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北韓(二):我問神父「要是領袖行為違反上帝旨意,怎麼辦?」

挺進北韓(二):我問神父「要是領袖行為違反上帝旨意,怎麼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又問他朝鮮教會對同性戀、雙性戀等LGBT的議題有什麼看法。他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文:尹自悠(前中大學生報編輯,希望透過淺白的文字紀錄複雜的世界,夢想是毫無顧慮地周遊列國,抓住世界真實一面。)

初到平壤

從平壤鐵路站出來,一片風雨交加,傘雲下的行人不住打量我們。兩名朝鮮女導遊前來迎接。我們出了車站沒多少時間端詳街道,就被導遊催促著上旅遊巴。她們不太會說普通話,但是英語十分流利。一個是平壤外語大學英文系畢業,一個是參加導遊工作後才開始學習英文。

pyongyang1

原本的行程是下車後去參觀金日成廣場,但因天雨關係,我們改到了一間本地酒吧。裡面有幾個所謂的「當地酒客」,我思疑他們是政府安排的戲子,營造當地人有消費能力的假象。(基本上,我整個旅程都在猜度看到的是真是假。)第一,裡面座位有限,要找幾個人來裝成顧客容易至極。第二,他們和一般朝鮮人不一樣,對外國人毫不敏感。我們剛下車的時候,四周的朝鮮人或多或少會打量我們,畢竟外國遊客在朝鮮並不很常見。第三,導遊一反常態,不反對我們跟他們交流,這與她們平素極力避免遊客和當地人交流的做法有矛盾。我們嘗試和酒客交談,可惜他們不懂說英語,我們也不懂說韓語,唯有作罷。吃飽喝醉後,我們便回西山飯店安頓行李。

local_bar1

「人民十分幸福,毋需向神祈禱」

翌日,我們搭乘平壤電車在城裡繞了個圈,然後就到朝鮮境內最大的基督教會,鳳岫教會,那是韓戰後重建的第一座教堂。北韓大約有500所教會,全盛時期,北韓約有17萬教徒。韓戰後,朝鮮勞動黨大力打壓宗教,加上不少朝鮮人痛恨美國人在自家頭上丟炸彈,現時北韓的基督教徒只有大約1萬人。每個星期日,大約有300人會來教會做彌撒。當然,這些資料聽過就算,真偽無從稽考。

church

朝鮮和中國一樣,理論上都是享有宗教自由的國家。然而宗教在朝鮮並不普遍,教會人員亦不允許公開傳教,只能透過教會講道或朋友、家庭裡私下傳教招收教徒,甚至連聖經也不能在教會外流傳。這或許是因為宗教的散播很容易會動搖領袖的絕對地位,但更多是因為朝鮮人民覺得自己已經「十分幸福」,無須向其他神明祈求庇佑。朝鮮人只有一個神,那就是偉大領袖金日成。儘管金正日和金正恩都曾出任朝鮮最高領導人,但金日成的地位始終至高無上。

在導遊的安排下,我們得以和其中一名神父交談。(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神父)他面容和藹可親,而且有問必答,我猜他多半也是國家安排下來的錄音播放機。不論我問得如何尖銳刁鑽,他總有辦法自圓其說,政治正確得挑不出半點毛病。例如我問他要是領袖的行為違反了上帝的旨意,他會怎麼辦?他說上帝和領袖都是以朝鮮人民福祉為先,所以兩者永遠不會有衝突。我又問他為什麼不向政府要求更多空間傳教?他說領袖尊重宗教,「不干預」教會運作,因此教會也會全力支持領袖。十足的老油條。

priest1

我又問他朝鮮教會對同性戀、雙性戀等LGBT的議題有什麼看法。他一臉困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導遊替我翻譯時甚至表示從未聽過「同性戀」(Homosexuality)這個詞,繼而指朝鮮是個和諧(Harmonious)的城市,同性戀這種事情從不發生在朝鮮。看來即便同志運動在世界各地都已經開花結果,朝鮮人民始終對同性戀十分忌諱,甚至壓根兒沒這個概念,不然也不會有章真英這樣的脫北者了。

