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小兒科醫師的育兒寶典》:新手媽媽最不應該做的事情,就是「脫離現實」

《美國小兒科醫師的育兒寶典》:新手媽媽最不應該做的事情,就是「脫離現實」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能夠建立起新手媽媽理應得到協助的期望(不論是聘僱、朋友、家人或伴侶),以及她們應該好幾個星期免除做任何家務、清掃、烹飪或照料其他年長孩子等時間,我們就能讓母親們更平靜、更自信地回到現實世界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珍.史考特(Jane Scott, MD)、史蒂芬妮.藍德(Stephanie Land)

美國與其他國家對待新手媽媽的最大差異之處,不僅止在於住院期間,還有返家之後展開共同的新生活。

舉例來說,在中國,母親帶著寶寶回家後,會開始躺在床上長達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稱這段期間是「坐月子」:這個月當中必須嚴格遵守飲食與穿著的規範;也很少離開屋子;更鮮少幫忙料理家事──以讓母親們能好好安睡。而大多數的伊朗婦女是在醫院生產,新手媽媽出院後,與家人會回到娘家住上四十天。按照傳統,新手媽媽只需躺在床上照料、哺餵寶寶,其他的家庭成員則負責照料她與其餘孩子。七到十天之內都不能沐浴,新手媽媽與寶寶會參與慶賀的公開沐浴儀式。在峇里島,直到臍帶脫落之前,新手媽媽都要遠離廚房,而且她們與寶寶每天都會接受按摩。

米莉安姆則如此讚揚自身在以色列的體驗:

我生下孩子們的時候,家人都不在身邊──沒有娘家人、也沒有婆家人。但是,我仍然感受到豐沛的支持。我甚至無法表達出護理人員是多麼棒,幾乎可以說是寵上天了。他們的產婦病房有哺乳諮商師與擠奶器。如果妳無法順利擠奶、需要協助,他們隨時準備好坐在妳身邊伸出援手。而且,一切免費。任何時候、任何人有了寶寶,一律都有至少三週的社區送餐──朋友或陌生人都有可以幫忙。如果妳沒有信教,消息可能會從孩子的學校傳開;如果妳信教,猶太教堂傳播更快。訊息一旦傳遞出去,接下來只要期望每個人提供協助就好。明白自己無需為其他孩子們烹煮或準備食物,感覺實在太美妙了。那裡有太多互相照料協助的情況。我不知道若是在其他地方,該怎麼度過。

米莉安姆的體驗並非特例。事實上,除了美國,在其他許多國家的狀況是,在寶寶出生幾週或幾個月內,新手媽媽便會獲得餘暇,花點時間理解現實生活。在瓜地馬拉產下第一名孩子的柏姬,描述產後的生活為「沒有壓力」。瓜地馬拉大多數的中產與上層家庭會聘僱住家褓姆(live-in nannies),所以「一旦妳生產完、回到家,身旁環繞著新生賀禮,妳聘僱的褓姆在場處理新生兒生活中的棘手部分(包括夜間哺餵),妳要做的事情就是放輕鬆、恢復正常生活。非常美好、寧靜與和平。」她說。

無論是來自家庭成員或聘僱者的協助,大部分的國家都能理解,孩子出生後,每個人都應該幫忙關注照料寶寶與新手媽媽。如此,母親才能夠休息、復原、更了解她的嬰兒、那些曾自己養育孩子的親友所提供的各種建議也才能更有用。

美國的情況卻截然不同。如果美國新手媽媽有被認為不應該做的事情,就是「脫離現實」。我發現,職業婦女或家庭主婦皆是如此。在美國有一種約定俗成的默契,會期待新手媽媽經過幾日的休養,就能立即參與家庭生活、照料年長孩子、準備餐點、處理家務、接待急於看見新生兒的朋友們。如果她們夠幸運,母親、姊妹或婆婆會前來協助一、兩週。可是在那之後,新手媽媽就得靠自己。而且,全美只有一成二的員工能夠申請帶薪家庭照顧假。職業婦女的比例高達七成一,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實際上在生產後的兩週內便要回到工作崗位。

給予新手媽媽充裕時間回到家庭與職場

許多專家都曾出書譴責我們家庭照顧假政策的現況、以及疏忽照料年幼的孩子的問題,這些討論我留給立法者與僱主們。然而,世界上幾乎所有其他國家都呵護新手媽媽、給予她們充裕時間以回到家庭生活的正軌(不僅僅是重返工作崗位),其來有自──因為這麼一來,母親們多半過得更快樂。這些快樂的母親通常更有耐心、更輕鬆(通常是有時間癒合、休養、重新調整荷爾蒙、專注於讓新生兒融入家庭)。

這是一個很好的討論機會。每當爭論帶薪家庭照顧假、或是社會對於新手媽媽的責任,就會聽到這樣的指責-要求改變家庭政策的婦女太軟弱,甚至拋棄了母性本能與責任。批評者質疑,許多未開發國家的婦女分娩後直接回到農地或田野工作──儘管這種現象不可能是任何國家的理想狀態或常態,但的確存在──為何美國婦女(或任何婦女)分娩後應該獲得特殊待遇?

