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印尼連環恐攻事件:宗教、政治、種族,究竟是誰躲在幕後?

評印尼連環恐攻事件:宗教、政治、種族,究竟是誰躲在幕後?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此,我們似乎能簡單將恐攻事件,歸因於是宗教極端份子以老掉牙二元論挑起的攻擊,但自古宗教和政治總脫不了關係,而細看印尼政治歷史、種族、貧富階層等情勢,或許能推敲出更深的佈局和利害關係團體。

2018年5月13號週日清晨,印尼第二大城泗水的教堂正歡慶着母親節,一位母親帶著兩個女兒衝進教堂,引爆了身上的炸彈。

同一時間另兩間教堂,亦遭受自殺炸彈攻擊,共造成14人死亡、40人受傷。事後調查發現,炸彈客其實是一家六口,父母小孩分組自殺攻擊了三間教堂。

少數看到國際新聞的台灣友人捎來關心,我告訴他們所幸雅加達還未遭受攻擊,讓我們一起為泗水禱告。

AP_1813523043010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位於印尼泗水的教堂,今年5月遭到恐怖攻擊。

語音剛落,隔日泗水警察總局又遭受一家五口自殺炸彈攻擊,10人輕重傷。爾後三天內,印尼各省出現多起自殺式攻擊警局的新聞,多國將印尼列為航線禁飛名單。

到底什麼深仇大恨,讓這些父母拉著小孩一齊送死?為何是這個時間點?身為華人的我會不會是標的?面對同事、親友的擔心慰問,我試著從粗淺的知識和與印尼友人一年的互動當中理些頭緒。

伊斯蘭教極端份子是兇手?

炸彈客的背景,各方說法大致趨同,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聲稱他們是幕後主使,而警方調查顯示,各個作案者分屬於JAD神權游擊隊等本土極端教義組織,皆與伊斯蘭國聯繫密切。

從國際情勢看,伊斯蘭國在美俄猛攻之下聲勢不如從前,急需搞些事情壯大革命同志的信心,近期美國大使館遷至以色列,也是個呼籲各國極端份子出來用行動的契機。

這氛圍從印尼國內激進穆斯林勢力就可見端倪,主張以基本教義治國的黨派繁榮公正黨(PKS),其黨魁甫因貪污被捕,不少人猜測恐攻是一種變相的聲援和抗議。

至此,我們似乎能簡單將恐攻事件,歸因於是宗教極端份子以老掉牙二元論挑起的攻擊,但自古宗教和政治總脫不了關係,而細看印尼政治歷史、種族、貧富階層等情勢,或許能推敲出更深的佈局和利害關係團體。

宗教,和其背後的政治野心

印尼政壇分為兩派人馬,各有多個政黨在後支持,一派以現任總統佐科威領導的國民民主黨為代表,主張開放式的多邊貿易和外交關係,另一派反對陣營則是以將競選總統的普拉博沃為代表,以保護穆斯林及本國利益、反對中國經濟入侵為主張,而普拉博沃正是1998年排華時任總統蘇哈托的女婿。

自佐科威上任後,貪污和基礎建設落後的問題明顯被改善,而2019即是下一屆總統大選,全國各級地方首長的選舉更在今年6月底完成,在民眾對佐科威連任支持度高的情況下,不少輿論認為,普拉博沃陣營抑或極端宗教分子唯有鼓吹更多的混亂,才能讓人民質疑佐科威總統的治理能力。

然而,政敵利用社會動亂、甚至宗教極端主義左右選舉風向,這是否太陰謀論、空穴來風?

事實上,回首印尼政治歷史,就曾有過不止一次先例。去年雅加達首位華裔省長鍾萬學連任失敗和入獄就是個好例子,因為他大刀闊斧的清廉革新,威脅到龐大既得利益共同體,引起保守勢力反撲,以宗教為大旗動員,控訴鐘萬學污辱古蘭經並發動遊行,結果鍾萬學連任失敗並以入獄作收,中斷了剛起步的改革腳步。

安分認命、與人為善的信仰價值或許是原因

印尼超過85%人口是穆斯林,在客觀了解過宗教和文化背景後,我認為這因果發展非常合理,分成以下三步驟論述:

1. 首先伊斯蘭教的核心價值是安分認命、與人為善,這很大程度做為整體社會廣大中下層的生存動力。

2. 佐科威、 鍾萬學系帶來的清廉改革無法讓他們瞬間脫貧,但間接引發的社會動亂確是非常有感的變動和危險。

3. 當改革與動亂劃上等號,安分認命的民眾自然選擇回歸安逸的舊體制。

然而,此次我大膽預測,若未來一年社會氛圍平靜如昔,佐科威連任機率還是非常大,畢竟越來越多人民看破這個引發動亂的政治套路。

回首看台灣,柯P是否連任一直是大家關注的話題,我並不熟悉台灣的政治情勢,但柯P同樣做為相對於舊體制的清廉、革新派,同樣威脅到既得利益集團們,同樣引起各種「社會熱議」,我很期待台灣的朋友們如何做出選擇。

聲明:以上為本人長住印尼一年半,與本地朋友交流的心得與觀察,並不代表本人的政治和宗教立場。若有信息錯誤,有勞各位讀者糾正,謝謝。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