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操作媒體與情報戰,有心利用「軟實力」成干涉他國的「銳實力」

俄羅斯操作媒體與情報戰,有心利用「軟實力」成干涉他國的「銳實力」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對媒體資訊操縱與政治遊說情況,也讓西方國家感到畏懼。俄羅斯將戰術重點放在假情報與誤傳的領域上,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事件即是最有名的例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由俄羅斯主辦的這屆世界盃足球賽,吸引了大批外國球迷前往俄羅斯朝聖。根據調查,有70%以上的民眾對地主國感到滿意。欣賞球賽之際,俄羅斯觀光與文化產業充分對外國球迷發揮正面形象的作用,讓人暫時忘了西方國家還未對俄國解除經濟制裁。這就是軟實力的迷人之處,放鬆的戒心很容易對陌生的國家與人民產生信任感,忽略了被輕易影響的公眾意見;但漸漸地,有些國家開始意識到軟實力帶來的負面殺傷力。

2017年沃克(Christopher Walker)和路德薇格(Jessica Ludwig)在《外交》(Foreign Affairs)期刊發表的政治詞彙「銳實力(Sharp Power)」一詞就是因為軟實力發展出來的政治衝突概念,它的意義來自奈爾(Joseph Nye)書中所敘述的「軟實力(Soft Power)」定義的變化。相對於傳統軍事的硬實力,奈爾將軟實力定義為沒有侵略性,又可以改變其他國家的社會和政治價值觀的工具,既可以幫助進行政治宣傳活動,又讓人無法輕易發覺政治宣傳的目的。

「軟實力」若有心利用,就會是干涉他國的「銳實力」

一般而言,文化、政治價值觀與外交政策是軟實力的最容易推進的三種媒介,透過金錢資助與遊說來改變他國的政治社會氣氛與外交政策。尤其透過網路系統,藉著公眾輿論更可輕易達到目的。尤其在資訊自由交換的社會裡,資訊來源的可信度反而成為最無法認清的事實。

簡單來說,若一國利用軟實力的名義來影響他國政治社會的發展,就可被稱為銳實力。根據沃克和路德薇格的解釋,將銳實力定義為「以軟實力的名義去入侵、滲透或打擊目標國家的政治和信息環境,利用文化與價值觀的魅力來增加輸出國的影響力。」

「銳實力」一詞的出現,讓各國開始重視因為軟實力過度發展產生的後作力,輸出國以文化交流、贊助等名義使受與國的國家安全逐漸受到威脅。因此,西方國家將銳實力視作為威脅民主發展的重要變因。而俄羅斯與中國是最常受到指控的兩個國家。

民主國家聲稱俄中利用媒體、遊說、投資與文化交流等方式來顛覆其他國家的政策立場。例如民主國家指控中國利用在全球146個國家建立的孔子學院,與主要以華人觀眾為主的CGTV頻道來干涉的言論自由,禁止散佈不利中國立場的研究與言論等。

同樣的,俄羅斯對媒體資訊操縱與政治遊說情況,也讓西方國家感到畏懼。相較於中國禁止外國放送對政府不利的批評,俄羅斯將戰術重點放在假情報(disinformation)與誤傳(misinformation)的領域上。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事件即是最有名的例子。若要追溯俄羅斯利用假情報來操控國際關係的歷史根源,可以回到蘇聯政府時期操作「那又怎麼說論」(Whataboutism)和假情報兩種手法。

RTS1VZB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俄國假情報戰與「那又怎麼說論」

1923年俄羅斯國內戰爭結束,新經濟政策正要開始的背景下,蘇聯政府創立了「假情報辦公室」,來展開傳播假訊息的行動。目的的是對抗不利俄國政治發展的情形,與故意傳播虛假訊息來欺騙公眾輿論。當時史達林(Joseph Stalin)刻意仿造英文創造出「disinformation」這個字,讓多數人誤解「假情報」一詞源自西方。其實一直要到1980年代,美國才將假情報收入字典裡。而蘇聯政府操作假情報最著名的例子,是一項名為Operation INFEKTION活動。當時蘇聯政府大量傳播假訊息來影響大眾,讓民眾認為美國是散播愛滋病的元凶。

另一方面,「那又怎麼說論」也是俄羅斯政府慣用的另一套混淆信息的手法。如拆解「Whatsnoutism」這個字,是指當面對不利自己的批評時,被攻擊者通常會以「What about…?」作為回答的開頭。試圖通過指謫對方的虛偽,而不直接反駁其論點來詆毀對手。

在冷戰時期,蘇聯政府喜愛使用「那又怎麼說論」來回應西方陣營的質疑,因而被學者稱為俄羅斯式的「虛假的道德錯誤」策略。2014年克里米亞半島事件與烏克蘭國內軍事衝突的爆發,使得這項政治手法再度被重視,原因來自各國在批評俄羅斯將克里米亞納入國土範圍的舉動,普亭(Vladimir Putin)與其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採用了「那又怎麼說論」來反擊那些所謂民主的反對聲浪。

