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

文:歐馬・薩伊夫・戈巴許(Omar Saif Ghobash)

親愛的薩伊夫:

你生長的家庭裡,女性堅強、受過教育、專注、辛勤工作。你姑姑、阿姨的教育程度都很高,有的擁有一流的工作,有的擁有自己的事業。她們自己開車上下班,沒人問為什麼,也沒人問她們要去哪裡。

你母親——你很了解她。她受過教育、認真工作、充滿幹勁,對自己和孩子的事野心勃勃。你身邊的女性都不弱小。其實她們都可以成為你和你弟弟的絕佳楷模。她們利用安拉賜與她們的天賦,善用她們得到的資源,真令人敬佩,不是嗎?

你在家時,可以看到周遭的女人在發號施令、努力奮鬥、設法精進自己,以種種方式貢獻社會。如果有人跟你說男人天生比女人優越、聰明,我知道你可能會抓抓頭納悶他們在說什麼。環顧我們所處的世界,逐漸落後的其實是男人。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你聽從,在你這個年紀的男孩經常聽到的傳統布道,會聽到女人在某些方面不如偉大男人之類的話。聽到他們所描述的男性,你會沾沾自喜。他們強壯、聰明、穩重,是家裡的經濟支柱;而女人被視為附屬品、需要照顧的物品,顯然不能認真看待。

或許我誇大了,但這種看待女性的觀點,顯然存在於伊斯蘭世界的某些地方。我們並非只能用這種方式看待女性,但這種觀點非常強大,時常有政治、法律和經濟作為後盾。

在政治、法律與經濟支持這種觀點的情況下,女性被描述成被動的物品、必須受到照顧、保護,以免被這世界摧殘,而這變成了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不讓任何人(無論男人、女人)受教育、自由行動,剝奪此人的自尊和責任感,理所當然就促成了一個脆弱的人類。

看看你我這輩子遇到的一些富裕人士吧。有些人忘了某些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如果不曾面對挫折,就會變得柔弱;如果滿足一個人的所有需要,那麼此人就永遠不用思考該怎麼做事;如果我對你予取予求,就會寵壞你。當這些對象是青年的時候,這是無人不知的道理;但為什麼我們看不出剝奪女人照顧自己的能力,就是剝奪她們的尊嚴呢?

愈來愈多穆斯林國家體認到,一旦讓女性工作,並且讓她們在職場上獲得支持,所有人都能在經濟和社會上受惠。

促進經濟發展與競爭需要所有人參與。先知的第一任妻子哈蒂嘉(Khadija)是獨立的女性商人,也是先知的雇主,她不正是最好的例子嗎?或許我們在家裡看到的是這種生命定則的體現。和享盡特權的人相較,如果一個人被剝奪了生命中的基本權利(例如教育、自由行動和法律上的人格地位),卻還是獲得了成長機會,他們把握機會的態度會截然不同。我認為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看到有女性在教育、商場和政府部門中突飛猛進。

你母親和你姑姑、阿姨都受過教育,也都是她們自己專業領域中的佼佼者,而我引以為榮。她們有人因此而不再履行比較嚴格的角色要求,不再養家、相夫教子嗎?完全沒有。其實她們的丈夫都給予了完全的心理支持。

從我們對待他人的方式中可以學到一點東西。如果我用繩子把你捆起來,你無法走動或自己進食,那究竟是誰的錯?是你的錯還是我的錯?如果我教育、尊崇、敬重你,你應該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想你知道我打算說什麼。我們聲稱伊斯蘭女性沒有能力面對殘酷遼闊的世界,但如果我們剝奪了她們面對世界的基本權利和技能,我們其實沒有權力這麼說。

不過有些比較傳統的穆斯林男性還有一種論點,也就是道德的論點。這種論點很敏感。我們很難在社會上公開談論,因為男性與女性的關係是禁忌話題。

追根究柢是這樣:如果女人可以獨立、自由活動、和其他男性一起工作,男女就可能發展出愛情,甚至是性關係,這樣一來便有違我們的道德規範,控制女性就是這種立場的道德規範。這是伊斯蘭的道德規範嗎?這是一種解讀,但並不是唯一的解讀。

這是一個可能性。當然有可能。不過女性也可能住在一個沒什麼人愛、沒什麼尊嚴的家中。有些男性想像籠中鳥不想要自由,他們做的事也是如此,但那只是他們的想像。

對愛和親密的渴望,正是人性的本能。認為我們可以控制、約束穆斯林女性的這種本能,實在很不切實際。

我們就實話實說吧。我們必須信任、尊敬我們的婦女。一旦我們信任、尊敬我們的姊妹、母親、女兒、姑姑和阿姨,可能會開始看到,我們可以如何尊重社會上的其他女性。

任何人都應該得到這種基本尊重,如果這種尊重可以更普及,或許我們就不會目睹穆斯林世界那些駭人的性騷擾事件。女性的尊嚴不應受到侵犯。如果我們遵循這個道德規範,就不會侵犯陌生女性的尊嚴;如果給穆斯林世界的女性一個機會,她們可以提升我們所有人。

我們有些穆斯林兄弟不讓他們的妻子接受任何教育,這真是可笑的錯誤。難道他們不明白,她們正是未來將養育孩子的女人嗎?難道他們不明白無知會代代相傳,因此沒受教育的母親、妻子或女人會成為更大的負擔?難道他們不明白,先知身邊的女人都堅強、勇敢、果決,而她們身邊的男性對她們尊敬無比?

薩伊夫,我希望你明白,並沒有明文規定穆斯林女性遠比男性低下,那只是父權社會典型的做法。伊斯蘭教沒理由讓女性處於不利的地位。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