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再認識(五):庫頁島是被日本「竊佔」嗎?

中日關係再認識(五):庫頁島是被日本「竊佔」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在論證主權問題時,常有(故意的)誤區,那就是佔有一個島嶼的一部分,就認為自己佔有整個島嶼。比如在台灣,中國其實長期以來都只統治西部沿海,但後來就說自己早就對整個台灣行使主權。

在豐臣秀吉之後到近代前,日本在德川幕府治下,與中國和平相處。這時日本也在南北兩個方向拓殖或擴張。在北邊,日本人(大和人)進入北海道、千島群島與庫頁島;在南邊,日本薩摩藩開始控制琉球國。但這些擴張都沒有引發與中國的衝突。這本來沒有什麽異議。

但在2001年,中國出版了一本鞠德源的著作《日本國竊土源流》,把「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的竊土開端,定為庫頁島(見該書上冊第一章)。於是根據這種說法,日本從17世紀就開始「竊占中國領土」,把日本「侵略中國」提早了足足200年。

庫頁島位於北海道島以北,面積約7.6萬平方公里,約等於兩個多台灣,日本稱之為「北蝦夷地」或「樺太」,俄羅斯人稱之為薩哈林島。它是北太平洋最大的島嶼,西望俄羅斯,南面日本北海道,緊扼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Sea of Okhotsk)的出口。

其實,現在的中國政府很不願意提及庫頁島問題,因為庫頁島在俄羅斯手裡。1990年代,中共與俄羅斯簽約,承認中俄之間已經沒有領土爭議。很多人因此指責中共「賣國」。中共對俄羅斯有一種「黃俄」情結,又怕被自己鼓動的民族主義反噬,庫頁島問題就壓下去了。但《日本國竊土源流》把「丟失」庫頁島算到日本人的頭上,不但沒有觸犯中共禁忌,又很符合一些中國人把日本當做「民族主義的出氣袋」的傳統。於是這種說法就不脛而走,在網絡上日漸興盛

根據中國的說法,不出意外,「庫頁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日本國竊土源流》把中國文獻對庫頁島的最早紀錄上溯到《山海經》、《淮南子》和《三國志》:他引用《山海經・海外東經》裡面有「毛民之國為人身生毛」,認為「長毛」的就是指庫頁島人。顯而易見,這是想像多於實證。

盡管沒有這麼早,最早紀錄庫頁島是是中國文獻,這一點仍然是可信的。在唐朝,庫頁島被稱為窟說(悅),元朝被稱為骨嵬,明朝被稱為苦兀或苦夷,清朝被稱為庫野、庫頁或庫葉。從發音上看,這些名稱基本上是一脈相承的。而且,把各路中國專家的論證去蕪存菁,也有充分的證據確認,中國對庫頁島曾有一定的主權關係。以下簡述一下。

中國歷史確實曾對庫頁島有一定主權

中國認為,庫頁島上原居民屬黑水靺鞨(即東北亞核心地區三大主體民族通古斯人的一支)。有稱庫頁島在唐朝已屬中國。這是不對的,唐朝確實在東北設立黑水都督府,但其統治的不過是黑水靺鞨眾多部落中的一部分,而窟說則是屬「不能自通中國」的化外之地(註1)。這分明是否定唐朝主權的證據。

有人認為中國最早統治庫頁島在金朝。其理據主要有二:第一,《金史》中有「金之壤地封疆,東極吉里迷兀的改諸野人之境」,有指這裡的吉里迷是指庫頁島北部的部落;第二,在庫頁島上發現靺鞨人的遺跡及女真名的地名。但這兩條論據都經不起推敲:吉里迷除了用於稱呼庫頁島北部部落外,也是對大陸上黑龍江入海口一帶居住的部落的稱呼,很難確定這裡說的吉里迷到底指哪裡;而至於庫頁人本身就和靺鞨及女真人有關係,有類似的遺跡和地名毫不出奇,與主權無關。

