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五種「高衝突人格」存在於人類的基因池,或許自有道理

這五種「高衝突人格」存在於人類的基因池,或許自有道理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衝突人格者所顯露的極端特質,在某些情況下,反而是有利於生存和成功的優點。

文:比爾・艾迪(Bill Eddy)

大腦的兩個半球

要了解高衝突人格理論,我們首先需要知道,高衝突人格和人格障礙經常是並存的。這個關連相當重要,但大部分法律和專業人士對此一無所知。

如同我們先前討論過的,這個關連性解釋了為何他們會有「全有或全無」的思考方式、不受控制的情緒、將自身問題怪在別人頭上的傾向,以及偏激的行為——這些全是人格障礙者的特徵。但後來我發現,高衝突人格者和有人格障礙的人似乎還共同具有一種類似的重要生理特質。

許多年前,我曾參加一場為期兩天的治療師研討會,與艾倫.史寇爾博士一起探討有關「右腦」的議題。史寇爾博士是精神科醫生,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大腦研究專家。研討會後我進一步鑽研相關的大腦研究,而後續的發現才讓我開始對高衝突行為有了合理的解釋。

一般來說為了解決衝突,所有人都擁有兩套本質上完全不同的機制,各自在我們大腦的兩個半球裡運作:

  • 一套讓我們能在危急時刻迅速行動,有可能救我們的命。
  • 一套則仔細地分析問題,想出數種可能的解決方法。

關係腦(右腦):這套首重自衛、保護的機制,似乎最主要在我們的右半腦運作。這半邊的腦隨時注意我們與周遭環境之間的關係,藉以辨識任何的威脅和潛在的危機。除了身體上的危險之外,也包括社交上的危險,像是威脅的語調、臉部表情和手勢。

根據史寇爾博士的解釋,比起左半腦,右半腦擁有更多與身體相連結的神經元。所以當你產生直覺或做出直覺性的決定時,利用的可能就是右半腦。這幫助我們在必要時瞬間採取行動,以避開危險。

邏輯腦(左腦):與右半腦的快速行動相反,左半腦似乎和解決問題的複雜行為較有關。這包括探究細節、分析可能的選項,以及替未來作計畫。當然,這種類型的思考會比較慢,但也比較可靠、準確。

合作

一般來說,左右半腦會密切地共同運作,在一種思考方式和另一種思考方式之間來回切換。史寇爾博士表示,大部分的時間裡,是我們的左半腦在主導思考,但當危機出現時,右半腦便會迅速接管,來保護和防衛我們的安全。不過,當其中一邊的腦主導思考,顯示出較多的腦部活動時,另一邊的腦也沒有停下來,仍然保持一定的運作。它們是怎麼做到如此完美的合作呢?

答案就是,左右半腦之間的「橋樑」——胼胝體。胼胝體裡通常有兩到三億的神經元,連結著左右半腦。對多數人來說,這樣的連結工作運行得相當順暢,但萬一要是不順暢呢?

在哈佛大學的馬丁.泰契爾和同事的一項研究中,他們發現許多反覆受虐的兒童,胼胝體不但較小,功能也受到損害。這使得他們比較難在解決問題和危機模式之間來回切換。因此這一刻他們還表現良好,但下一刻就毫來由地暴怒,完全不講理。

這項研究顯示,受損的胼胝體有可能是導致成年期邊緣型人格障礙的原因之一,其他研究也發現這些人的左右腦之間的溝通有困難。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這種人格障礙者會頻繁出現情緒擺盪:從極度友善、理性到極度憤怒、非理性,然後又反覆循環,有時這樣的變化就發生在短短幾分鐘內。胼胝體的損傷有可能是源自於身體凌虐、性虐待、言語暴力,或在戰區成長所造成的壓力。

事實上,泰契爾的研究顯示出,功能削弱的胼胝體或許有助於孩子在危險環境中得以存活到成人階段。靠著較小的胼胝體,在戰區或受虐環境中成長的孩子,可以為了生存做出迅速的反應,而不是將寶貴的時間花在分析衝突的狀況。可想而知,面對壓力時一觸即發的反應——像是強烈的「戰或逃反應」——在辦公室這樣平和的成人環境中,一定難以運作。

