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音放送」表達讓位意圖,就是保守派口中的「天皇政變」嗎?

「玉音放送」表達讓位意圖,就是保守派口中的「天皇政變」嗎?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到陛下的講話,壓倒性多數的日本國民就算不清楚內容,仍因「既然陛下這麼說,想必是對的」而表示支持。反而是標榜保守的安倍政權,有部分的保守階層反對,政府受到「天皇等於機器人」說法的掣肘。

文:倉山滿

事情的開端是平成28年(2016年)8月8日的玉音放送。

政府和媒體將其稱作「電視講話」,但稱作「玉音放送」更為合適。最起碼,回響和分量不同。看到宮內廳的官網,可以發現這一段講話的標題名稱是「關於做為象徵的公務履行,天皇陛下的講話」。因此公文的正式名稱是「平成28年8月8日玉音放送。關於做為象徵的公務履行,天皇陛下的講話。」

說到玉音放送,任誰都會想到昭和20年(1945年)8月15日的終戰詔書。

這次的玉音放送代表發生非同一般的大事。敗戰、東日本大震災,還有這一次,都是大事。在面對自光格上皇以來睽違二百年的大事件時,我們該如何思考呢?

我在本書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必須重視皇室的先例。

令人頭疼的言論是只尋求日本國憲法之後的先例。同樣地,只尋求大日本帝國憲法和明治典範之後的先例,這樣的言論也很頭疼。正如之前所述,明治的典範在關於攝政的規定上面,有著致命的缺陷。

更令人頭疼的是「我認為皇室應有的樣子」這般,試圖重新設計皇室的言論。這不符合我日本國的傳統。完全看不下去的是自詡為保守派的人說出「21世紀皇室應有的樣子」這樣的話。「21世紀」是基督教的概念。為什麼歷史悠久的國家必須配合歷史短的國家呢?以皇紀(譯註:自第一代神武天皇即位算起的紀年體)來說,現在是27世紀。

皇室的歷史自神武天皇的傳說開始計算,已有2,600百年。向歷史學習、找出先例,會讓我們有更謙虛的心,認識到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絕非多數派。向過去的先例學習,銜接未來,這樣的心態非常重要。

「讓位」和「退位」有何不同?

陛下的玉音放送之後,各大媒體同時報導「生前退位」。

之後皇后陛下表示這是第一次聽到的詞彙,有些不適應,我也有相同的印象。之後有些媒體改用「讓位」。

我也不喜歡「生前退位」這個詞彙,因此使用的時候會加上引號。然而,只是因為用了這個詞彙,就大罵「這個人是逆賊,完全不想聽他說什麼!」這樣的態度也值得商榷。這樣的情形我見過不只一兩次;相反地,「由於使用讓位二字,所以自己的看法更正確」這樣的論調也是沒頭沒腦。雖然可以理解為皇室著想的心情,但大家認為陛下會樂見這樣的情形嗎?對於大聲主張:「使用生前退位這樣的詞彙,難道除了生前之外還有可能退位嗎?」的人,只要問到:「那後一條天皇呢?」他們也只是瞪大眼睛滿臉疑惑。因此我才一直強調,在表達贊成或反對之前,必須要先認識歷史事實。

說到現代是否有可能像後一條天皇一般「臨死前讓位」,這在日本國憲法之下是不可能的事。現行的皇室典範之下也不可能。無論如何調整條文,以現代人的觀感來說,這樣的行為想必不被允許。

「讓位」和「退位」有何不同呢?這是用字的問題。

退位有可能是主動,也有可能是不得已。讓位的話一定是以自己主動為前提。話雖如此,日本皇室還是有許多在政治壓迫下強行被迫讓位的例子。

甚至還有高呼「什麼叫做生前退位,應該是讓位!」的人,最後卻又說出「不要隨便說天皇想辭職」這樣的話。完全沒有發現將自己的想法加諸在陛下身上所產生的矛盾。抓住用字遣詞的小辮子,就是這麼沒有意義的事。

那麼,法律上又如何呢?

在現行憲法之下,無論是讓位或退位都不可能。由於是一世一元制,因此無法根據自己的意思讓位。硬要說的話,天皇陛下駕崩之時就是退位,應該算是「死後退位」。

我認為應該要訂立「讓位」的新法規。

解讀「天皇陛下的講話」

接下來看到天皇陛下講話的內容。帶著戒慎恐懼的心,下面是我的解讀。「我一直以來為了維護與國民之間的牽絆奉獻己身。然而,僅憑個人的努力,不知道今後是否能夠永久延續。因此希望大家一起思考、討論。」

如果仔細閱讀陛下的講話,可以看出「象徵」指的是傳統的繼承者,而不是突然出現在日本國憲法當中的規定。自嵯峨天皇以來,歷代天皇放下權力,帝國憲法也是立憲君主。就連麥克阿瑟都將「象徵」理解為立憲君主的意思。這並非美國強行加諸在日本身上的規定。

