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的孩子不該看自焚照片?」小學生參訪鄭南榕基金會遭議員批評

「10歲的孩子不該看自焚照片?」小學生參訪鄭南榕基金會遭議員批評
Photo Credit: 陳明義臉書直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芳君表示,議員就是認為鄭南榕基金會有政治立場,在看了當天的活動照片與導覽員解說,結果只注意自焚、只說有政治灌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北市鷺江國小老師安排校外教學,帶學生參觀鄭南榕基金會,遭到新北市議員陳明義指控「疑似政治活動」,還開記者會連線家長,要求該名老師說明。為此,兩名老師也在臉書發文,表示就是不曾走進去紀念館認識28事件和鄭南榕,才會以為他們很政治,但進去才知道那是歷史事件的重現,比課本真實有生命,才知珍惜自由。

新北市蘆洲鷺江國小五年級某班學生日前到鄭南榕基金會進行校外教學,參觀「查某人ê二二八攝影展」,但有家長認為不妥,透過市議員陳明義陳情。

鷺江國小老師翁麗淑日前在臉書上表示,6月28日她與另一位老師,帶班上的小朋友到鄭南榕基金會進行校外教學,除了鄭南榕生平的導覽外,也進行攝影展教學。不過,學校在當日卻收到了陳情單(下圖),據說是某議員給學校的陳情,並要求這位老師下午3點前回校說明。翁麗淑憤而表示:「你以為這是什麼時代發生的事,今天!」

而稍後被點名的議員陳明義,不滿被曲解為施壓,今天也在臉書上直播記者會澄清。

陳明義表示,他在上週接獲家長反映後,僅是用LINE將家長陳情內容傳給教育局科長,並沒有打過一通電話關切學校、校長、老師,也從未要求老師致電說明。他強調這與政治立場無關,但不管是叫蔣經國基金會或鄭南榕基金會,都不該「系統性的進入學校」,若是老師個人選擇要多元參訪,「我沒有意見。」

不過陳明義反問,家長關心他的孩子有錯嗎?一個10、11歲的孩子適合去看自焚的照片嗎?他弄得懂什麼是228事件嗎?這些東西都可以在教育過程中教由孩子去判斷,但不該是在10、11歲的階段接觸。

陳明義強調,自己完全沒有加入個人意見、想法,也沒有加入個人的政治立場與信仰,只是據實將家長的疑慮傳給教育局科長而已。他也現場連線該名家長,家長表示,

「國小的小朋友都是一塊海綿,接收的東西都是老師所賦予的,如果老師所賦予的是參雜政治意識,是很恐怖的。」

該名家長質疑「它(參訪鄭南榕基金會)適合那麼小去接觸嗎?」他說,「在小孩還是國小、國中的時候,這個東西不要接觸到校園,如果到了高中、大學,身為家長的我不會介意,說你不可以去參加,因為(到那個時候的小孩)他有能力分別,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鷺江國小校長陳俊生解釋,當天從教育局轉知家長陳情後,就按照一般處理慣例與程序,請老師說明,站在學校立場,透過各種素材教導學生批判思考,是課程重要的一環,老師在學期末提出校外教學計畫,計畫跟課程內容是結合的,校方認為沒有大問題。

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黃靜怡也說明,在教學現場上有規定,任何老師的教學活動都應該秉持中立原則,老師安排校外教學活動,只要有教學價值,孩子有學習的精神跟意義存在,教育局沒有任何預設立場。

老師臉書回應:陳明義就是不懂228、才會只注意自焚

不過,在陳明義開記者會不久之後,劉芳君與翁麗淑也立即於臉書上聯合發表「澄清文與個人不自殺說明」。

劉芳君表示,如果真如直播中所說,校長認為校外教學符合教學計劃、教育局也稱這是在做人權教育,為什麼還要她道歉和說明?劉芳君說,陳明義就是認為鄭南榕基金會有政治立場,陳明義自己也說不懂228與鄭南榕,因此劉芳君還花了30分鐘說明,並且讓陳明義看了當天的活動照片與導覽員解說,結果陳明義只注意自焚、只說有政治灌輸。

劉芳君說,陳明義聲稱自己只是在乎基金會有沒有滲透到校園,還稱自己認同多元,但是又說老師不適合帶孩童到鄭南榕基金會進行人權教學活動。

另外,直播記者會上指出有小孩的爸爸不願讓孩子去,劉芳君解釋,但這名小孩的媽媽跟她說是認同的,一個家庭兩個意見,老師怎麼辦?而且手上有除了那個家長外,有全班其他家長的同意書,難道這樣就不能帶孩子去校外教學嗎?

劉芳君也提到,自己是基督徒,但是也會帶孩子瞭解「神將」。她說她相信誤會都是因為不了解、不願接觸,以前就是不曾認識鄭南榕和228事件,才會以為很政治,但真的進入基金會,才知道那是歷史事件重現的場所,比課本真實有生命,才知道應該珍惜自由,因為有人曾經如此努力捍衛,就像是她自己努力捍衛教學專業。她說「多元,大人應該從自己開始」,也邀請陳明義去鄭南榕基金會參觀,「人權教育何時開始都不嫌晚」。

鄭南榕基金會,展的內容有什麼?

鄭南榕出生於1947年,也就是228八事件發生的那一年,在第一次求職的履歷表上,他這麼寫著:「我出生在228事件那一年,那事件帶給我終生的困擾。因為我是個混血兒,父親是在日據時代來台的福州人,母親是基隆人,228事件後,我們是在鄰居的保護下,才在台灣人對外省人的報復浪潮裡,免於受害。」

鄭南榕認為,台灣要走上民主政治,一定要先破除國民黨的統治神話;台灣只有獨立,才可能真正民主化,才可能真正回歸人民主權。他也主張,228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中國與台灣的政經、文化水平都相差太遠,強行合併悲劇才會發生,因此只有台灣獨立,才能避免另一次的悲劇發生。

鄭南榕曾說自己是個下決心很慢,但一決定就不會改變的人。1988年12月,鄭南榕主持的《自由時代》週刊刊登「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隔年1月便接到涉嫌叛亂的法院傳票。面對不合理控訴,鄭南榕表示:「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在雜誌社自囚71天後以自焚表達爭取百分之百自由的意志。

為了紀念並延續南榕的理念,1999年,鄭南榕基金會及紀念館於在位於台北市松山區的自由時代雜誌社舊址成立,並開放參訪。基金會中完整保存鄭南榕自焚的總編輯室現場、雜誌社相關物件、鄭南榕的隨身物品與手稿、相關社會運動照片等。

鄭南榕基金會
Photo Credit: 鄭南榕基金會網站

而為讓更多人能透過影像,了解228受難者女性遺族,在失去先生、父親後的心境,基金會也從6月底開始(至7月21日),在鄭南榕基金會展出「查某人ê二二八-劉振祥攝影展」,展示包含陳澄波之妻張捷、陳炘之妻陳謝綺蘭、阮朝日之女阮美姝、林界之女林黎彩、吳鴻麒之妻楊?治、鍾浩東之妻蔣碧玉等人的影像,刻意使用金屬板把影像反射出來,藉此刻劃出那一時代女性的堅毅。

而劉芳君也拍攝參訪基金會後,小孩子們所繳交的學習單,上面寫著:「他的故事讓我們知道要更團結,不要再發生一樣的事。」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