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婚姻當「自動販賣機」:和伴侶「共用一個腦袋」的五個秘訣

別把婚姻當「自動販賣機」:和伴侶「共用一個腦袋」的五個秘訣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專家們教給我們有關婚姻的知識之中,有某種潛在的連貫性。他們提醒我們,要維繫長久的婚姻並不容易,它不會一直跟野餐一樣輕鬆愉快,也有許多高低起伏,連最穩固、最幸福的婚姻也會面臨挑戰。這一章的每一堂課都代表一種讓夫妻更輕鬆的方式。

文:卡爾.皮勒摩博士(Karl Pillemer, Ph.D.)

軌跡三:別把婚姻當「自動販賣機」

在為本書採訪時,有時必須進行我所謂的「鑽探」,來理解千位長者們的「授課內容」。這是因為有時候長輩會用一個簡單的句子總結複雜的情境,而我必須鑽深一點才能找出潛在的意義。在一些例子裡——比如我將告訴你的這個例子——很多人都說了同一句話,讓紀錄看來像是祈禱文。到了這項計畫的最後,我簡直可以自動答覆提出的問題——長久美滿的婚姻有何要素,「嗯,要一直互相遷就。」「雙方面都需要讓步與妥協。」「不能只有你或對方讓步,這是雙方面的。」

這個說法對許多專家而言似乎是不證自明,但對我則不然。在我請他們舉例或進一步解釋時,得到的答案經常是:「啊,你知道嘛,就相互遷就啊!」這個見解有何根據,它為什麼如此重要?我在訪問現年八十七歲、結婚六十三年的艾文.貝克時,以一個偶然想到的問題得到解答,我問:「你的意思是,婚姻必須兩人各占一半,對吧?是五五對等的問題?」

艾文簡直是用吼的回答——他的意思並非如此。「別把婚姻想成五五對等的事!把它想成百分之百,甚至是百分之一百一十,因為要考慮到我們自己百分之百缺乏客觀性。那必須是互相的。」

好……或許我的理解能力比較差。那不是五五對等,比較像百分之百,但什麼的百分之百呢?艾文繼續說:「要讓婚姻起作用,唯一的方法就是雙方隨時都要完全付出。」開始懂了;你不能精打細算,說你投入50%,就要拿回50%,應該秉持的態度是慷慨地給予。如果計較誰給得多,就會陷入麻煩。

現年八十六歲的蘇.班尼特結婚六十年了。她的婚姻在早年起伏顛簸。她告訴我說自己太早嫁了,她和丈夫想要的東西很不一樣。結果,這對夫妻分居了好幾年,但之後重修舊好,克服了一開始的問題。她詳細說明了「超過五五對等的原則」:

嗯,婚姻不是五五對等的情況。有時可以是九比一,視情況而定。你必須持續大量付出。你必須了解另外一個人來自哪裡——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家裡必須平靜祥和。所以,你就做個決定,嗯,好,就那樣,付出就對了。而我也是透過經驗才了解這點。有些時候你付出,有些時候他付出——你不能光坐在那邊計較誰得到多少。

婚姻要長長久久,夫妻倆都必須調整方向,情願自己付出多於獲得。如果兩個人都以「施」多於「得」為目標來投入婚姻關係,彼此便能相得益彰。這就是真誠合作的好處:兩人都對一段關係做出貢獻,這其中的益處絕對超越某天當下的利益。如果夫妻倆希望和專家們一樣白頭偕老,就必須避免精打細算,計算誰得到的多,誰得到的少。這種錙銖必較的態度跟使用自動販賣機沒兩樣:投進二十元,我就要拿到等值的飲料。根據專家們的說法,這種方式在婚姻裡起不了作用。

我會把注意力集中在「五五對等」的謬誤,是因為專家們對此有非常強烈的共鳴。很多專家都用生動的意象,來闡述這個有時難以解釋的概念。他們用來描述婚姻形象的,「團隊」占其中相對多數,這是兩夫妻都為對方著想而「同心協力」的終生大事,如此通力合作,便能減輕生命的重擔。

專家中不乏哲人。八十歲的亞伯特.佛森就是真正的哲人。我喜歡聽他說話,沐浴在智者的教澤之中。亞伯特出生於一九三○年、經濟大蕭條期間,在紐約州的一個小村落長大。父親經營一家雜貨店,亞伯特一邊在那裡幫忙,一邊照顧家裡的牲畜。他從小就學到的課題是:一家人必須團結合作。

當我問到他的婚姻狀況時,亞伯特回答:「我和一個非常好的妻子結婚五十九年。好妻子會造就你,不會瓦解你,所以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不要擔心婚姻裡誰贏誰輸,關鍵在於通力合作,不要在乎那種事情。」

這個主題的最後一段話是出自八十一歲的安朵娃奈特.華特金斯,她的建議裡囊括了「婚姻不是計較分數」的概念。

我和我的孩子聊婚姻,而這是我傳給他們的小小寶石。每天早上起床,你要想的是:「我可以做些什麼,讓他今天能更開心一些?」也就是說,你們必須看著彼此,如果早晨你先醒來,能聚焦於對方五分鐘,只要五分鐘就好,你們的關係就會大大地改變。

你們需要設法彼此支援,像團隊一樣通力合作——那麼婚姻就有可能長長久久。所以,每天一開始,想想今天能為你生命裡最特別的那個人奉獻什麼吧!