好消息是,經過適當的治療,例如辯證行為療法,讓病患學會平復自己的情緒和壓力的實用技巧,可以強化胼胝體的功能,長期下來在胼胝體中建立更多連結。

要知道,高衝突人格和人格障礙大部分的特徵是一致的,因此前述兩項研究也解釋了,為何許多高衝突人格者在高壓環境中會使用錯誤的行動思考邏輯,以及為什麼當你想讓高衝突人格者冷靜下來時,最好先使用連結的方法,然後才是分析、回應和設定界線。如果你一開始太過激進,或試圖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不當行為,等於是在和「錯」的那一邊大腦對話,只會激起高衝突人格者「戰或逃」的衝動反應,讓事情變得更糟。你在前面學到的CARS法則,部分原理就是考慮到高衝突人格者的反應腦會先行反應,所以要等他們冷靜下來後,再與他們理性的關係腦溝通。

社會基因

那人類社會化的影響呢?視不同專家的說法,和要討論的人格障礙類型而定,百分之四十到八十的人格障礙都是天生的。根據人格研究專家的說法,某些人格特質是從我們一出生便已經存在,再隨著生活經驗而有所強化或削弱,先天後天都有影響。

我們所說的五種高衝突人格障礙,似乎都受到負面生活經驗的影響和強化,尤其是童年時期的經驗會大幅影響腦部發展,譬如孩子在童年期與雙親之間的「依附關係」,會對他的一生造成重大影響。如果這個依附關係是不穩定的(雙親對孩子的安撫不夠,任由孩子以自己的節奏探索發展),面對父母,孩子的因應之道可能是緊抓不放、沒有興趣或甚至會恐懼。這些童年期的因應之道,是導致成年後形成人格障礙的危險因子,不過,同時也要看長大後其他正面、負面的生活經驗而定。

當孩子受到虐待,或被教導成自尊過高,日後形成人格障礙的機率也很高,尤其如果這個孩子天生便已具有這類人格特質的話。

在另一方面,反社會人格障礙顯然就比其他人格障礙更受天生因素的影響,生長環境只佔了很小的部分。也就是說,這種人格障礙在成年後不太可能改變,也最不在乎被他傷害的人。

他們為什麼會天生就如此?從人類有史以來,人格障礙者和高衝突人格者似乎就一直存在。他們之所以存在於人類的基因池,或許自有道理,否則也不會存在這麼久,這是我目前的理論。

根據人類學家的說法,人類擁有我們現今的腦容量已經有大約十五萬到二十萬年了。不過,一直到約七萬五千年前,人類才發展出語言的能力,而且眾所週知,我們是在約五千年前才發展出書寫文字。因此,人類有一半的歷史都是用非語言的方式在溝通,靠的可能是嘰哩咕嚕的聲響、肢體動作和臉部表情。即使到現在,大部分人也都同意,我們的溝通有百分之九十靠的都是非語言方式。由於右半腦似乎掌管了我們絕大部分的非語言溝通,所以有強烈情緒表情和劇烈行為的人可以迅速抓住注意力,也比較容易操控我們,也因此更有機會在歷史留名和解決問題。這麼說來,高衝突人格者所顯露的極端特質,在某些情況下,反而是有利於生存和成功的優點。

這是所謂的戰時人格嗎?高衝突人格在戰爭時期或許正能發揮作用,請試想看看:

1. 邊緣型高衝突人格:這些人是戰士,可以冷酷地進行戰鬥。他們樂意傷害他人,有時甚至會殺了他們。為了掌控他人,他們任何事都做得出來,而且對於任何試圖控制他們的人有極高的防衛心。他們也是冒險家,一心尋求刺激,即使危及到自己的生命也無所謂。在生死存亡的戰鬥中,你會希望他是與你並肩作戰的戰友。同時他們有濫交的傾向,對於戰後需要重振人口數大有助益。

