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物風流》看鄭問故宮大展(下)

從《人物風流》看鄭問故宮大展(下)
鄭問《深邃美麗的亞細亞》,Photo Credit:大辣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王,不過鄭問描繪的王並非憑藉血統、權勢而成的王,也沒有皇冠、寶座、權杖等典型的王的符號,而是以形塑出的品格,來作為王的證明⋯

千年一問,創作的自覺性

鄭問的藝術表現,不只是在漫畫上。鄭問生涯後期,幾乎將重心完全擺在遊戲設計,此次的故宮大展,也特別規劃了「遊戲鄭問」與「千年一問」的展區,分別展出他替中國線上遊戲《鐵血三國志》、日本電玩《鄭問之三國誌》創作的稿件。其中,《鄭問之三國誌》作為故宮大展的重點展品,觀展者不但能一覽全套116件原稿,還得以用光學顯微鏡放大細看鄭問大師級的筆功。

楊鈺琦是《鄭問之三國誌》的助手,他在《人物風流》的訪談裡,提到了鄭問創作這系列時的過程。每幅作品,鄭問會先與他討論角色的個性,然後去翻閱古典油畫,看哪一幅的調性適合這個角色,再抓那個調性氛圍,去重新構圖。鄭問與助手的分工,是由他先打草稿,用鉛筆勾出輪廓,以及毛筆的黑線、飛白這些具有他獨特性的部分。再來,就由助手幫他上色,完成七、八成後,鄭問再收回去修,並加上整面染白、或是墨暈等特殊畫法。

從《萬歲》、《始皇》再到《鄭問之三國誌》,楊鈺琦是鄭問最久的助手之一,創作的自覺性,是他從鄭問身上得到最深切的體悟。他描述鄭問在畫《鄭問之三國誌》裡的大幅畫作時,往往會展現截然不同的氣場。對他衝擊最大的,是鄭問畫趙子龍的那幅〈長坂坡〉。鄭問會把圖放在地上,手上拿著顏料,就像獅子圍著獵物一樣開始繞,繞一繞就潑一筆,呈現近乎生氣與憤怒的狀態。這樣的場景,讓當時的楊鈺琦不由得感到害怕,因為鄭問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但事後他也明白,那種創作的氣勢、態度,就是鄭問想要讓他看到的。

長坂坡
《鄭問之三國誌》,Photo Credit:大辣出版提供

鄭問以〈長坂坡〉畫出趙子龍單騎救劉禪的經典場景。

哲學鄭問,剝除表象的本質

漫畫,需要有圖,也需要有敘事。這次的故宮大展,也不單展示鄭問最受矚目的畫技,走進「哲學鄭問」展區,透過鄭問《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的漫畫劇本、對白,我們還可以一窺他的思想與內心。

以現代亞洲為背景的奇幻之作《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是鄭問漫畫裡題材較為特別的一部。他在該作辯證人性正邪、探討王神俠魔,往往是評析鄭問思想時會提及的作品,固然也是「哲學鄭問」著墨的重點。

令人稍感遺憾的是,鄭問為《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畫了許多華麗炫目的彩稿,但在「藝術鄭問」的展區並沒有展出太多。《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王,不過鄭問描繪的王並非憑藉血統、權勢而成的王,也沒有皇冠、寶座、權杖等典型的王的符號,而是以形塑出的品格,來作為王的證明。

這是當時擔任講談社漫畫雜誌《Morning》、《Afternoon》總編輯的栗原良幸,對《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相當精闢的見解。「多數漫畫家對王的描繪與台詞的設計不具自信,光從這點來看就可高下立判。」栗原在《人物風流》裡收錄的文章如此寫道:「鄭問先生在王於表述自己的角色與目標的場面設計上,可謂煞費苦心,漫畫裡的經典台詞早已凌駕當代戲劇,接二連三的誕生於每則短篇中。讀者也能夠自然地找出與自己想法契合的王。」

倒楣王百兵衛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1》,Photo Credit:大辣出版提供
倒楣王百兵衛
蝶子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1》,Photo Credit:大辣出版提供
蝶子

鄭問曾說,在所有的王裡,他最喜歡的是潰爛王。潰爛王不貪、不求、無慾,卻有著性足自雄的豐富內涵,他對創造出這樣的角色感到高興。剝出表象後呈現的本質,才是最吸引鄭問的所在。

栗原也表示,潰爛王具有穩重的性格,但是內心卻蘊藏了無比熱情,這種兩者兼備的平衡性格,是鄭問投射包含他自身在內的台灣男兒的印象。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將亞洲社會充滿各種生活方式以及想法的現象,全都凝縮在王與妖怪的姿態裡。他們所遭遇的各種幸與不幸,全都體現了作者的世界觀與思維。若想要理解鄭問,最好的方式就是拿起他的漫畫,一探他筆下的世界。

從鄭進文到鄭問,鄭問故宮大展與《人物風流》盡其力做了開端,我們期待有更多人來看他的展覽、看他的漫畫,對他的作品有所評析或回應,或是補足尚未被填上的歷史缺口,為鄭問、為台灣漫畫,盡一份心力。

走出鄭問故宮大展、闔上《人物風流》,希望鄭問對台灣人來說,不會再是陌生的名字。

潰爛王
潰爛王小像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
Photo Credit:大辣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