直到蒙古統治的元代開始,才有較確鑿的證據。蒙古在1264年開始入侵庫頁島,到1286年完成對全島的征服。但島民一直反抗,直到1308年,庫頁島人才每年向蒙古進貢皮毛和獵鷹,表示臣服。

到明朝永樂年間,中國在東北地區設立奴兒干都司統治,這個區域已包括庫頁島。1413年,宦官亦失哈在他的第二次出行東北地區時到達庫頁島。據〈永寧寺永樂碑文〉記載:

永樂九年春特遣內官亦失哈等率官軍一千餘人、巨船二十五艘複至其國,開設奴兒幹都司。……(永樂)十年冬,天子覆命內官亦失哈等載至其國。自海西抵奴兒幹及海外苦夷諸民,賜男婦以衣服器用,給以谷米,宴以酒食,皆踴躍歡忻,無一人梗化不率者……莫不朝貢內屬。

奴兒干都司是一個實質性的管治機構而不是一個虛銜,明朝派流官擔任首領並負責收集下轄的各「衛」的土貢。明朝在庫頁島建立了三個「衛」。可惜,僅二十多年後,奴兒干都司就被撤銷。明朝對庫頁島的實質統治又消失了。

到了清朝時,中國才真正建立起對庫頁島的長期有效統治。根據魏源《聖武記》記載,尚在清太祖時期,「庫頁內附」,但沒有記載具體何時。在1709年,康熙皇帝派出三名西洋傳教士到包括庫頁島在内的東北地區測繪,根據此製成《皇輿全覽圖》,内裡把庫頁島分為七個「噶山」,即基層組織。基層長官「均由滿洲官吏任命」(註2)。這時,庫頁島歸甯古塔副都統管理。《盛京通志》記載:庫頁島是甯古塔所屬的海中大洲。

1732年,雍正對庫頁島上的居民重新編戶,即「招撫費雅喀六姓」。費雅喀人居住在庫頁島北部,性格兇暴,與中南部的居民長期衝突。適時又發生島民互相衝突事件。於是清朝為此出動軍隊,先逮捕行兇者伏法,再對庫頁島居民重新編戶為六個姓氏。之後還把庫頁島轉歸三姓副都統管轄。《大清一統志》也記載「(庫頁)此地隸於三姓副都統。」嘉慶時期的《會典》中則記敘了庫頁島的人口和戶籍。這個實例最清晰地表明清朝對庫頁島的統治。此外,清朝每年都收取庫頁島進貢的貂和頒賞烏林,這個制度一直持續到1873年。

如果看中國方面的文獻,自然會承認,中國很早就擁有對庫頁島的主權。但兼聽則明,庫頁島的歷史沒有這麼簡單。

不能簡化中國王朝對庫頁島的主權

首先,庫頁島的原住民是什麽人,這點非常重要。中國認為庫頁島的原住民是黑水靺鞨(即通古斯人)的一支。由於滿族人也是通古斯人,絕大部份的通古斯人現在都成為中國人的一部份,剩下的大多生活在被俄羅斯在19世紀通過條約割去的土地上(在所謂日本竊占庫頁島前還是清朝領土),中國對庫頁島「自古以來」就更理直氣壯。

但現在越來越多的考古與人類學研究說明,庫頁島上的原住民除了據信從西往東到達庫頁島的通古斯人之外,還有兩類,第一是屬於孤立民族的達夫赫人,他們很早就自堪察加半島從北到南到達庫頁島;還有很可能屬於南島民族的阿伊努人,阿伊努人是北海道的原住民,他們現在基本融合在日本人裡面,他們也很早從南到北到達庫頁島。更有證據說明,阿伊努人是最早到達庫頁島的人(註3),其他兩族都是後來到達的。古代中國人只熟悉靺鞨人,所以把庫頁島原居民都說成靺鞨人。

因此,庫頁島的原居民基本上由三方面組成:主要屬於現中國的通古斯人、主要屬於現俄國的達夫赫人,以及主要屬於現日本的阿伊努人。如果認為原住民是什麽人,那麼哪個國家就更有權利聲稱「自古以來」的主權的話,那麼應該說,中國、俄羅斯與日本在這方面的基本是叮噹馬頭,甚至日本還略占上風。