2. 自戀型高衝突人格:這些人是領袖,希望被所有人視為最優秀的。他們可以非常迷人且說服力十足,吸引其他人來追隨並且相信他們的宏願。他們喜歡用鄙視和公開侮辱來對待敵人,但會用讚美和關心來討好和他們同陣線的人。這些人無論在政治或性關係上都很有吸引力,這些特質有助於壯大追隨者的陣容,以及說服他人對他們產生信賴。他們最適合當革命領袖,因為現有的規則、法律或制度,他們通通看不上。不過他們通常不擅長在革命成功後建立平和的社會或組織。我之前提過,FBI的檔案報告顯示,許多恐怖活動的首腦都具有這種人格特質。在某些情況下,要進步就得推翻既有的秩序,有些情況卻不是如此,因此這些自戀的領導者在和平時期往往也會被人推翻。

3. 反社會型高衝突人格:這些人是關係的守護者——而且是做到極致。他們會緊緊抓著孩子和配偶不放,在戰爭時期,他們可能是最厲害的生存者,因為會瘋狂保護自己的家人,抵抗所有外在的威脅。為了保護家和群體,他們可能會變得極為善妒,甚至採取暴力。若身為丈夫,他們可能會以人身控制的方法來「保護」己的妻子;若身為妻子,她們會對丈夫任何不忠的跡象極度警戒,而且會嚴格控制自己的孩子,讓他們牢牢待在身邊。這樣或許幫助家人抵禦外在威脅而存活下來。

4. 妄想型高衝突人格:他們對任何人都非常多疑,可以比其他人更早偵測到敵人或潛在的叛徒。他們對群體裡裡外外的陰謀都非常警戒,會對過往的冒犯和積怨念念不忘,這或許有助於抓出叛徒。

5. 戲劇型高衝突人格:這些人極度戲劇化,一點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和社交上的不當言行都會讓他們有所反應。他們擅於抓住他人的注意力,用故事和危急時的呼救聲讓所有人把焦點放在他們身上。有人想離開家庭或群體時,他們會拒絕,並且讓大家聚在一起,聽他們最新發生的驚恐事件。這樣或許能幫助整個群體存活下來。

你可以看得出來,在尚未有語言和文字前,這些高衝突人格障礙者都有可能曾經幫助人類的家庭和群體存活。換句話說,或許只有在沒有戰爭,日常也沒有其他極端騷亂事件的現代文明社會中,他們才被視為「障礙」。事實上,有能力和欲望想去處理、控制高衝突人格者,或許正是成功文明社會的象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30年專家也想避開的5種高衝突人格:小心那些隱藏在你身邊的人際地雷!5種善良者必懂的自保識人術》,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比爾・艾迪(Bill Eddy)
譯者:殷麗君

每十個人中就有一個會把你逼瘋!
或者是……
讓你消失!

恐怖情人、怪怪同事、惡鄰居、火爆駕駛、網路訟棍、詐騙慣犯……
衝突事件不斷上演的當今社會,我們如何識人才能自保?

打開電視、社群媒體,你是否感覺越來越常看見誇張或令人震驚的新聞事件?這並不是錯覺,而是在科技快速進步的時代,更加劇了「高衝突人格」會造成的傷害。

你或許是第一次聽到「高衝突人格」,但是生活周遭一定都遇過或耳聞這樣的人:

  • 才剛認識就想掌控你行蹤,或隨便動手動腳的追求者
  • 疑神疑鬼,老覺得別人都想陷害他的神經質同事
  • 明明是自己有錯在先,卻長期惡意騷擾鄰居的問題住戶
  • 時常放大細故,到處抱怨別人對不起自己的親戚
  • 利用不平等租約騙取違約金的惡質房東
  • 動不動就要控告醫護人員有疏失的怪獸病患

許多高衝突人格者平時都很正常、甚至非常有魅力,可是一旦踩到他們的雷,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針對你。如果你還想著靠忍氣吞聲解決問題,這是下策;選擇硬碰硬,更是下下策,因為他們輕則騷擾毀謗、情緒勒索,重則殺人放火,甚至不惜同歸於盡。

身兼心理師和律師身分的比爾・艾迪總結三十多年來的研究和臨床經驗,整理出五大方法,幫助我們辨識及應對:

  • 四個基本辨識訣竅
  • 「百分之九十」判斷原則
  • WEB評斷法則
  • CARS應對原則
  • 自我覺察法

另一個好消息是,他們行為的可預測性非常高,一般人只要能掌握這些基礎訣竅與之互動,就能在第一時間設下界線,成功保障自己與親友的生活安全!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