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興起最大的誤解:真正的商機在於顧客,而非資源

非洲興起最大的誤解:真正的商機在於顧客,而非資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洲人把這些都看在眼裡。即使大家都說中國利用非洲,但是自從中國人來了以後,非洲人眼見他們的經濟快速成長,不像之前幾十年的外援帶來的只有停滯的經濟。

文:艾希什・塔卡爾(Ashish J. Thakkar)

中國症候群

讓人驚訝(也有悖常理)的是,中國於2000年代初期在非洲的迅速擴張,促進了西方國家轉換對非洲的政策,從援助變成貿易。1990年初期,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冷戰時期結束,西方的資本捨棄了非洲,轉向之前未開放的東歐和亞洲市場。幾乎在一夜之間,非洲失去了兩個最重要的金主。和平並沒有如大家預期中到來,反而是混亂四起。

中國此時趁機而入,和非洲各國政府簽下貿易協定。他們在非洲的成長和影響力十分驚人。弗倫奇(Howard W. French)在《中國的第二個大洲:百萬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新帝國》(China's Second Continent )這麼說:「從2000年到2012年之間,中國和非洲的貿易額增長了二十多倍,上衝到2,000億美元,比美國或任何西歐國家和非洲的貿易額都高多了。」該書是解讀中國在非洲發展最深入的書籍之一。

現在移民至非洲工作、定居的中國人,估計超過了100萬人,而且隨時隨地都有更多人加入行列,這個現象被稱為「新式殖民統治」。不可否認中國給非洲帶來了剝削當地勞工、環境破壞等問題,但是中國對非洲造成的正面影響,遠超過西方媒體和政府所能理解的程度。

中國不是採用援助的模式,而是利用貿易。他們在非洲從事建設:馬路、工廠、橋樑和醫院,以換取他們龐大人口所需的資源。這不是救援,而是貿易。中國並沒有強迫非洲為他們做事,而是非洲政府邀請他們過來,在非洲自己開的條件下和中國往來。更進一步的是,中國的投資和其他動能一起為非洲的復甦添上柴薪。

道登指出這種景況中很明顯的諷刺意味:「當西方的資本主義者還在把非洲當作需要救援的大洲時,共產國家和前社會主義國家(像是中國和印度)反而視非洲為商業機會。」

在《中國的第二個大洲》書中,弗倫奇到非洲十多個國家旅遊,述說他路上碰到的中國移民的故事。他所描述的(也是我親眼目睹的),是這些移民許多都是自願來這裡參與私人企業,而不是被政府送來這裡從事大規模的公家計畫,然後在計畫結束後被送回家。有些人可能一開始在公家機構任職,但是在非洲幾個月、幾年之後,他們變成了想賺大錢的創業家:賣衣服、鑄銅、種棉花、開店、蓋房屋和旅館。

這個狀況讓你想起哪個地方了嗎?非洲對中國人來說,有如美國在過去一百多年之於數百萬移民,是一個充滿希望、機會和自由,生活起來會比較好的地方。是的,你沒讀錯,中國窮人在非洲的生活比在中國好!即使你聽到的都是非洲窮苦的故事,非洲還是比中國好。

書中有一幕是弗倫奇遇見一位中國福建省的小姐,她移民到莫三比克中部、偏僻又人口稀少的地方開間小店。她住在一棟平房,顧店的時候都看從中國帶來的DVD。弗倫奇說他很敬佩她有決心和勇氣在這樣一個地方過活,但是她不以為意地說:「這沒什麼,我不過是個生意人。」

看來中國人在非洲的生活方式,和西方的救援團體相當不同。中國人能吃苦,他們過著艱苦的生活,努力工作出人頭地——結果,很多人真的發達了。

坎帕拉的中國人口不斷成長,我親眼在坎帕拉見過這些苦盡甘來的中國人。李先生因為自己經歷過租房子有多困難,於是在坎帕拉設立了一個線上房地產公司。他的妻子是英國派駐在非洲的開發人員,李先生說他和坎帕拉的外派員交際圈很熟,也了解各方對中國在非洲的看法。

「西方人認為中國人剝削非洲,我們來非洲只是為了賺錢。我的回答是:難道你是為愛而工作的嗎?我知道西方人到非洲提供救援和慈善工作,但是我從房地產生意上得知,所有的救援工作人員也都想住在有游泳池和花園的大房子。他們開有空調的車,想去有頂級酒單的餐廳吃飯——中國人不是這樣過活的。沒錯,中國人是來這裡賺錢的,但是他們都是窮苦出身。而且你知道嗎?當中國人回家的時候,他們會留下一條馬路或是一間工廠。那些救援團體又留下了什麼呢?」

諷刺的是,這些來非洲的中國人,往往比西方人更奉行資本主義、更相信自由市場。今年35歲,在坎帕拉的中資公司「科洛洛花園旅館」(Kololo Court Hotel)任職經理的亨利,表示他很珍惜烏干達給他的自由。「在中國,政府總是在控制你,掌管你如何過活、如何做生意。但是這裡我們很自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這裡的生意很好。我永遠都不會回去,烏干達就是我的家。」

非洲人把這些都看在眼裡。即使大家都說中國利用非洲,但是自從中國人來了以後,非洲人眼見他們的經濟快速成長,不像之前幾十年的外援帶來的只有停滯的經濟。

這並不代表中國所有的影響都是正面的,差遠了。弗倫奇在書裡列舉了辛巴威建築工和礦工以及莫三比克的農夫是如何被剝削,也指出許多貪汙的非洲政府和中國金主串通,讓他們為所欲為。我還聽說(也親眼看過)中國人在非洲造水泥廠或是機場,可是兩千個工人統統都是中國人,一個非洲人都沒有,這些中國人有許多是不會回家的。

不過在我看來,這是我們自找的。如果中國不必為這些行為負責,錯是錯在我們的政府不夠強硬。我們必須在這些合作計畫裡確保非洲的權益。我們應該有能力要求他們每雇用一個中國人,就必須雇用十個或一百個非洲人;我們一定得要求他們先從當地人才中尋找鋼鐵工廠經理,找不到才能用他們自己的人手。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有權訂定遊戲規則。

商機在於顧客而非資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