其次,「中國」第一次真正對庫頁島行使主權是在元朝。但很可惜,儘管元朝對庫頁島有如此確鑿的主權證據,元朝到底是否能代表中國還有很大爭議。筆者此前也已經論證過,只有蒙古才能代表元朝,在歷史沿革上,繼承元朝的遺產。用這種觀點,最早統轄庫頁島的反而是蒙古人。但顯然現在蒙古對庫頁島沒有領土興趣。

第三,明朝在庫頁島的統治很短暫。它只統治了二十多年的統治,之後就長期統治缺失。到了再次被「中國管轄」,至少要從清朝入關之後算起(清朝入關前,還不能代表中國統治庫頁島)。於是有二百多年的缺失時間。這樣肯定難以用於證明主權歸屬的。

第四,因此在主權問題上,還是應該從清朝開始探討(這裡默認清朝=中國)。但問題是,日本與庫頁島的接觸,既不像中國說得那麼晚,又不像中國說得那麼輕描淡寫。

Kitchen-21-Russia-Sahalin-2820
1773年庫頁島地圖|Photo Credit:Thomas Kitchen@Wiki Public Domain

早在七世紀中期,日本飛鳥時代的將軍阿倍比羅夫就攻打肅慎和蝦夷(蝦夷征討與粛慎討伐)。但這些戰爭是否攻打到庫頁島存疑。在文獻上,日本最早與庫頁島接觸是1295年,日本日蓮宗第二代祖師日持上人赴海外布教,他到達庫頁島並建立日蓮宗據點。由於沒有更多證據支持,這裡姑且當其是傳說。1297年,在蒙古侵略骨嵬的戰爭中,蝦夷管領安藤氏聯合庫頁島的骨嵬人反攻蒙古,一度打到大陸上的基濟湖(Lake Kizi)(註4)。但也有人認為這不過是附會。

惟最晚從17世紀中期起,日本就積極開拓庫頁島。這說來也與豐臣秀吉有關。日本大名松前慶廣在16世紀末被豐臣秀吉確認對蝦夷地區有支配權,鼓勵他向蝦夷地區擴張。德川幕府時,松前慶廣在元和二年(1616)獲得藩主地位。松前藩於是積極向北方開拓。1635年,日本松前藩主松前公廣派村上掃部左衛門往北海道以北考察,登上庫頁島。第二年,松前藩再派人考察,北行到庫頁島中部泰勒皮尼灣(Terpenie Bay)一帶。

1644年,松前藩主命人繪製地圖《正保禦國繪圖》,首次將北海道與庫頁島等原住民居住地納為日本領土。1650年,松前藩再次派人到庫頁島考察。1679年,松前藩在庫頁島的久春古丹(クシュンコタン)建立據點,既供漁民使用,也與當地人進行貿易。此後1689、1700年,松前藩又兩次派人考察,並根據後者編訂包括庫頁島部分地方在內的蝦夷地名冊,上呈幕府。1715年,松前藩主就「十州島、唐太(樺太)、千島群島、和勘察加」事宜向幕府報告。1720年,日本政治家兼學者新井白石在《蝦夷志》中記錄了「北蝦夷」,即庫頁島。

可見,松前藩在庫頁島的開拓,與清朝在庫頁島的開拓,時間上相差不遠。無獨有偶,當時俄羅斯也向庫頁島擴張。1644年,俄羅斯人波亞爾科夫(Vasilii Poiarkov)帶領哥薩克探險隊,從黑龍江口跨過海峽,看見庫頁島,被俄羅斯人譽為首先發現庫頁島的人(後來又發現證據,他的兩個同伴在四年前已經看見庫頁島)。甚至荷蘭人也加入競逐,1643年,荷蘭探險家弗里斯(Maerten Gerritszoon Vries)到達了庫頁島最南部的阿尼瓦灣(Aniwa Bay)。

