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三讀:除了對新創釋利多,「SOGO」條款確定不回溯

《公司法》三讀:除了對新創釋利多,「SOGO」條款確定不回溯
Photo Credit: 霧隱虎 @ CC BY-SA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建銘說,公司法絕對不是為了個別公司,修法不能改變法院的判決,因「SOGO條款」不溯及既往,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的SOGO經營權不受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立法院今(6)日三讀修正《公司法》部分條文,賦予新創企業發展條件,對內擴大員工獎酬工具,對外開放非公開發行公司發行公司債。股份有限公司也可發行票面金額股或無票面金額股。賦予新創企業更大經營彈性,及更多籌資管道,友善新創環境。

在友善創新創業環境及更多籌資管道方面,三讀條文明定,股份有限公司得發行票面金額股或無票面金額股,並自行審酌擇一採行;股份有限公司得將票面金額股轉換為無票面金額股,但無票面金額股不得轉換為票面金額股。

三讀條文明定,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得發行複數表決權或對於特定事項具否決權的特別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股東得以發行複數表決權或,或以書面訂立表決權拘束契約及表決權信託契約,以匯聚具有共同理念的股東共同行使表決權。

條文也明定,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除得私募普通公司債外,亦得私募轉換公司債及附認股權公司債,並放寬發行總額的限制。此外,為強化股東投資效益,有限公司及股份有限公司得每半會計年度或每季終了後為盈餘分派。

在增加企業經營彈性方面,條文明定,政府或法人股東一人所組織的股份有限公司得不設董事會,僅置董事會一人或二人,且得不置監察人。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亦得不設董事會,而僅置董事一人或二人。

三讀條文明定,擴大員工獎酬工具的發放對象,可包括控制或從屬公司的員工,例如員工庫藏股、員工認股權憑證、員工酬勞、員工新股認購及員工權利新股。另外也放寬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亦得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

SOGO條款和大同條款

(中央社)《公司法》三讀修正通過,其中「大同條款」、「SOGO條款」是朝野立委聚焦的條文,審議過程多次攻防。

其中「大同條款」是由於大同公司經營權爭紛擾多時,面對市場派股東要求召開股東臨時會、全面改選董事,大同公司在今年3月發布重大訊息公告,經董事會討論決議,認為應無召集股東臨時會的正當理由、急迫性與必要性,引發股東爭議。

這次修法俗稱「大同條款」的《公司法》第173-1條條文內容,三讀條文明定,繼續3個月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份的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

大同條款最早在行政院所提出的版本中,直接明定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份的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民進黨立法院黨團今天提出再修正動議,增加持股時間為繼續3月以上的附帶條件,最終,立法院會三讀修正通過民進黨團的再修正動議。

此外,另外一個引發討論的爭議條文第9條的部分,也就是外界俗稱的「SOGO條款」,攸關太平洋崇光SOGO百貨經營權的太流公司增資案,高院於民國98年12月認定,遠東集團在入主SOGO過程中,在增資決議股東臨時會、董事會均涉及偽造文書,因而將當年負責記錄的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幕僚以業務登載不實等罪,判刑2個月定讞。

經濟部在99年2月3日依《公司法》第9條規定撤銷太流公司6次變更登記,將太流的資本額從40億1000萬元,打回原始資本額「1000萬元,負責人李恒隆」的狀態後,使得遠東集團對SOGO持股瞬間歸零,遠東集團不服再提起行政訴訟救濟,最高行政法院於102年5月9日判決,宣判經濟部敗訴,恢復太流公司40億元增資登記,確定遠東集團為SOGO最大股東。

原條文規定,公司設立或其他登記事項有偽造、變造文書,經裁判確定後,由檢察機關通知中央主管機關撤銷或廢止其登記。

三讀條文則將違法事項範圍擴大到,只要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罪章的罪,經裁判確定後,中央主管機關可不經檢察機關通知,就可撤銷或廢止違法公司的登記,刪除檢察機關通知的文字。並新增利害關係人也可申請撤銷或廢止。

《中央社》報導,這一條能否回溯是關鍵,將牽動SOGO股權增資案的適用,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本週經與行政院溝通後,今天黨團會議最後確定提出再修正動議,維持行政院版的精神,確定不回溯SOGO案。最後也通過這個版本,因不溯及既往,代表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的SOGO經營權不受影響。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因此再次和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起爭執,黃國昌認為,

透過犯罪行為取得公司登記或設立,這種不法的登記,應由主管機關依職權予以撤銷,但非常遺憾,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第270號判決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釋,對於所涵蓋的犯罪行為,出現「掛一漏萬」,因此這次修法不能再出現法律漏洞,讓不肖商人與財團再有可趁之機。

時代力量所提修正動議,犯罪主體不僅包括公司負責人、代理人等,更重要包括公務員,如果是以犯刑法偽造文書印文之罪,必須把所有犯罪主體考慮在內,如果有公務員有文書登載不實,這樣的公司登記難道可以不撤銷嗎?為何不把公務員也放在犯罪主體之上。

柯建銘說,《公司法》絕對不是為了個別公司,真相只有一個,案子若經法院判決確立,難道修法可以改變一切,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強調「回溯就是替個案修法,誰敢贊成回溯」

至於包括民進黨立委高志鵬與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提出刪除法人董事的提案,最終遭到院會否決,維持政府或法人為股東時,得當選董事或監察人的規定。

外界關注的限制股東委託書授權範圍,不得涵蓋股東會董事、監察人選舉及罷免議案,以避免徵求委託書爭奪經營權狀況等內容,在本次修法時則未獲得採納。

此外,本次修法中,行政院版本與多名立委提案,都有有關公司得依章程規定,置公司治理人員協助董事,公司治理人員的委任、解任及報酬規定,以及公司治理人員職權等條文,也不予增訂。在法案三讀後,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等人提出復議案,並立即處理,經表決後民進黨團再自行否決復議案。主持院會的立法院長蘇嘉全表示,因贊成者少數,復議案不通過。

《公司法》修法大事紀
2015/02 ►啟動此次《公司法》修法準備工作。
2017/04/27
►經濟部版《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出爐。後續召開8次專家學者與跨機關會議,8場大型公聽會及多次業界座談。
2017/07/04 ►《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納入「公司秘書」,引發業者反彈,經濟部修改為得依章程規定置「公司治理專(兼)職人員」。
2017/12/21 ►行政院院會通過《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考量洗錢防制,納入實質受益人申報條款
2018/04/19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開始審查《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2018/05/16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初審通過《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其中因第9條經濟部彙整多名立委版本時,自行新增部分內容,引發立委不滿致審查中斷,最終經表決通過剩餘條文打包送院會處理。
2018/06/28 ►立法院臨時會召集朝野黨團研商《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第一輪協商中,52條爭議條文中近半數達成共識。
2018/06/29 ►立法院院會二讀《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無爭議條文,未採納限制股東委託書授權範圍提案,也未增訂公司治理人員相關條文。
2018/07/06 ►立法院臨時會三讀修正通過《公司法》部分條文。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