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析大麻合法化政策的發展與影響:以美國與加拿大為例

評析大麻合法化政策的發展與影響:以美國與加拿大為例
Dennis Peron(右)與Jack Herer。二人都是大麻運動先驅。photo credit: AP Photo/Andy Kuno/達志影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解禁大麻後,可能帶給未成年人更多管道以利大麻的取得與使用、讓未受到正確藥物使用知識的青少年吸食成癮,然而,為何美國數州、加拿大、荷蘭等西歐許多國家,仍相繼在2018年讓大麻合法化呢?

文:黃芳誼(佛羅里達大學社會學博士)

本文主要探討美國與加拿大大麻合法化政策的背景、發展與影響,透過大麻合法化的政策擬定與民意走向,深入了解其大麻合法化的過程。本文試圖回答兩個問題:

  1. 美國與加拿大通過大麻合法化的過程為何?
  2. 大麻合法化是否意味著大麻去管制化?又帶給社會什麼潛在的正負面影響呢?

以下從介紹美國數州大麻合法化的過程、分析2018年加拿大大麻合法化的背景、大麻合法化對社會影響之論辯三方面,以分析目前美國與加拿大大麻合法化的發展經過。

一、美國大麻合法化的發展近況

1996年,加州是首個將藥用大麻合法化的州,目前美國共有29個州已通過藥用大麻(medical marijuana)合法化(圖一)。其後,在2012年,華盛頓州與科羅拉多州成為首個將以娛樂為目的之大麻完全合法化(包括持有、種植、與販賣)的州,現今已有9個州與華盛頓特區(華府)已將娛樂大麻合法化(圖二)。不過,雖然華盛頓特區[1]與佛蒙特州允許娛樂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的持有與種植,但是其不允許人民進行娛樂大麻的販賣。

001
圖一:美國大麻合法化的州分布 資料來源:Gould, 2018

註: 有九個州(綠色部分)與華盛頓特區是指娛樂大麻與藥用大麻均合法化的州,有29個州(藍色部分)是僅藥用大麻合法化的州。

002
圖二:美國各州與華府進行娛樂大麻的合法化歷史 | 資料來源:作者自繪,部分修改自Cannabis Legalization: An Evolving Framework for BC Municipalities (Surrey, 2018)

此外,由於聯邦政府並未將大麻合法化,因此,大麻不能攜帶跨州,包括飛機、船隻、公車或其他交通工具。2017年根據蓋洛普民調顯示有六成四的美國民眾贊成將娛樂大麻與藥用大麻均合法化,這個支持率創下歷年的新高(Robinson, 2018)。比起1969年的蓋洛普民調第一次詢問民眾是否支持大麻合法化時,僅有一成二的民眾贊成,高出了五倍多(Jarrett, 2018)。

2018年1月1日,加州根據「第64號提案」[2](Proposition 64),已將娛樂大麻合法化,只要年滿21歲的居民均可合法持有、運輸、讓與、獲得低於一盎司的大麻菸(marijuana)(23.8克)或是八公克以內的濃縮大麻(cannabis)。如果吸食者介於18~21歲之間,則會罰以100美元的罰款,若低於18歲,則需要進行社區服務與藥物諮商。假使持有超過一盎司劑量的大麻,則會罰以五百美元或是監禁六個月。倘若乘客在公共場所的開車、或騎車途中、或是划船、飛機過程時,一邊抽大麻煙,則會被罰以250美元的罰款。

該提案亦規定成年者不得在公共場所、禁菸區進行吸食,亦不得在一千呎以內的學校附近、日間照護中心、托兒所、青年中心等小孩會進出之處吸食,違者則罰以100美元,且僅能在合法指定地點吸食。儘管提案規定可合法種植最多六株大麻,但是不得種植在任何公共場所或是戶外,必須種植在安全且全然家戶內部的私人場域(CA Normal, 2016)。更者,如果要販賣則必須通過申請執照審查。其娛樂大麻的銷售量熱門程度讓加州政府賺進巨額稅收。

2018年1月份,佛蒙特州是首個直接透過政府立法而非是公民立法創議[3]提案(Ballot initiative)將娛樂大麻合法化的州,而其他八個州與華府則是分別在2012~2017年間透過公民立法倡議提案、投票表決方式通過娛樂大麻合法化的。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八個州中有五個共和黨州、其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票數比支持川普當選總統的票數相當或更高,包括佛州、亞利桑那州、阿肯色州、蒙大拿州、北達科他州(Robinson, 2017)(圖三),此足以顯示多數的共和黨在往年來更要熱衷支持娛樂大麻合法化。

003
圖三:2016年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州票數與支持川普為總統的票數比 | 資料來源: Marijuana Business Daily, Secretary of State (Robinson, 2017)

註: 紅色是支持川普當選美國總得票數,藍灰色是經由公民立法創議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票數。

儘管美國的州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讓娛樂大麻合法化,但是聯邦法律並未有讓大麻合法化的法令(Jarrett, 2018),在歐巴馬政權時代,曾經立下「科爾備忘錄」(Cole Memo)的規定,禁止檢察官進行對大麻營運的起訴,讓聯邦政府不能對大麻合法的州進行任何干預。間接支持了那些對大麻友善的州,以及消除對大麻使用的歧視與污名。

但是,在2018年1月初,美國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撤銷了歐巴馬政府這項法案,譴責讓大麻合法化是危險的,並給予聯邦檢察官可重新獲得授權決定關於大麻使用與販賣是否為犯罪行為(Jarrett, 2018)。這又重新凸顯了支持大麻合法化的部分州法律與將大麻使用、種植與販賣視為犯罪的聯邦法律是衝突的。2018年川普政權開始施行反對大麻合法化的干預政策,使得目前過半數美國民眾支持大麻合法化與九個州進行娛樂大麻合法化的情況增添變數。

儘管美國百年來對抗大麻的戰爭已經花費數百萬美元,然而黑市仍大量販賣走私大麻,也讓許多犯罪組織團體可以去透過這些黑市販賣,以進行更多非法暴力活動與犯罪行為。美國有許多團體認為大麻合法化之後,可以降低許多犯罪組織在黑市販賣大麻的巨額利潤,也可以阻止這些犯罪組織透過販賣大麻進行其他暴力非法行為。像是大麻政策計畫(Marijuana Policy Project)與藥物政策聯盟( the Drug Policy Alliance)等都支持這些論述,強調就算有些人會濫用或過度吸食大麻,但總比漫無目的的禁止使用、種植、與販賣大麻還要好。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