俄國媒體戰,烏克蘭受害最深

媒體與報章雜誌長期以來一直皆是俄國傳播假情報的途徑,到了21世紀的今日,網軍的加入更加速了非真實性資訊傳播的速度。烏克蘭對俄羅斯媒體的行為感到反感。自克里米亞事件與烏東內戰以來,俄羅斯傳媒成為烏克蘭強烈打擊的目標,2015年3月,烏克蘭官方毅然終止了俄羅斯115家媒體的採訪資格,聲稱它們對國家安全造成嚴重的威脅,被列入黑名單的俄羅斯記者群隨後也被拒絕入境,或被驅逐出境,接著再禁止向人民播送俄羅斯頻道。

而俄羅斯在全球運作的「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國際通訊社與「俄羅斯通訊衛星社」(Sputnik)近期來成為了烏克蘭的頭號敵人。屬於國營的「俄羅斯新聞社烏克蘭分部」(РИАНовости),通常也被視為「今日俄羅斯」的附屬單位。

一般而言,「今日俄羅斯」、「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俄羅斯新聞社」的報導長期以來都偏向克里姆林宮的立場,替政府在全世界發送有利俄羅斯的新聞。其中「今日俄羅斯」的資本額更高達三億美金,讓頻道能夠順利在全世界進行政治宣傳,尤其針對在德國、法國語區的預算又比其他地區增加了41%之多,旗下的「俄羅斯新聞社烏克蘭分部」在烏克蘭也十分活躍。因此,讓烏克蘭安全局(Ukrainian Security Service)決定在5月15日闖入網站負責人維辛斯基(Kirill Vyshinsky)辦公室展開長達八小時的搜索,指控維辛斯基試圖影響國家發展,與支持在烏克蘭東南部自稱「人民共和國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共和國」兩個區域的活動。

5月17日,烏克蘭赫爾松市的一家法院裁定逮捕維辛斯基。被以叛國罪羈押兩個月,不得保釋。俄羅斯外交部對羈押維辛斯基的舉動感到相當不滿,嚴厲抨擊烏克蘭蓄意侵害媒體自由與捏造犯罪事實。

恰巧在5月15日同一天,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針對連接俄羅斯與克里米亞的刻赤海峽大橋(Kerch Strait Bridge)開幕儀式也發出批評,抨擊克里姆林宮非法建造,意圖將臨時佔領克里米亞半島合法化的舉動,侵害烏克蘭對其之主權利益。6月5日,波洛申科面對西班牙報章媒體《 El País》的訪問時,重申烏克蘭對俄羅斯媒體的不信任。他認為歐洲已被俄羅斯的假新聞資訊給淹沒,到處充斥著法西斯主義的侵略行動,需要大動作的壓制俄羅斯媒體成為當務之急。

在波洛申科大張旗鼓的捍衛克里米亞半島的主權以外,其實還潛藏了另一層的涵義。眼看維辛斯基羈押期限(7月17日)即將將到期,在各界輿論壓力下,烏克蘭政府向克里姆林宮提出交換政治犯的提議。包括維辛斯基在內,烏克蘭將會一共遣送13名人員回到俄羅斯,同時交換被俄羅斯羈押的政治犯。當中被點名的,是在俄羅斯從事間諜活動被定罪的蘇許臣科(Roman Sushchenko)。

烏克蘭宣稱已在準備交換犯人的事宜,雙方的衝突暫告一段落,但其實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角力不會因此而停止。即將登場的「普普會」(7月16日),已敲定以敘利亞與烏克蘭問題為談判主題。俄羅斯官方嚴正地表示,克里姆林宮不會對克里米亞主權議題與川普進行討論。烏克蘭原先寄望藉由美國的幫助來增加對克里米亞的發話權,但可惜的是,在此輪談判中,烏克蘭暫時無法得到美國正面的回應。

RTS1VI18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制裁俄媒的蝴蝶效應,會是另一場新聞自由災難?

這次波洛申科利用俄羅斯媒體的負面形象來造成衝突,之後再產生新一輪談判的計劃不能算是完全成功。但有趣的是,烏克蘭對俄媒的制裁行動已開始產生蝴蝶效應。拉脫維亞繼烏克蘭之後,也跟進了腳步。拉脫維亞是波羅的海三國裡,近期與俄國摩擦最大的國家。在7月4日時,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拉脫維亞網站主編,被國家安全警察約談長達12小時之久,當局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在拉脫維亞的實質工作內容感到質疑。顯然,那些原先和俄國有過節的國家,似乎將重心轉往媒體區塊,防衛俄羅斯利用假情報的手法分化國家。

但是這些前蘇聯國家限制記者的行動自由與恐嚇的行為,也喚起了國際新聞組織對此的重視。除了呼籲需保障記者人身自由與採訪的權益外,也開始反思新聞自由,和利用傳媒進行顛覆社會的界線究竟何在?以及在制裁對手國媒體的行為下,是否存在著制裁國的惡意政治意圖?

另一方面,若以20世紀傳統的戰略觀點來觀察,普遍認為靠著軍事力量來會改變對手國的政治狀況,接著再進一步影響它國的經濟發展。但在21世紀的今日,經濟作為主導的資本市場裡,似乎和以往呈現逆向的趨勢。例如: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改變了參與國固有的政治與軍事政策。加上媒體造成的資訊爆炸,讓人無法當下釐清事實真相。銳實力國家利用假情報的戰術來混亂社會輿論,企圖改變群眾對事件的評斷等行為,都是當今各國不可不防的情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家韡(Mil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