工餘也學習

離開教堂後,我們到金日成廣場逛個圈,然後去旁邊的人民大學習堂參觀。那是一所市立圖書館,但同時也開班授課,讓市民在工餘時間進修,將來繼續「為國家貢獻」,學費當然也是國家埋單。導遊帶我們視察一節外語課,學的是普通話。課堂導師讓我們和學生交流,他們大多都懂英語和普通話,有些甚至懂德語、法文,頗出乎我意料。嘛,想想也沒什麼好奇怪,要是他們外語說得太失禮的話,國家也不會讓他們坐在這裡了,免得丟面子。

palace
class2

從人民大學習堂頂層遠眺,能一覽平壤全景。藍藍澄空下,是一憧憧錯落有致的摩登大樓。大同江面能偶爾見到有小船駛經。兩座地標式建築,主體思想塔和柳京飯店儼然屹立於平壤之上。說實話,平壤實在遠比我想像中美麗,現代化程度也遠比我預料中高。

偉大領袖 萬壽無疆

下午,我們坐車到萬壽台,向兩位逝世的領導人獻花致敬。萬壽台聳立著兩個高大宏偉的領導人銅像:金日成單手舉高,遙望遠方,儼然一副指揮若定的模樣;金正日單手叉腰,臉露笑容,像是為迎來富強的祖國而欣慰。正值午後時分,陽煦灑落銅像,金光普照。驕陽停留的位置剛好在金正日的手上,正正應了那句「主席是我們的紅太陽。」

statue

導遊千叮萬囑要我們守規矩,因為萬壽台是朝鮮人的「聖地」(Holy place),即便是平壤人也不能隨便進入,只有過節、結婚時才能來這裡行禮和獻花。到萬壽台衣著要莊重,拍銅像照時要照全身,而且絕對不能模仿領導人的姿勢,因為領導人是獨一無二的。導遊著我上前鞠躬一次獻花,當時沒細想,後來讀了韓松的「『我們最幸福』遇上『我們更幸福』:中國遊客在平壤」,才知道鞠躬三次是給死人的,但偉大的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永生不滅,萬壽無疆。

police

平壤人在少年宮

傍晚,我們到萬景台學生少年宮欣賞表演。表演還未開始,身邊的學生已先令我驚訝——個個挺直腰板,眼望前方,一聲不哼,年紀輕輕已經宛然體現出軍人的因子。在梯級看過去座椅側面,能看到椅背和小孩之間有一條完整的空隙,沒有一個人後背靠著椅背,光看著都替他們辛苦。我們故意使壞,拿出手機自拍,並且透過螢幕向後面的孩子做鬼臉逗他們笑。他們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別開目光,十分有趣。據導遊說,少年宮一般逢星期二四才有表演。當天是星期三,但因為有俄羅斯機構代表團遠赴平壤交流,因此特意安排加場表演,向國外推廣朝鮮文化。學生坐得筆直,是對國外來賓、長者以示尊重。然而劇院內數百孩子從令如流,個個像機器人般挺直腰桿,一動不動,場面確為駭然。

show2

簡單而言,少年宮是個課外活動中心。(有興趣了解更多的讀者可以參考陳成軍的《北韓少年宮與港孩》)平壤學生上午學習,下午便到這裡參加課外活動,包括舞蹈、體操、樂器、歌藝、針織,應有盡有。學生每天大概練習兩至三個小時,因此表演水平超班。即使是難度極高的舞蹈動作和演奏都揮灑自如,完全想像不到學生只靠業餘訓練就能做到。我猜,這也是學校着意以另類方法讓孩子強身健體吧。我問導遊,要是學生在表演途中出錯,讓朝鮮在外國人面前丟了面子,會有什麼下場?她說不會被懲罰,而且過去也極少有學生在表演中出錯。是否真的沒懲罰,誰知道?

​​表演落幕,夜幕也隨之低垂。我們準備前往未來科學家大街吃晚飯。

(待續)

同系列文章:

▶︎ 挺進北韓(一):尋找真實之旅

▶︎ 挺進北韓(二):我問神父「要是領袖行為違反上帝旨意,怎麼辦?」

▶︎ 挺進北韓(三):我甩開了導遊,獨自在平壤遊蕩

▶︎ 挺進北韓(四):朝鮮女士購物瘋狂,熱情絲毫不輸香港人?

▶︎ 挺進北韓(五):她的虛假,也是她真實的一部分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