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美國50州能構築美國夢,為何非洲54國不行?

若美國50州能構築美國夢,為何非洲54國不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非在2014年爆發的伊波拉病毒,世界各國都公正地報導這個災難,喚起救援行動,但是因為一般人視非洲為單一國家,便認為整個非洲都有伊波拉疫情。觀光客取消去南非的假期,但是南非離賴比瑞亞有3,000英哩遠。

文:艾希什・塔卡爾(Ashish J. Thakkar)

非洲有54個國家,有些國家相隔千里。我們有上千種語言、宗教信仰、文化、想法、歷史、景色、地理結構還有政府組織,就像是大一號的美國。美國有50個州,有各自的州政府,甚至想法、願景和文化也不同,這一個個的州造就了美國的民主。如果美國可以,為什麼非洲不能呢?

對非洲的大小還有多元化的無知,造成了許多負面影響。當非洲某個角落發生災難,諸如戰爭、乾旱、疾病或恐怖攻擊,大家就以為整個非洲都受害。

我舉幾個例子。2010年南非舉辦世界盃足球賽(FIFA Soccer World Cup),對那些抱持否定主義的人來說,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一回事。南非辦得很成功,球場狀況一流,沒有出任何差錯。但是在準備過程中,西方媒體一直誇張地說這屆賽事會是一場大災難。那些報導肇因於安哥拉分離主義者在北邊的城市卡賓達(Cabinda)武裝攻擊來訪的多哥(Toga)國家足球隊,媒體的頭條寫著:「非洲的足球賽有安全上的疑慮!」

讓我們來看看地圖。卡賓達在安哥拉最北邊,靠近剛果的邊界,離舉辦世界盃的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有1,700英哩,中間隔著波札那(Botswana)還有大部分的安哥拉。1,700英哩也是從倫敦到克里米亞(Crimea)的距離。請問有人因為俄國侵犯東烏克蘭,而禁止旅客前往倫敦嗎?1,700英哩比波士頓到休士頓的距離還遠,如果休士頓有颶風,你會因此不去波士頓嗎?

最近的一個例子,也是最嚴重的一個例子,是西非在2014年爆發的伊波拉病毒。病毒在三個國家爆發:獅子山共和國、賴比瑞亞(Liberia)和幾內亞(Guinea)。世界各國都公正地報導這個災難,喚起救援行動,但是因為一般人視非洲為單一國家,便認為整個非洲都有伊波拉疫情。觀光客取消去南非的假期,但是南非離賴比瑞亞有3,000英哩遠!

2014年非洲領導高峰會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美國名主持人查里・羅斯(Charlie Rose)問坦尚尼亞的總統基奎特(JakayaKikwete)伊波拉對坦尚尼亞的影響。基奎特有點驚訝,他回答:「目前伊波拉的疫情在西非,坦尚尼亞位於東非。」賴比瑞亞首都蒙羅維亞(Monrovia)和坦尚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相距3,500英哩,比紐約和洛杉磯的距離還要遠1,000英哩。美國的伊波拉病例比東非還多,但是你在媒體報導中絕對看不到這則消息。

另外一個我想要扭轉的成見,是大家對非洲貪腐的刻板印象。如果我請你舉出非洲貪腐到出名的國家,我猜你一定會說是奈及利亞。我們都被那些以奈及利亞為名做詐騙的電子郵件誤導了!別擔心,你不是唯一會這樣回答的人,連非洲人自己都這麼說。每當我聽非洲人這樣說奈及利亞時,我都會反駁他們。說實在的,我很聽不下去別人這樣說,因為這不僅不正確,對奈及利亞的形象也造成重大傷害。

讓我引述奈及利亞名作家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ChimamandaNgoziAdichie)的一句話:「奈及利亞不只有一種故事。」她在TED Talks有名的演講〈單一故事的危險〉(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被點閱超過八百萬次,也是碧昂絲(Beyoncé)一首歌的靈感來源。「一面倒的故事導致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刻板印象的問題並不在於它的觀點有誤,而是那種觀點不夠全面,把一個故事變成唯一的故事。」阿迪契這麼說。

我對這種「單一故事的危險」有著親身體驗。我16歲到拉哥斯做生意,那裡是奈及利亞重要的都會區,有一千多萬人口,大部分人住在潟湖邊的貧民窟。今天拉哥斯估計約有2,000萬人,但是沒有人知道到底實際上有多少人。我去的時候是1997年,當時奈及利亞正由殘忍的軍事獨裁者阿巴查(Sani Abacha)統治,那時的拉哥斯正是西方人眼中非洲既危險又混亂、毫無希望的最佳寫照。

