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運動領袖不對中國問題表態,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公民運動領袖不對中國問題表態,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對台灣的統戰,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和力量,身為一個住在台灣沒有第二本護照的人,卑微的請求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台灣的處境非常困難,由於國家認同的混亂,國家安全與自由主義之間有很多令人困擾的事情。在之前寫的那篇文章〈刻意避開中國問題的公民社會領袖〉裡面,我說我對一些非常熱心從事環境保護、教育和體育改革、勞工權益等公民運動的領袖,對於中國的人權狀況、李明哲事件、香港的困境、和全面審查監控的網路環境、社會信用評價系統和箝制言論自由的情況等等完全都沒有看法,卻積極從事社會和公民運動,甚至政治活動,我心中對這些人都感到非常的害怕。

有一個同學在底下留言:「你對於中國問題沒有看法的政治人物感覺害怕,同樣地,對於獨立喊得很大聲,以此檢驗別人思想的政治人物,我也是感覺害怕。」這個同學好像住在美國,因為我的這些言論,可能引發他對麥卡錫主義的想像。

所謂的麥卡錫主義是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指控他人不忠、顛覆、叛國等罪。它也指「使用不公正斷言、調查方式,特別是對持異議者和批評者進行打擊。」在我現實工作生活裡面,我也有遇到所謂的麥卡錫主義者,招標建置網路主機機房的業者如果和中國的關係良好,是不是不應該參與建置機房,甚至因為國家安全的考量,機房的所有的建材應該像美國在台協會那樣,都是經過安全檢查,全部由美國運送來台。

如果有無限的資源,沒有任何預算的考量,也有法源或行政命令可以排除不只中資,還有傾中疑慮的廠商,我想這樣才有可能做得到,不然是完全不可能符合這些麥卡錫主義者的要求。

Sunway
Photo Credit: 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ENTER / EPA / 達志影像

從事資安工作的人都非常清楚的了解,絕對的安全就是絕對的破產,安全是一種相對的概念,要審查時勢、掌握可用的資源,選擇合適而不是最佳的解決辦法,妥協是從事資安工作人的日常,尋求合理而不是絕對的安全,有這樣背景的人,比較難成為麥卡錫主義者。

所以從我開始從事公民運動,發起反服貿電信和資料庫開放的連署,都是秉持同樣的原則。在核心網路的設備和重要的資料庫系統完全不能妥協:這是國家安全的問題;至於在終端設備的部分,雖然也有資安的疑慮,我從來沒有訴求政府應該要對這方面管制,解決資安的問題通常都需要這樣「抓大放小」。在有關柯文哲市長的部分,從我過去到現在寫了這麼多文章,我都一直認為他是白色,積極有侵略性的白色,沒有指控他是紅色中國的同路人。

台灣國家認同分歧,看我的文章要和我有同樣的頻率,否則雞同鴨講,沒有什麼共同的基礎,當然也沒有任何對話的可能。這個頻率最底層的語言就是「中國處心積慮不擇手段地想要併吞台灣」,如果你不認為中國是我們的敵人,和我沒有任何對話的基礎,看這些文章,都只是浪費時間。

9skijitzjqzcwz8xj9mzwvrcxzanhz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要求公民運動和政治領袖,對中國這些人權問題等違反人性的事情和積極併吞台灣的行動表態,到底是不是麥卡錫主義?

麥卡錫主義,可是用國家的力量成立調查部門積極指控並且逮捕所謂的共產黨份子,台灣這個國家連基本的國防和心防都沒有,許多退休的高階將領每天在中國電視上,公開指導怎樣攻打台灣,一群所謂台灣的黃埔將軍跑去中國卑躬屈膝,甚至唱起他們的國歌來,審判確定的中國間諜只關一兩年,出來之後繼續享受台灣豐厚的年金。

中國對台灣統戰的部分,從新聞媒體、農業和工商業、學術界、政府機構一直到學生等等,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和力量,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身為一個住在台灣沒有第二本護照的人,卑微的請求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可不可以告訴我們「投票給你可以安心嗎?」這樣跟麥卡錫主義可是天差地遠,更何況麥卡錫主義者從來不強調自由主義,長期看我文章的人,應該知道我除了信仰存在主義以外,更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沒有國家安全的台灣勢必會被中國併吞,擁有什麼東西都沒有什麼用處。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