佼者日本,KPI如何設定、PDCA怎麼評估,可以給我們許多的啟發與反思。

行政院長賴清德於5月21日宣布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預計2018年底推出台灣地方創生國家戰略,達到均衡台灣的目標,解決總人口減少、高齡化及人口過度集中大都市等問題,同時學習日本地方創生相關政策,將規劃建置地方經濟分析資料庫、進行縣(市)及鄉(鎮市區)的地方創生示範計畫及規劃作業指引、分階段補助地方政府地方創生規劃。

其中分階段補助地方政府的地方創生規劃,可借鏡日本地方創生交付金制度,旨在讓政策能有可得評價的依據,同時也善用稅金,實踐地方成功的可持續性事業。

地方創生交付補助金KPI驅動要素

日本在推行地方創生交付金政策前,有「故鄉創生」政策,提供一億元給地方政府做建設,然而效果有限,沒有「可經得起檢驗」的成果,也無制定「政策評價」機制,遭到許多批判;因此,稅金到底該如何有效率地被使用,便成了現行地方創生補助金政策的關鍵,申請的經費由地方政府出一半,中央政府出資另一半。

日本地方創生交付金,是有目的的地方補助金,是地方發展產業的銀彈,由地方政府與公共團體自主申請,以中央政府的「地方創生戰略」為目標為藍本,提出相對應的地方版地方創生目標,透過設定計畫KPI、以及PDCA(Plan -Do-Check-Action績效管理循環)年度政策績效改善制度,看計畫成效逐年提撥補助金,推動地方永續經營計畫,同時也視地方執行成效來逐年反饋給中央,調整地方創生中央綜合戰略。

而地方版的綜合戰略,不能不提到制定KPI計畫的「驅動要素」,分別是:

1. 自立性

在申請補助時,要確保計畫是「能賺錢的」,換言之,不依靠補助也能活下去的計畫,才是符合自立性的提案。像是長良川流域觀光推進協會,由岐阜縣、岐阜市、關市、美濃市、郡上市的相關行政、觀光團體組成,一起挖掘長良川流域的「觀光內容」,攜手當地DMO(Destination Management Organization精通當地觀光資源,包括景點、自然、食文化、藝術、風俗習慣、藝能的地方法人),一起「推銷」(推銷的手法包括人員行銷、廣告、促銷活動、直效營銷及公共關係)長良川「舞妓列車」、「地酒列車」主題鐵道旅遊和「漁舟旅遊」,希望振興地方觀光產業。

KPI:使用當地付費觀光設施的旅客數量、旅宿設施新企劃商品數量、新的額外付費旅遊商品數量、訪問兩個以上長良川流域地區比率

又像是高知縣四萬十市的地方商社「西土佐ふるさと市」,以開發販售農產、加工品等「在地商品」為本業,為求增加穩定的收入,與鄰近的八個車站通路合作販賣,讓「在地商品」能像是一個「打群架」的品牌,不斷有新的獨立開發與銷售。

KPI:商品開發數、車站下車旅客數、地方商社銷售額和僱用人數

2. 官民聯合製作

所謂聯合製作,政府的角色並不只是用「看」的方式與地方公共團體合作,而是一起聯合製作參與,甚至能透過合作獲得來自民間的更多投資。舉例來說,早稻田大學的都市・地方研究所與岩手縣雫石町內的利益關係者(stakeholder像是照護機構、建築事務所、物產企業、福利機構等)組織一個「綜合計劃推進示範計畫檢討委員會」,依照當地待檢討的社會問題盤點結果,提出了新的CCRC(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計劃,希望能活用「小岩井農場」旁的町有地14ha、「身障者活動中心與農業活用就業設施」、「讓高齡者安心住的高齡者住宅」、「跨世代多功能圖書館和能交流的咖啡餐廳」、「地方產材、農業和地方能源等地方資源活化的環境共生企業」。

KPI:移居諮詢人數、移居體驗活動參加人數,以及經過諮詢後移居的人數

福井縣的鯖江市是眼鏡、纖維、漆器的產地,甚至被稱為「眼鏡聖地」。由政府協助媒合補助相關企業研究技術,企業則響應政府開發新商品與醫療器材技術,如此一來地區內的企業除了更容易「被看到」之外,更有機會成功創造出跨業種的創新產業。

KPI:醫療器材海外試驗採用件數、醫療器材訂單交易額、可穿戴式機器技術洽談件數、東京與鯖江的眼鏡直銷店來店者數量

宮崎縣高鍋町「高鍋設計計畫」,由高鍋町與高鍋信用銀行簽訂合作協定,並與信用中央金庫及日本設計振興會合作,有錢出錢,有設計出設計,形成非常明確的官民行銷分工。

KPI:新設計產品數、銷售成長額、新雇用人數以及新通路數量。

3. 跨地區合作

申請計畫時,盡量與企劃內容有關或鄰近地方政府合作,廣泛發揮彼此長處。像是山形縣寒河江市與朝日町,一起提出以戰略農作物為核心的成長循環計畫,希望能合力解決彼此面對高齡化人手不足的課題,一同振興地方農業。

KPI:成立出口海外組織、成立六次產業化(傳統一級農業向二三級產業延伸其附加價值)組織、提升外國人觀光客數量,以及增加栽培面積與輸出量

綜合Outcome(成效)目標是提高農產量與外國觀光客數量,補助計畫Outcome目標?為計畫施行後紅秀峰櫻桃的生產量、出口數量、以及採摘櫻桃的遊客數;而Output(產出)則是栽培面積、生產者支援者數量、精通海外市場的人才育成數量、紅秀峰櫻桃的認知度、採摘櫻桃觀光的認知度,以及入境觀光活動的參加者數量。

長野縣飯綱町與高山村有類似地理及農產業上的共通點,兩者一起合作導入ICT智慧農業技術,由信州大學、NTT docomo、vegetalia、與一般財團法人長野經濟研究所共同研究技術,其成果目標不僅讓當地農產業六次產業化、打造農業品牌化,還能輸出做觀光與國際交流。

KPI:農業所得、新農業從事家庭數,以及耕作放棄地比率

佐賀縣觀光PR企劃,結合當地觀光DMO、食文化、傳統產品等觀光內容,運用LINE和網站等工具,並整合縣內所有周遊工具,強化當地所有觀光相關團體企業的知能。

KPI:外國旅客住宿人數、日本觀光客住宿人數。

kyoto japan
Photo Credit: [cipher]@Flickr CC BY SA 2.0

4. 跨政策間合作

不只是單一個政策目的為出發點,而是通盤來看,發揮地方創生相關的政策效果,並整備滿足利用者的需求。新瀉縣上越市欲打造一個商業城鎮,利用當地高田地區兩棟百年建築料理亭和電影院發展歷史文化接到再生的觀光,同時結合了產業振興政策,與首都圈的IT企業衛星辦公室,一起合作將地方空屋改建為share house,並進行市場導向的社會實驗,促進定居人口成長。

KPI:空屋活用數、街區集客人數、百年建築來客數,以及街區平日與假日步行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