我在拉哥斯有個新客戶,我必須親自去看他,但我其實很緊張。

「他們會把你扒光!」我在坎帕拉的朋友們警告我。

讓我從進關開始描述我在拉哥斯的經歷。

「你來這裡做什麼?」一個沒好氣的海關人員問我。

「我來這裡做生意。」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你要搬來奈及利亞嗎?」

「不是,我是來這裡做生意的。」

海關人員沒有回答,也不在我的護照上蓋章。我試著保持禮貌,但同時也不能示弱,而且我絕對不會順他們的意拿錢賄賂。

「這樣吧,你把我的機票錢退給我,我馬上轉頭回去。」

「你說什麼?」海關人員現在看來有點驚訝。

「我跟你說過了,我是來做生意的,你不需要讓我入境。但因為我是合法來到奈及利亞的,你如果不讓我入境,就得付我回程機票的錢。我有權利進入奈及利亞,你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海關人員更訝異了,他現在一定在想:「這傢伙是誰?」

「你要住哪裡?」他終於認真問我話了。

我根本不知道。我沒有訂旅館,只知道我那個新客戶開店的地址,但是他不知道我要來。

我說了一個我從排在前面的人那裡聽到的旅館名稱。那位海關人員大概是看我不好惹,不僅讓我入境,蓋章時還面帶笑容。

我決定要繼續裝著這副不好惹的樣子。

機場巴士一輛輛都是來接客人去旅館,我盯住其中一名司機。我當然不在他的名單上,可是我不但沒有央求他讓我上車,反而假裝是他的單子上漏掉我的名字。

「我怎麼會沒有在你的名單上?我跟你們旅館訂了一個房間,櫃檯說有人會來機場接我,怎麼會弄成這樣?真的很氣人!」

司機聳聳肩,笑著讓我上了他的車。我猜他大概知道我在吹牛,但是看到我擺出這種態度,他大概不想招惹我。

那間旅館在拉哥斯的主城區上,又髒又亂,根本不值一晚一百五十美元;今日的拉哥斯可是改頭換面,維多利亞島上有許多漂亮的旅館。時間已經很晚了,天色很黑,街上很多兜售的小販,要幫我換錢、帶我去酒吧,或是要賣我手錶。

我知道要去哪裡找我的客戶,隔天早上為了省車錢,我在櫃檯等到有人要往同一個地方去的時候,問他可不可以一起搭計程車。

外面又熱又悶,接著馬上就下起雨來。大雨傾盆而下,像是雨季來臨;雨水淹過路面,有些地方雨水甚至把路面都沖走了,我們跟坐船沒什麼兩樣。交通堵塞得一塌糊塗,車子(或是船身)動彈不得,印度雨季的時候都沒有這麼誇張。

整整兩個小時,我們只前進了一英哩。

相關書摘 ▶非洲興起最大的誤解:真正的商機在於顧客,而非資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下一個全球經濟引擎:非洲,從黑暗大陸到草原矽谷》,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希什・塔卡爾(Ashish J. Thakkar)
譯者:徐永宜

馬雲說:「非洲會成為下一個全球經濟引擎。」
中國之龍和印度之虎都已退潮,非洲之獅即將發威!

非洲是全球經濟成長速度飛快的大洲之一,過去十年的GDP平均成長率高達5.5%。臉書、Google、優衣庫、騰訊等跨國企業,都在非洲布局創投或直接建廠。非洲的消費實力已經崛起,人口紅利即將兌現,它是商業投資的必爭之地!

本書作者艾希什・塔卡爾為非洲成功創業家,他打造出跨國公司馬拉集團。透過描繪自身的經商背景與家族歷史,讓讀者看到區區十年之間,非洲的轉變有多大。在書中,非洲不再是一個迫切需要人道援助的區域,而是正在轉型、發展快速的商機寶地。年輕世代創意十足,從設計App到打造竹子做的腳踏車;藝術家、製片、建築師炙手可熱,全新的自由與商機待人撿拾;流離海外、受過高等教育的子民大舉回國,在商界與政界嶄露頭角。每個人的口中都傳誦著相似的故事:比起先進國家,21世紀的非洲擁有更多機會。

本書是一本揭開當代非洲真面貌的書籍,從東非的烏干達、西非蓬勃發展的民主新國家,到人稱「草原矽谷」肯亞與盧安達,作者為我們呈現出一幅西方人士鮮少得知的景象,深入剖析非洲的發展與商機,栩栩如生地描述了非洲的能量、活力與驚人的潛力,以及非洲有何本錢成為未來帶動全球經濟的動力引擎。

下一個全球經濟引擎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