俐落感不足、懸而未決的《超人特攻隊2》

俐落感不足、懸而未決的《超人特攻隊2》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超人特攻隊2》的反派,相比起來是比較「正面」,或者他認為自己的本意是要行善。他譴責人們過度依賴消費,就連保護自己也只會仰賴超級英雄,而失去了自行思考解決的能力。

文:唐澄暐

一般來說,續集電影會避免兩個狀況:第一,它的主架構跟前作幾乎一模一樣;第二,它的主角群並沒有增加新人物。但《超人特攻隊2》卻是兩腳都踏了進去,結果還算不錯!

以續集電影來說,《超人特攻隊2》的想法不知該說是保守還是大膽。這次改以媽媽(彈力女超人)為主軸,不論是在電影節奏或者劇情起伏上都產生了不錯的效果,但整部片還是受困在一些更大的框架中,整體來看還是顯得老套,甚至有些倒退。

(以下有雷)

雖然這部片直接從前作結尾開場,但有點古怪的是,明明時間軸是繼續往前,片中的時光卻彷彿後退了。

仔細觀察片中出現的器具,像是攝影棚內的舊式多鏡頭攝影機,各種機械式的按鈕、有燈泡的開關等等,都讓《超人特攻隊2》有種比前作更老的氣氛,最明顯的莫過於這次讓超人們吃盡苦頭的電視催眠。在電視畫面上以旋轉的幾何圖案催眠觀眾,這本身就已經是很古早味的壞人招數了,更別說所有目標觀眾都會在螢幕前面死守著單一電視台的這種光景。

光想想現在的情況就好,有些人看YouTuber的短片,有些人看臉書直播,有些人看線上影劇,大一統的電視催眠時代恐怕已經過去了,現在看到片中的大反派使用這招,反而像是在追憶某種消逝的過去。

MV5BMTFhMjBkMTctNzkyYS00MDhlLWFlMDUtMTJi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不過大反派的動機倒沒那麼往日情懷,而且可說是和前作分頭反映了當代特色:《超人特攻隊》第一集的反派「辛拉登」提倡的毀滅超級英雄計畫,是把特殊能力商品化,再賣給每一個能付錢的平凡人,讓每個人都可以是超級英雄,然後就再也沒有超級英雄了。

這種把敵人從意義上毀滅又嘉惠大眾的個人復仇,不僅凶狠且高明,而且非常務實;從平凡人的角度來看,也真的看不出什麼壞處,有錢就能成為超級英雄,還真讓人有些期待呢。如果辛拉登隱藏好自己的復仇初衷和一手掌控市場的慾望,他搞不好還會被當成對世人貢獻良多的科技創新巨擘——甚至,如果靠著宣傳把超級英雄打為特權分子的話,或許他還可以追加一個追求平等正義的頭銜?

《超人特攻隊2》的反派,相比起來是比較「正面」一些的,或者他認為自己的本意是要行善。他譴責人們過度依賴消費,想談戀愛就去看戀愛節目,想玩遊戲就去看別人玩遊戲(這一點有些古怪在於,這部片的時代氛圍並不像是直播實況主已經誕生的時代呀⋯⋯),就連保護自己也只會仰賴超級英雄,而失去了自行思考解決之道的能力。

20170506180909_81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這確實觀察到觀眾身處此時的困境,但問題是電影設定的時代和觀眾當下其實有落差,而且他的手段和辛拉登相比,又顯得不夠有創意。不只是前述的電視催眠手段顯得跟不上時代,反派假裝好人把超級英雄齊聚一堂,再把他們催眠成壞人,藉此讓大眾反對超級英雄並反省自己的懶惰無力,也實在是超級英雄老哏了——想想辛拉登的商法,可是能讓大眾在消費的愉悅中自然遺忘超級英雄,多麼恐怖呀。

《超人特攻隊2》在此又得面對一個前作沒有的問題:《超人特攻隊》的辛拉登目標就是想要把超級英雄剷除,所以超人家族可以理所當然地將他徹底擊潰,甚至殺死在銀幕上。可是這次的反派在揭露身分後,情況就更複雜了⋯⋯

續集的背後主使者伊芙琳有一個與超級英雄互信互重的父親,但當歹徒入侵家中時,卻因為超級英雄辜負了父親期待,導致家破人亡。她哥哥選擇了蝙蝠俠的路——因為父母死於歹徒手中而致力於復興超級英雄,但她卻認定依賴超級英雄才是不幸的源頭,並決心隱藏在哥哥的贊助超級英雄事業下,一邊擔當所有研發設計工作,一邊悄悄發展自己的反叛計畫。

可以說,相對於辛拉登,她痛恨而希望剷除的並不是超級英雄本身,而是普通人犯下的錯誤和造成的遺憾。另一方面,她又彷彿彈力女超人的倒影。這一集彈力女超人取代了超能先生,出門挽救陷入困境的家庭,也像上一集超能先生重振男性雄風一樣,藉著事業成功擺脫了委身家中的不得志。她和伊芙琳都是男性光環背後實質主導的女副手職位,自然能夠一拍即合。

彈力女超人必須阻止伊芙琳,但並非不能理解她的難處。這可能也是全片最後一戰之所以沒有上一集那麼暢快的原因。

可是當兩人發現彼此苦衷下的核心價值恰巧相反時,就只能瞬間反目了。伊芙琳終究得犧牲超級英雄換得平凡大眾的覺醒,但彈力女超人終究還是犧牲自己來幫助其他人。這就是《超人特攻隊2》比前作更糾結的地方,因為整場戰鬥被分成了「超級英雄必須拯救危機」以及「彈力女超人和伊芙琳必須做出了斷」這兩個部分。

因此最後彈力女超人也不可能殺伊芙琳,只能救她,因為兩人是在同一條船上。但到了這節骨眼上,當初伊芙琳所強調的、對於過度依賴消費的譴責,好像又被劇情拋到天邊去了。整部片看下來,就是反覆如此地稍嫌不俐落——有很多節奏感一流的打鬥場面(彈力女超人追擊反派的那段展現出上一集未見的陰森刺激),有超能先生一人顧全家大小的趣味演出,但並沒有把所有安排的題目都好好地收到尾,有時候是互相干擾,有些則是演了卻懸而未決。

photos_14903_1527496652_13e7fec48f809fca
Photo Credit:Pixar Animation

後者有一個例子,是這部片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安排。巴小傑,這個在上一集結尾有著驚喜串場的超能嬰兒,在這一集電影中展現千變萬化的超能力,而犯規地再三突破難關,但這麼多樣強大的力量一旦長大不就天下無敵了嗎?

衣夫人有說到,小孩子的超能力本來就不會只有一種;但這似乎也暗示著,長大就是無限的可能如泡泡般一個個破滅,只留下單一個成熟的樣貌,連超級英雄也不例外。這是個有趣而哀傷、但又十分有發揮空間的主題,但在《超人特攻隊2》裡太快讓他一口氣大放光彩,就顯得有些浪費了。如果未來能把主題更集中一些,而不要一口氣就把放出各種收不掉的旁枝,超人家族的故事或許還能衍生出更多更好的續集。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