再進一步仔細閱讀,天皇陛下想要說的是:「經過兩次的外科手術,再加上83歲的高齡,如果難以像過去一般全心全力履行公務,將是一件嚴重的事。我一直以來都在祈願,履行天皇本應履行的工作,全心全力從北海道至沖繩,走訪全國各地,維繫皇室和國民之間的羈絆。現今雖有名為攝政的制度,但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麼會產生許多問題。有可能導致社會停滯,帶來不好的影響。而且殯葬也是非常重大的皇室儀式。我在此講述了自身的心境,懇切希望能夠得到國民的理解。」

我感覺這是陛下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講話。我看到許多誤解陛下意思的意見。

有人激辯「陛下真正屬意的是母系」、「陛下說的是女性宮家」等,到底從哪裡可以做出這樣的解讀?

還有一些平日標榜自己是保守派的人士,對陛下口出惡言。「這是天皇政變」、「為什麼偏偏選在籌辦奧運的這個時候」等。我希望他們在講出這些話的時候,最起碼是用皇室用語的「主上御謀叛」,但陛下究竟要對誰發動政變呢?現在的安倍內閣嗎?日本政府嗎?日本國憲法體制嗎?還是以上皆是呢?如果是共和主義者這麼說也就算了,貶低陛下又有什麼好處呢?雖然可以理解保守派維護安倍內閣的心情,但自稱保守的人做出與陛下心意相違背的事,我不敢苟同這樣的態度。

有人說宮內廳長官突然辭職是遭到首相官邸的報復,詳情不得而知。

在陛下的玉音放送之後,政府召開了有識者會議。會議名稱是「有關減輕天皇公務負擔等的有識者會議。」像這般連名字都搞錯的會議也是很少見。這個會議名稱等於是在說「天皇陛下累了,想休息了。所以這個會議要討論該怎麼做。」我只想說,你們真的有聽到天皇陛下說了什麼嗎?

在此如果要刻意為日本政府的立場極力辯護,那麼就是會議名稱有一個「等」字,法律用語代表「列舉不盡」的意思。想必有意讓「等」字包含讓位、為了讓象徵天皇永久延續的對策等。事實上,會議也朝這個方向進行。

至於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呢?那是因為擔心「政治不可因為天皇陛下的講話而出現變動。」完全是「天皇等於機器人」的思考邏輯。

聽到陛下的講話,壓倒性多數的日本國民就算不清楚內容,仍因「既然陛下這麼說,想必是對的」而表示支持。反而是標榜保守的安倍政權,有部分的保守階層反對,政府受到「天皇等於機器人」說法的掣肘。

關於這次的讓位問題,可以清楚明白包括保守勢力在內,憲法論、皇室論,全部都陷入宮澤俊義的陷阱。

首先看到會議成員,沒有任何一位皇室問題的專家。硬要說的話,只有御廚貴曾經出版有關天皇的著書。話雖如此,但看到整個過程,會議出乎意料地穩健,也可以看到「列舉不盡」包含了許多重要的內容。

以這種會議來說,我覺得所謂的保守人士似乎多了一點。這些保守人士不出所料地反對讓位。提出如果將天皇陛下的意思反映在國政上,則會違反憲法的論調。

相關書摘 ▶曾出現女天皇的日本,為何不肯讓女性也有皇位繼承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本天皇,原來如此!從生前退位問題探秘萬世一系天皇文化的歷史與發展》,麥浩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倉山滿
譯者:陳心慧

  • 萬世一系的天皇體制為何能傳承125代而未發生易姓革命?
  • 為什麼沒有政經實權的天皇能夠成為日本人心中最尊貴的存在,連權傾一時的武家或戰後主掌日本命運的麥克阿瑟都不敢擅動皇室?
  • 為何天皇想生前退位會引起如此軒然大波?

沒有天皇,日本將不再是日本!
台灣第一本徹底探討天皇歷史與制度的專書!

說起來,為什麼日本需要天皇?
為什麼皇室能夠延續至今從未中斷?
到底天皇、皇室是什麼?

這些問題恐怕連多數日本人都無法確切回答。藉由探討上述問題,作者回顧日本長達兩千六百多年的歷史,自《古事記》所載第一代神武天皇的事蹟開始到近現代共125代天皇,從各種先例中找出關於天皇制傳承及演變至今的關鍵,更探討現任天皇表達退位意願引發的各種爭論及見解,從中梳理天皇在日本史中的角色變化,是第一本全方位理解天皇的著作,凡是對日本史有興趣的讀者,都不容錯過。

日本天皇,原來如此
Photo Credit:麥浩斯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