放在東北亞的大歷史脈絡下觀察,庫頁島突然在17世紀中期變為各家競逐場所,正是從古代向近代轉折的體現之一。俄羅斯是東北亞新來的玩家,荷蘭是大航海時代的佼佼者,日本則北上擴張,滿州人開始統一通古斯部落,並繼女真人(金國)之後第二次成為大玩家。東北亞的新一輪爭奪也首先從如庫頁島那樣的外圍地帶開始。

第五,無疑,清朝在18世紀中期對庫頁島有被國際法認可的實質性的統治,但這種統治的有效地理範圍到哪裡,卻很值得懷疑。

中國在論證主權問題時,常有(故意的)誤區,那就是佔有一個島嶼的一部分,就認為自己佔有整個島嶼。比如在台灣,中國其實長期以來都只統治西部沿海,但後來就說自己早就對整個台灣行使主權。對一些小島來說,建立一個據點都可以算成佔領整個島,但這種邏輯對大島嶼來說肯定難以成立。比如,伊斯帕尼奧拉島上有海地與多明尼加共和國兩個國家;在巴布亞紐幾內亞島上,有印度尼西亞和新幾內亞;加里曼丹島還有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度尼西亞三國。庫頁島面積與伊斯帕尼奧拉島相若,但更窄長。它不被一國獨佔,是完全可能的與可以的。

從庫頁島的歷史看,中國與俄羅斯都是從西北邊進入庫頁島,日本則從南部進入。日本在庫頁島南部的存在早在17世紀末已經開始。中國對庫頁島的統治也差不多同時。但從未聽說中日在庫頁島有何衝突。可見,如果認為中日統治區域沒有重疊(甚至還有一段空白區域)並不過分。

從當時對庫頁島的測繪看,源於日本系統的地圖,把庫頁島南部畫得較準確,北部極為粗糙;源於中國(即康熙皇帝派傳教士測繪)的地圖,則恰好相反。這也為以上推斷提供支持。

南北勢力相碰競逐,實在是18世紀末,俄羅斯從北面進入庫頁島之後才開始的。以此對比,16世紀中到17世紀中期,中日兩國沒有在庫頁島發生衝突,正好說明當時兩國勢力範圍沒有接觸。

第六,中國對庫頁島(北部)的統治在18世紀後期開始也變得薄弱。18世紀中期的統治勢力不再出現。而且19世紀初,俄羅斯從北部向南部進軍擴張勢力,照理說直接冒犯了中國對庫頁島(北部)的統治,但中國對此似乎一無所知,也沒有與俄羅斯發生衝突。日本也開始從南到北探勘,同樣沒有遭到阻攔。如果嚴格按照國際法,中國就連對庫頁島北部的主權也顯得有點不牢靠,更不說南部了。

第七,進入19世紀,庫頁島的歷史進入日俄相爭的階段,日俄同時在庫頁島存在。50年代,日俄競逐激烈化。1855年,日俄簽訂《日俄和親通好條約》,庫頁島維持原狀,暫不劃界。但這時中國依然一無反應。1858年與1860年,俄中相繼簽訂《璦琿條約》與《北京條約》,中國從此對庫頁島不聞不問,甚至不少人認為中國已經把庫頁島割讓給俄羅斯了。1875年,日俄簽訂《庫頁島千島群島交換條約》,俄羅斯佔有庫頁島全島。以後日俄在庫頁島到爭奪就再也與中國無關了。

因此,嚴格來說,即便認為在19世紀,中國對庫頁島仍然有主權,但也無法說日本「竊佔」中國的領土,在20世紀日俄戰爭之前,日本自始至終都沒有在庫頁島劃定有國際法意義的邊界。庫頁島是被俄羅斯「搶走」的,而不是日本「竊佔」的。


註1:《新唐書》,卷219,靺鞨
註2:宫林藏《東韃行記》
註3:John J. Stephan, Shahalin, A Histoty, Oxford, 1971
註4:海保嶺夫,《エゾの歴史》,講談社,1996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