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事先把犀牛角切掉,仍無法保護犀牛免於被盜獵?

為什麼事先把犀牛角切掉,仍無法保護犀牛免於被盜獵?
Photo Credit: Karl Stiler@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TRAFFIC的資料,日本、韓國、台灣在七○至九○年代,都曾經分別是犀牛角的消費者,但在教育和法令下,已不再對此有需求,當時的盜獵量也在一年平均十三隻。但二○○五年起,隨著越南和中國經濟起飛,犀牛盜獵的數量爆增。近三年的盜獵案稍微下降,但犯罪集團的重心卻往政治不穩的國家、較少保安的地區轉移。

文:上田莉棋(Riki)

為了保護犀牛,保育員可說是費盡心思,但目前為止,除了由人員進行巡邏、追捕的直接反盜獵手段,還是很難阻止。盜獵者喪心病狂的程度已到高峰,二○一七年初,一間法國的動物園中,只有四歲的雄性白犀牛被槍殺,角被切下。證明犯罪集團已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動物園也不再是很多人以為,動物能安居的地方。既然盜獵者要的是角,那事先以安全的方式把犀牛角切掉,犀牛不就安全了嗎?

邏輯上來說,就等於因為女生很美會引人犯罪,那把她的臉弄醜吧(像印度常出現向女生潑強硫酸的可怕案件),不是很荒謬嗎?犀牛有角是罪嗎?克雷格解釋,盜獵者比想像更為殘忍,他們苦苦追蹤犀牛時,一樣會殺死無角犀牛,一來憤怒,二來不會搞混和別隻犀牛的蹤跡,三來在黑暗的灌木叢中根本看不到有沒有角。現在很多保育區都在外圍張貼大型廣告牌,示意區內的犀牛已切角,希望盜獵者別來犯。

要安全割取犀牛角很花人力財力和時間,必須出動直昇機追蹤數天、獸醫下麻醉藥,再小心地切下九成的角(盜獵者只會把臉破開)。這在小型的私人保育區較易實行,但犀牛角就像指甲,三到四年會再長出,像國家公園這麼大的範圍,幾乎做不完。有研究發現,在辛巴威,盜獵者仍殺死已去角的犀牛,因為他們連剩下的一成角也不放過!

但大自然不會製造沒用的身體部位,要不然也早在演化過程中退化掉。犀牛角對犀牛來說不是裝飾品,角讓牠們在族群爭奪地盤時用以打架、保護寶寶不受獅子等掠食性動物攻擊、挖掘水源、引導寶寶前行(黑犀牛居住在較崎嶇的石坡,寶寶走前面,媽媽會用角頂著牠走)……沒有角的犀牛也意味著與同類打架時,遇上有角的對手會受重傷。而切除角的麻醉過程中,犀牛也可能猝死。但以目前情況看來,去角的確是無可奈何,在每個保護區都必須做的事。

切割下來的角要怎麼處理也是問題。曾有盜獵者以為,另一保育區的負責人家中藏有犀牛角,將夫婦倆打個半死,可憐的兩人早已把角送到首都保險庫了。

為了保護犀牛,很多人創意盡出,像有人就提出把毒藥加入犀牛角中(但不會影響犀牛健康),甚至把角染成粉紅色,讓買家因恐懼而不再購買。但經實際操作發現,除了跟去角一樣有花時間麻醉、下藥的瓶頸外,盜獵者根本不關心犀牛角有問題。有毒也好、有顏色(很快就會掉色)也好,他們照殺照賣,而毒藥的分量不會也不該毒死買家。這些方法都在二○一三年前後提出,犀牛被盜獵的數字卻降至一千隻以下。

比較有用的方法,是在角內鑽洞、放追蹤器,成效卻還不夠顯著。在克魯格國家公園,反盜獵人員安裝了「狐獴」(Meerkat)偵察器,以紅外線和相機大範圍監控,能立刻分辨人類和其他哺乳動物,拍出盜獵者;現階段已成功阻止小部分盜獵發生,問題是一台「狐獴」就要價超過百萬美金。


試想,為了我們可能發現一隻犀牛被盜獵,動用了多少人力資源、小型飛機;每一天用於保育犀牛的花費都是上萬美金,到底保育犀牛有多重要?

對於自然,犀牛屬大食量的草食性動物,對植物生態有重要的修剪和施肥作用,對其他動物來說也是平衡環境。一隻犀牛平均需要兩平方公里的範圍生活,保護犀牛,代表同時保護整個生態環境。對當地人來說,犀牛是非洲五霸之一,能吸引大量遊客,保育犀牛也是保障當地人的旅遊就業和發展。現在因盜獵猖獗,野生犀牛只集中在保育區或國家公園,經濟狀況較一般的的私人農場或保育區,負擔不起昂貴的反盜獵保安費,只能把犀牛賣掉,以免造成自己或犀牛的傷亡。欠缺廣闊的生活環境,會讓犀牛近親繁殖、削弱基因差異;所以保育專家也常煩惱要把犀牛搬遷到不同的地區。

我以前沒想過,世界三大影響力最大的犯罪,武器、毒品和走私,其中走私包括人口販子和野生動物。國際警察、國外記者都多次調查,犀牛角和象牙走私,都跟牽涉人口、毒品販賣的國際犯罪集團,甚至恐怖活動有關。以犀牛角和象牙走私的規模和路線之龐大,需要的人力、眼線、財力都是難以想像。美國國際保育核心基金會(ICCF)調查,索馬利亞伊斯蘭激進組織青年黨(Al-Shabab)在肯亞透過象牙走私,收益龐大,足以支援組織四成武裝活動的開銷。美國政府也曾經發出一百萬美金的懸賞,追查寮國、越南、泰國的犯罪集團,相信和全球野生動物盜獵和走私有關,他們出口到越南及中國,也有亞洲遊客直接到寮國購買。

食物鏈中的低層走私者,用盡各種方法經由空運走私,把犀牛角以鋁箔紙包裝、以牙膏和洗髮精去除味道、或用蠟封,藏在各種貨品之中,以迂迥的飛行路線由非洲帶入亞洲,混淆執法人員的視線。犀牛保育組織估計,在二○一○至二○一七年,全球共充公了約五噸,約兩千一百五十隻犀牛角;但對比起總盜獵量,約值三十七噸以上的犀牛角,充公數量只是冰山一角,證明還有很多已被販賣或藏起來。

所以保護犀牛免於被盜獵,不止因為犀牛瀕危,也是向不法分子宣示,不容他們無法無天。二○一八年初,警方抓到其中一名泰國走私頭目,他可能面對的刑責只是四至十年監禁、十萬台幣的罰款,對比千千萬萬被殺的野生動物、護林員的死亡,這懲罰根本不算什麼。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