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娜鄂蘭傳》:希特勒得勢前的美好日子——鄂蘭與她的老師雅斯培

《漢娜鄂蘭傳》:希特勒得勢前的美好日子——鄂蘭與她的老師雅斯培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知道您倆安然熬過了這齣地獄般的大戲,我活在世上也更有家的感覺了,」鄂蘭在信中跟昔日的老師說。她寄上的信和包裹,在戰後物資短缺、情況混亂、極度艱困的日子裡,對雅斯培夫婦在道德和政治上都有莫大幫助。

雅斯培和鄂蘭都熱切期盼《轉化》能夠成功,但都有所保留。「我的精神能量是很有限的,而我的知識又那麼匱乏,」雅斯培帶著典型的謙卑寫道:「我對自己說:就這樣吧,能做多少,總好過什麼都不做。群眾不要給我們那麼多麻煩就好了;我們基本上仰賴的一切,都來自個人或一小群人。混亂正在增加。」雅斯培努力找出一種群眾能接受的風格;他竭盡所能要做到他其中一本翻譯為英文的著作在書名中表達的崇高目標——《哲學是屬於每一個人的》(Philosophy is for Everyman)。而鄂蘭的保留是在另一方面。在她看來《轉化》是對德國的回歸:「寫作是一種回歸」。透過她的寫作,她希望能確保自己能以猶太人身分受到歡迎:「我們〔猶太人〕沒有一人能夠回來……除非我們是以猶太人身分受到歡迎。」


雖然透過尚.華爾和保羅.呂格爾(Paul Ricoeur),雅斯培在法國還算有點名氣,但他戰前的著作在說英文的國家就較少人認識,沒有一部著作曾被譯為英文。鄂蘭一九四六年所寫的〈什麼是存在哲學〉,最初刊於《黨派評論》而後收進《論文六篇》,對雅斯培的基本學術取向和關注問題作了簡明扼要的說明,令雅斯培相當高興。可是這並不屬於鄂蘭寫得比較好的文章,她也始終沒有把這篇文章收進她的英文合集。鄂蘭對於在大眾面前談論政治議題和政治難題這種艱鉅任務有過很多磨練機會,但在離開德國流亡的十三年裡,卻沒在哲學寫作方面下過工夫,思想史更肯定沒碰過,也從來沒有嘗試把她的哲學論述調整至適合英文表達。對於相對不為人知的哲學傳統,她這次扮演了大使角色,綜覽了從康德到黑格爾的德國哲學發展,凸顯它對胡塞爾、雅斯培和海德格的重要影響,表現出很了不起的論述工夫,可是文中充斥了曲折繁複的語句,一般讀者幾乎無法讀懂。

鄂蘭這篇文章的風格本來就夠彆扭了,談到了海德格,就更是扭曲得不像話而且尖刻得可怕。她在一條註釋裡提到海德格是納粹黨黨員,談到海德格後來的所作所為更全是道聽塗說:「海德格曾是胡塞爾的學生和朋友,也接替了他的系主任職位,可是當他成為弗萊堡大學的校長,就禁止胡塞爾獲得教席,就因為胡塞爾是猶太人。最後,有傳聞說海德格聽從法國占領勢力指使,對德國人進行再教育。」在提到了這些對海德格的指控之後,鄂蘭繼續採用她在敘述最失望的事時愛用的反諷語調:「有鑑於這種發展真正的鬧劇式荒誕,以及德國同樣低水準的政治思維,自然不值得再花時間去理會整個故事。另一方面有一點值得一提,這種行為表現整體上來說,在德國浪漫主義裡可以找到一模一樣的對照,因此幾乎無法相信這是巧合。海德格事實上(我們希望)是最後的浪漫主義者——可說就像一個很有天賦的席列格或繆勒——他那種完全不負責任的態度,部分可歸咎於自以為天才的幻覺,部分可歸咎於焦慮心態。」

後面的批評,顯然是反映了鄂蘭對十九世紀早期一代人的批判,就是他們終結了范哈根時代國際色彩濃厚的沙龍;而鄂蘭基於對范哈根的認同,自然會提出這種個人化評語。至於前面的批評,結合了天真與嚴酷,則可說是融合了鄂蘭和布呂歇的特質。賈雷爾曾成功捕捉了布呂歇的一種思考態度,這種態度讓他把德國大學低水準的政治思維和海德格的政治作為同樣視為鬧劇般荒誕:「他自動地接納每一個人,是基於對人類的一種殘酷判斷, 也許……比起不耐煩地否定每一個人,這更殘酷。〔一個持否定態度的人〕對人類有很大的期望, 就是期待任何人都會令人失望,任何人都符合這個預期。一個人會產生這樣的期望,也是令人難過的事。」

鄂蘭對海德格《存有與時間》的詮釋,著眼點全在於書裡可理解為自我中心和夸夸其談的地方(「把人類變成了過往存有學裡的上帝」),抑或是虛幻的地方(「海德格的存有學隱藏著一種僵化的功能主義,把人類視作「存有」模式的集合體」),要不然就是僵固地系統化的地方;而最重要的,是那些違背了自由傳統和人道關懷的地方,那些地方有違於鄂蘭仰慕的康德精神和法國革命早期理想。而每提到海德格的一樣缺失,鄂蘭就拿雅斯培的一樣成就來作對比。她提到了雅斯培對溝通的關切、他的謙卑態度、他那種不講求系統的蘇格拉底式探索、他追求的清晰而具啟迪性的思維,還有更重要的是他對自由的嚮往和「有關人性的新概念」,然後鄂蘭聲稱,透過雅斯培的努力,「存在哲學脫離了自我中心的時代」。非自我中心的存在主義哲學,正是雅斯培和鄂蘭追求的目標,也跟他們著作的中心思想有關,包括社群、友誼、對話和多元等概念,這都跟浪漫主義的個人主義文化遺產刻意對立——這種十九世紀思潮繼承了跟世界和他人遠離的獨自沉思哲學傳統。


鄂蘭對非自我中心主義的存在哲學的投入,也在《極權主義的起源》中表達了出來,但她在書中對海德格等人所勾勒的圖像,反諷意味減輕了,描述對象也沒那麼個人化,因為她將這群知識分子看作一個浩瀚歷史過程的參與者。這個歷史進程和其他歷史片段,在鄂蘭這部包羅萬象的著作裡都結合在一個中心圖像之下:它的基本情態可以用「多餘」(superfluous)來形容。在書中有關反猶主義和帝國主義的部分,鄂蘭追蹤社會階級的一種變遷形態,這是發生在社會階級從內部崩潰之後,變遷方向連繫上當時中產階級和十九世紀民族國家的崛興。試圖維護原來社會優勢的貴族階級,痛恨政府為地位原比他們低的人賦予法律上的平等;小資產階級也同樣痛恨政府,因為一八六○和一八七○年代政府贊助的海外營商活動令他們災難性地痛失並不豐厚的僅有財富。而這些痛恨政府的社會階級,也痛恨他們認為對國家權力有祕密影響力的群體——猶太人,他們被認為主導著「猶太人的國際金融陰謀」。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