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達悟少年失了什麼根,又要尋回怎樣的果?

蘭嶼達悟少年失了什麼根,又要尋回怎樣的果?
Photo Credit: Chi-Hung Lin@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正蘭嶼風光就是那麼美,能賺觀光財的還是來自臺灣的投資客,與少數能迎合觀光客需要的少數在地達悟人,而其他多數族人若要取得交易各種當代文明生活、獲得尊嚴的金錢,就只能遠赴臺灣賺他們心目中的大錢,在超商裡買微波食品和寶特瓶飲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聲

六月中旬,在世足賽奪走主流媒體的關注下,導演崔永徽拍出蘭嶼達悟少年失根又尋根的感人電影《只有大海知道》在網路媒體熱情推波下,仍有很不錯的票房。電影中的元素也清楚捕捉了當地人的真實處境,從剛經歷波濤風浪輪船的新到任教師碼頭彎腰暈吐、吵著要外來排骨麵而拒吃當地主食芋頭的國小少年馬那衛、父親或母親遠赴臺灣賺錢致使隔代教養的失能家庭,到當地窮小孩言只能眼巴巴的隔著鐵圍籬目送來去起落的飛機、抗拒穿傳統丁字褲的國小舞團少年、初來乍到便設法要離開的臺灣老師等等。

還有,在這離臺灣三四個小時交通船航程的離島上,少且距離遠的提款機、不戴安全帽但晚上路燈照明不足容易出車禍的機車騎士、沒多少消費選擇的生意清淡酒吧,真實,就是這部電影賺人熱淚令人感動的關鍵,讓人慶幸導演抑制了之前在此島取景或取材影劇作品,皆過度消費刻板化熱帶火山島嶼野性美景與人文素材,而無法真實的呈現達悟人日常生活家居樣貌:吃飯席地而坐、室內什物雜亂、照明不足的傳統地下屋與隨意混搭的路旁鐵皮屋等。

反而,導演用貼近真實的鏡頭,讓我們看到老師才來便在夜間急著找提款機而出車禍,看到男孩馬那衛在高雄開計程車的父親買錯他迫切需要的球鞋尺碼,看到達悟族人在島上因缺乏工作機會而須到臺灣工作,看到他們他們為了賺心目中的大錢而向守在家園的老媽媽開口借存摺裡的老本,這些真實的生命困境,就是這電影最後能強烈撞擊出觀眾共鳴眼淚的情節背景。

觀眾會為原住民女歌手遼闊歌聲對映男孩們加緊練舞的身影而感動流淚,也是因為觀眾感受到少年馬那衛日夜期盼能藉此機會到高雄與父親相見的思念,以及父親會給他換來合腳的新球鞋、帶他去晚上倒映兩岸璀燦燈火的夢幻愛河;可是,第一次到臺灣本島的馬那衛,在比賽會場卻沒能見著送球鞋來的父親,隔日父親為了趕賺客人二百元車資罵走傷心的男孩後,觀眾終能完全感同身受,理解男孩縱身躍入父親隨口說可以但其實不宜游泳的髒污愛河的情緒。

那麼,這電影情節的發展主線與焦點,究竟是讓觀眾看到貧窮的馬那衛,寄望於參加原住民舞蹈比賽以見父親來解思親之情的殘酷落空呢?還是馬那衛等少年由拒穿丁字褲到尋回傳統文化尊嚴與自信後,自在穿上傳統服飾後的忘我舞蹈演出呢?

若是前者,馬那衛從高雄回蘭嶼後除了忽然重新肯定傳統芋頭外,可沒有舖排情節,讓人對父親與馬那衛本人在蘭嶼經濟生活中找到尊嚴的機會,那麼,本片的結局仍免不了是失落親情的悲劇;若是後者,我們就可以看到片中想尋回原舞裡舞步動作和勃勃生機歌詞的文化作用,這文化賦予其族人適應環境知識並營生活動尊嚴,使達悟族人敬畏提供人生命的山林與海洋,讓男人伐木建屋與造出舉世無雙的美麗併板舟,捕撈飛魚,潛水射魚、採集貝、螺、蟹與栽種芋頭等食物,並由此經濟與營生能力,而發展出併板舟彩繪、飛魚祭儀與歌吟舞蹈,這一切在其土地與海域上傳衍千年的文化,不但使之有尊嚴,也是他們對抗外來資本主義市場與國家操控力量的唯一憑藉。

唯有找到這個失落的文化根源,才能使電影裡少年在表演舞蹈時拋接大舟的動作有生命力,也才能使馬那衛返回蘭嶼後重新肯定芋頭滋味的情節,產生背後的意義,而片尾呼應片頭阿嬤教馬那衛摘樹上龍眼的傳承情節,也才有了尋回文化根源的喻意作用。

我認為導演在這二條情節的推展線索上,並沒有清楚把握主從,以致於新到任老師光憑蘭嶼初識女孩的提問,與因異地戀而被女友提分手的刺激,就能有所領悟,轉折未免突兀牽強,也使這一群只經大人一頓斥罵並共乘併板舟的少年開始自在穿起丁字褲的改變,太矯情也太輕率。

不過,這樣的批評是否太苛刻?反正蘭嶼風光就是那麼美,能賺觀光財的還是來自臺灣的投資客,與少數能迎合觀光客需要的少數在地達悟人,而其他多數族人若要取得交易各種當代文明生活、獲得尊嚴的金錢,就只能遠赴臺灣賺他們心目中的大錢,才能在蘭嶼已開了二家的超商裡,買各種與外界同步流行的商品──包括讓孩子不想吃芋頭的微波加熱義大利麵,與難以清理消化的保特瓶飲料。

導演應該是沒想到深層文化尊嚴問題,新到任國小老師斥罵馬那衛等小孩沒寫好暑假作業,卻沒讓觀眾看看那是否即是蘭嶼知名作家夏曼‧藍波安《冷海情深》裡「零分先生」少年達卡安所寫的異文化作業?導演安排的其實不是文化尊嚴覺醒之旅,這就只是部溫馨感人的蘭嶼少年尋親之旅的好電影,少年馬那衛或許不再期待他父親,但他極可能又回到碼頭,等看有沒有剛下船的人掉落墨鏡,讓他可跳港賺他二百元小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原民』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