我在南非沙漠準備迎接老三誕生的時候,如同該地其他經濟許可的人一樣──四處尋找幫傭人手。我找到一名年輕女孩芮吉娜協助我處理家務。她也懷有身孕,住在我們家園的一棟小屋。她提早分娩時,我在旁協助她生產。孩子出生之後,我讓她休息,自己則回到家中。一個小時後,她令我驚訝地把寶寶揹在背上,又出現在我的廚房工作。我看到她時震驚而且很不開心,她只是說:「妳就要生了,讓我做好我的工作。」

所有發展出靜躺休養傳統與儀式的文化,都是為了保護新手媽媽與嬰兒,給予親子情感連結的時間。即使是殖民時期的美國,新手媽媽也會獲得三到四週的復原期,免除日常家務與育兒工作;其他婦女會協助她完成家務與育兒,她們知道輪到自己生產的時候,也會得到同樣的援手。然而,生存已經朝不保夕的社會,沒有靜躺休養的機會。這些人民多半是群體生活(尤其是遊牧民族)。就算依據傳統要離開營地、獨自分娩,當她們帶著新生兒回到營地的時候,她們也知道會有姊妹與母親協助分攤家務、甚至哺餵孩子。新手媽媽絕不會獨自一人承擔所有責任。整村的人-母親、兄弟、長者-都認為,協助新生命是他們的責任。

但是,芮吉娜孤立無援。她來自一支遊牧部族。所以對她而言,分娩後儘早下地工作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在沙漠中,新手媽媽與寶寶容易受到掠食者的攻擊;妳躺在地上越久,或是遠離家人越久,妳會成為越明顯的攻擊目標。

我的家庭可以為芮吉娜提供小屋與餐點,不過她仍舊遠離族人,所以工作對她而言就是生存。但是,她處在一個人為的環境中──如果她與族人待在一起,我很確信她會欣然接受能獲得的任何協助或休養。

建立讓新手媽媽受益的支援體制,所有人也將受益

並非已開發國家的婦女,在分娩後就會變得軟弱或失能;相反的,大部分的母親只要感覺自己是在安全的環境下生活,就能妥善規劃並處理任何狀況。我非常相信靜躺休養,但是我卻無法在上一次生產的時候這麼做。

那年,我早產生下老四,戴上氧氣罩,被送到加護病房。幾個小時後,我的婦產科醫師在凌晨六點驚訝地接到我的來電──我請醫師允許我出院。因為兒子選擇在我醫學預科期末考的前一天誕生;我需要到學校完成測驗。醫師說我瘋了,但是我也提出解釋:我知道自己將與寶寶待在新生兒加護病房好幾個月,我需要為孩子預留時間。如果我現在不完成測驗,稍後我得重頭準備──那時勢必得抱著早產兒一起行動。

於是,我病弱的嬰兒戴上氧氣罩,被送到兒童醫院。我前往學校參加測驗,幾個小時後,才又來到市中心加護病房,丈夫正陪伴著我們的小寶寶。我能掌控的壓力源之一被解決了。

古老文化建立靜躺休養的傳統,還有另一個原因──增加嬰兒的存活率,這完全取決於:一,不受細菌感染;二,是否容易取得母親的母乳哺餵。如果寶寶被送入新生兒加護病房,母親也必將一直陪在他身邊,這種作法一直延續到現在。但是,在這個國家,健康的寶寶不會因為無法哺餵母乳而死亡。就算是貧困家庭,也能輕易透過婦嬰幼兒特殊營養補充計畫(WIC program),取得奶粉和食物券。

所以,新手媽媽真的需要漫長的靜躺休養期嗎?

只有當她們想要的時候。有些人並不想要。

眾所皆知,當年梅麗莎.梅爾分娩後只休了兩週的產假,就回到雅虎執行長的新職位,在辦公室隔壁直接設立育兒區,所以仍舊能與兒子親密相處。三年後,她生下雙胞胎女兒,宣布自己只會休最少的產假天數,並全程工作。

然而,如果能夠不僅獲得帶薪產假,還能獲得遠超過文化認可的一週(或是我們通常允許自己的兩週極限)照顧假,大多數婦女的情緒、心理與生理都會獲益。

如果我們能夠建立起新手媽媽理應得到協助的期望(不論是聘僱、朋友、家人或伴侶),以及她們應該好幾個星期免除做任何家務、清掃、烹飪或照料其他年長孩子等時間,我們就能讓母親們更平靜、更自信地回到現實世界中。

每一位女人都值得與她的新生兒享受最佳時光。這麼做,對家中的每一個人而言都很寶貴。我要強調,分娩後需要得到更好照料的,不僅是職業婦女──而是所有的母親。成為自信家長的過程,不會發生在一夜之間;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與耐心,甚至遠超過美國社會所能接受的範圍。

書籍介紹

《美國小兒科醫師的育兒寶典:來自跨國教養經驗的黃金指南,讓你更快樂、更自信,享受照料新生兒的喜悅,卻不失去理智與自我!》,大好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珍.史考特(Jane Scott, MD)、史蒂芬妮.藍德(Stephanie Land)
譯者:劉盈盈

世界大不同!育兒指南第一條:忘掉「指南」。

珍醫師在美國取得醫學學位並執業之後,問診無數。歷經母親、醫師雙重角色,決定將畢生經驗集結成書,透過自身經驗及其全球觀點與讀者們分享:家長不僅是照料寶寶的父母,更應該是快樂而平衡的個體。唯有重拾自己的自信與日常生活,才能帶給寶貝們最理想的成長環境。

本書提出許多誠摯專業的建議,例如:打破錯誤的困惑、減輕不安全感,只要按照全球各地無數家長久以來的作法一切都會很好!滿足小寶貝的需求,不要想太多;避免過度刺激及過度教養。更呼籲新手媽媽們組織親友防護網,抛開不必要的內疚及自責,懂得適時向外求援,而非讓憂慮先打垮自己。

getImage_(1)
Photo Credit:大好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