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的低民調有兩個很好的解決辦法

蔡總統的低民調有兩個很好的解決辦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小國民們對「驚死人」的民調已稍具免疫力,早上會受到相差二十多趴的民調「病毒」的侵襲,下午就會有戰局五五波的「疫苗」出現,帶領支持者脫離「險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胡嚴

老友告訴我一段他聽來的故事。他說:蔡總統的低民調有兩個很好的解決辦法。

第一,北檢若保有証據,把馬先生的第二、第三案……立即起訴,蔡總統民調就會上揚十幾趴,這個說法似乎可信。

第二,再把游某「民調專家」,延攬入閣,令其奉公守法,不再幹民調的老花樣,蔡總統民調更會跳躍上昇另外的二十幾趴,從此不再有低民調的困擾,枯木逢春,國泰民安!

對游某的民調,台北有位「理論大師」不但信服,而且特加以分析、演繹,而有新理論的發明。此新理論名叫「全方位外溢理論」(Global Overflow theory ),震動全台政界。他是這樣說的:蔡總統對柯市長「不遜」,推出民進黨自家人選,不但忽視柯市長「外溢」的潛力,更激化年輕世代的反彈,外溢效果從最新游某、美麗島報等「民調幫」的資料顯示,威力驚人,橫掃全國,民進黨候選人全台無一倖免!

其實,我們大小國民們對此種「驚死人」的民調,已稍具免疫力。我們早上可能會受到競選兩造民調相差二十多趴「病毒」的侵襲,生死已定,沒救了;下午會有戰局五五波的「疫苗」出現,陷入昏迷的,從此穩定中求成長,坐二望一。

再怎麼說,民調專家還比不上氣象播報,雖然準度受人詬病,但看過氣象報導,我們有時還會聽話帶著雨傘出門;聽到「最新民調」,大小國民就互相告誡,聽聽就好,有如哪裡又發現「幽浮」一般。那位「理論大師」為了更上層樓,變成「幽浮先知」,是不是他的古典理論,聊具陳義,走頭無路?為求突破,只得尋求外星人的奧援?

從歷史經驗得知,台北不是沒有比較準確,而令人信服的民調。AIT的民調就很準確,這是人家情報收集之用,CIA 等級,會送上他們國安會的,不準,遠方的大老闆們一定追究,仕途不妙。在台灣,深思熟慮,不是「心懷不軌」的輿情,比較可以相信的是政大「未來事件交易所」的民調,很多人會以它當作 benchmark,驗証市面各種面目的民調數據。

再下來比較可以相信的,就是主要政黨偷偷摸摸的民調,私密用,決不對外公開,除非有「反制」的需要,「內線」才會若無其事地洩露出來。例如作者就曾聽過某政黨的「私密」民調,曾經在某宮廟過香鑪之後,再三祈禱,擲筊,才開匣公佈;從此,胡某也對此類民調,心存保留。

投票 選舉 Taiw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台灣有這麼多假民調,是很多政客中了「量變變成質變」的毒。只要用「誘導性」問題收集數據,可以數說某人的民調低落,達成預設的政治效果。只要多說好幾次,不是事實,也會變成事實,這就是「預言會自我實現」:即使是居心叵測的假預言、假數字也會自己說話。

所以民調是真是假,有沒有人為操作,實務上並不重要。關鍵在於民調「陰陽師」有沒有「適時」披露他自家創造的民調,暴露的點是不是驚人,次數是不是持續性的多。保護善良百姓的「聽聽就好」的防身之術,有時並不是那麼有效。

最有效「反制」的辦法是大小國民們自身的睿智,不是被動、反應的「聽聽就好」。不幸地,身處台灣的政治文化中,好像大小國民的我們,多少都患有「燥熱症」。即使應該「聽聽就好」的假新聞、假民調,我們都會很注意,自找麻煩。各種推背圖、燒餅歌、閏八月、或幽浮都來了,都會令我們心浮氣燥,幹聲連連。怪不得衛福部不時警告:台灣每晚需要安眠藥入眠的人口,確實太高。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新公民議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