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飆罵、機上怒罵,只懂得我、我、我的「巨嬰人」

機場飆罵、機上怒罵,只懂得我、我、我的「巨嬰人」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年來,社會上有越來越多這種「巨嬰人」,他們極度自私,只求索取卻沒有貢獻,絕對的以自我為中心,一切都是「我」、「我」、「我」,「馬上」、「現在」,所有人都要圍著他轉,那才是對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空中老爺的日常

引述一則新聞

一名台灣女子日前於日本名古屋搭機回台,因三十公斤行李超重不能接受要多付費用,怒罵日本地勤「白癡」,現場的台灣旅客看不下去上前制止,還被女子嗆「我在行政院上班」、「你們這些貧民的台灣人」,引發熱議。......網友日前在《臉書》不公開社團「爆廢公社」發文指出,二十六日在日本名古屋中部機場,遇到一位大媽因行李超重的問題,要多罰一萬元的費用,讓她罵日本捷星航空的地勤「白癡」,讓後面排隊的台灣旅客看不下去,現場的台灣旅客看不下去上前制止,還被女子嗆「我在行政院上班」、「你們這些貧民的台灣人」。而她事後於《臉書》發文,稱她是中度肢障,捷星航空百般刁難殘障旅客才會生氣「你的搶錢理由與契約買賣不符」。

無獨有偶,近日一名美國的航空女乘客,在休斯頓飛往明尼阿波利斯的航班上,因精神問題大罵髒話,被護送下飛機。據悉,該架次航班於上午八點起飛,起飛一個小時後,飛機備降羅徹斯特,原因是機上的一名乘客需要醫療救助。就在空乘等待醫護人員來到時,一名尚未被確認身份的女乘客變得越來越憤怒。

根據乘客拍攝的一段影片顯示,該名女乘客焦慮不安地在過道上走來走去,著了魔似的。一名男乘客試圖阻止這名女乘客進入駕駛艙,她便在客艙裡大喊大叫,其中夾雜了很多髒話:「你知道我的兄弟們都是誰嗎?他們是海軍陸戰隊的狙擊手,你他媽的認為自己招惹得起海軍陸戰隊?」最後,該名女乘客被警務人員帶走並送往醫院接受心理健康評估。

後續報導揭曉,原來女乘客是一名退伍軍人,她的這種行為被認為是由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引起。事後,女乘客自述,「我有退伍軍人後遺症,我有情緒上的問題,當時我很生氣,我只要哭我就很生氣,我越生氣我就越害怕,所以我必須有這樣驚人動粗口的行為。」但這如同巨嬰般的舉動,並沒有得到其他乘客的同情,而她也將面臨到影響飛安的懲罰。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世界愈來愈多人不知不覺中粗暴對待他人?一個新的名詞就是所謂的「巨嬰症」,即成年人的自戀型人格障礙,儘管生理上已經成年,心理上卻和六個月大的嬰兒一樣,認為自己就是整個世界、近似於神一樣的存在。如果世界不按照其意願運轉,或在索取過程中受挫,就會從天使變成魔鬼,情緒失控。

這幾年來,社會上有越來越多這種「巨嬰人」,他們極度自私,只求索取卻沒有貢獻,絕對的以自我為中心,一切都是「我」、「我」、「我」,「馬上」、「現在」,所有人都要圍著他轉,那才是對的。完全沒有規則意識,沒有任何的道德約束,把自己當成「嬰兒」,社會當成「奶媽」,指望整個社會無止盡的接受容忍。對於道德與法律的破壞已經到了讓人厭惡的程度,要求別人有「同理心」,把別人的幫助視為應該的,完全沒有感恩之心,搞得全世界都是欠他的。巨嬰人所破壞的不止是道德層面,在法律上的破壞也不遑多讓。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社會豈能不壞呢? 

而在台灣,巨嬰人更特別偏愛挑戰規定。在他們眼中不合自己的利益就是不合理,不需要遵守。於是乎在交通表現上,我們看到交通規則是可以被挑戰的;當你騎機車不戴安全帽,開車不願開大燈,被取締時,理由就是一大堆。當搭飛機因天氣因素,延誤到行程時,便指責航空公司決策太慢。當搭機行李過重,不願付超重費,忽視航空公司的規定,便謾罵航空公司不人道是「白癡」。

巨嬰人的通病在社會上各處都可看到,樣樣反對、會吵的有糖吃、討價還價、規定不關我的事。而當被指責時,便以我有什麼心理障礙或疾病為藉口,要求別人有同理心原諒。這種觀念根深蒂固,於是導致社會風氣逐漸敗壞。

巨嬰人對於社會普遍的粗鄙和暴戾,我們目前或許只能依靠公民道德約束,或期望於這一代的父母能夠在家庭教育的層面,身體力行。德國、日本教養有許多方面值得台灣學習,從基礎、態度、禮貌、清潔教起,強化孩子的個人修養和公德意識。單憑個人的力量,我們或許無法改變這個社會的亂象,但我們可以從自身做起,加以對抗。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追求自我完成,讓自己成為更加獨立自由、又懂得尊重社會的人。

先前,有個美國公務員在國外說了種族歧視的話語,結果回國後馬上遭到公司的開除。而在台灣呢?我們對於巨嬰人的行為卻「包容」到讓人家連什麼叫做「尊重」都不懂呢!

本文經空中老爺的日常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