我自己曾試過這個概念——很有效。我家的早上通常是匆匆忙忙的,而在兩個人都這麼忙的情況下,實在很難抗拒緊盯彼此的誘惑,特別是在壓力罩頂時。我經常是先提出需求的禍首:「我怕來不及,可不可以早點出門?」「我今天得留晚一些,由妳去超市嗎?」結果,在你離開家門之際,惱怒的暗流已然蓄積。

我沒有按照安朵娃奈特建議的那般花五分鐘,但我試著很快地自問:「我可以做些什麼,讓她今天更快樂一點嗎?」如果晚十五分鐘出門,或是在回家的路上順便買牛奶,就能成就這件事,那何樂而不為呢?如此一來,一定能讓日子呈現新的風貌。

軌跡四:如何和伴侶「共用一個腦袋」?

在檢視你的婚姻時,專家們建議你問一個關鍵問題:你會和配偶交談嗎?你和他或她,可以無話不談嗎?或者有哪些危險話題是你們夫妻對話的禁區?如果禁聊話題不怎麼重要(例如:新的手機應用程式、買鞋或互動性電玩等),婚姻或許還能順利維持。但通常專家們相信,你的伴侶必須是你可以說話的對象。事實上,在專家們的婚姻案例中,「事後反悔」最常見的源頭,就是發現你的另一半沒辦法或不願意溝通。

溝通在哪裡最重要呢?專家們一致同意,如果夫妻倆想和專家們一樣維繫長久的婚姻,務必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學習如何溝通爭執。更明確地說,我們都必須學會如何吵架。吵架是無可避免的,重點是我們要如何處理重要的爭執。

朵拉.貝娜為人風趣。她在布朗克斯出生、長大——她的口音足以為證。被問到婚姻時,朵拉說:「你知道,這個舊腦袋現在有太多事情要記了。我們什麼都忘了。我和先生兩個人之間,只有一個腦袋。我現年八十六歲,而先生是個老頭子——他已經八十七歲了。」所以妳還沒老,可是他老了?「沒錯!而我們才結婚六十七年而已!」

當我請朵拉給年輕人一些婚姻的忠告時,她講了吵架的事:

嗯,我只想得到這件事:吵架不是世界末日——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畢竟,住在一起的兩個人來自於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生長環境。就算宗教信仰相同,你們還是兩個不一樣的人。如果你們吵架的話,必須體認到:「噢,吵架了,那又怎樣?就吵架而已嘛。」十分鐘後,你們就忘了。等你們再老一點,十分鐘會變成五分鐘。

今天的年輕人是「噢,我吵架了。」然後表現得跟世界末日一樣。你們只要繼續向前走就行了。我們家一星期起碼吵兩次!你想維繫婚姻,就一定會吵架——那沒什麼了不起!壞不到哪裡去。

所以我們必須習慣吵架。或許這句話對某些伴侶而言太重了,但就算是不「吵架」的伴侶也會意見不合。而長久婚姻的祕密,就在於針對意見不合與爭論的溝通。你已經聽到一個維持美滿婚姻六十七年(專家當中最久之一)的長者,興高采烈地告訴你,她和她的丈夫每星期吵兩次架。重點不在吵架,而在於你如何處理。

毫無意外地,專家們已研究出饒富創造力的方式,在意見不合趨於激烈之前,透過溝通將小事化無。沒有哪種方法獲得所有長輩的背書,但對於如何在事情變棘手——無論你稱之為齟齬、口角或爭吵之前溝通,他們確實有些建議。

Depositphotos_44385211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祕訣一:如果難以討論,就離開屋子!

七十五歲的蓋瑞.薩伯建議,改變場景有助於你們溝通爭端。

當各式各樣的問題浮現時,很多時候是財務問題,你不能就此放棄這段關係。請記得,這就是你託付終生、一輩子所愛的人。你們應該繼續嘗試解決問題。不管問題是什麼,我發現,離開家裡、到外頭討論那些你們似乎無法對付的問題會比較好。找個適合講事情的地方——可能是公園、餐廳或任何地方。我們必要時都會這麼做。我不知道為什麼那比較有用,但就是有用。

祕訣二:先消氣,再找伴侶

安朵娃奈特.華特金斯發現,寫下心裡的話有助於拆解爭端,和增進自己的討論能力。

當我火冒三丈時,我會坐下來給先生寫一封長長的信,然後擱在一旁,隔天再拿來看——之後扔掉。把話寫下來是個好主意。我想,最重要的是發洩你的怒氣,辦法有很多。我發現寫下來大有幫助。

七十三歲的萊迪雅.麥肯昂同樣建議伴侶在生氣時後退一步,不要在盛怒之下爭論。以下是她的創意做法:

每對夫妻都必須找個辦法在互相咆哮前讓自己消氣。現在我們養了一些動物——馬和綿羊等。我的做法是離開現場,到馬房裡踱來踱去,和動物說說話。牠們當然很高興看到我,而且不會回嘴。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等我把我想吼的話吼完,我便會回家。我先生則有一座大花園,他可以去那裡做一樣的事。

你必須試著冷靜。在你冷靜的過程中,你可以盡情地對動物、植物或其他東西吼叫,牠們不管怎樣都不會回嘴。這對我們相當有效。

所以,不妨考慮對植物、農場動物或無生命的東西吼叫——就是不要對著丈夫或妻子。

祕訣三:停止挑釁

班.桑托雷里和妻子杜絕了一種他們覺得危險的講話方式,這個策略值得許多夫妻效法。

婚後,我們多少經歷過挑釁的階段,而且情況愈來愈失控。所以我們約定好不要彼此挑釁,而這真的很有幫助。挑釁會惡化成非常棘手的問題,所以我們決定停止。我可能是比較討人厭的那個——比較會挑釁的人。我愛開玩笑,或許我自以為說得很好笑,但那不免過火了一些。然後她可能會挾怨報復。被挑釁的人態度一定會變。現在回顧,那是一個關鍵時刻,我們的轉捩點——停止挑釁。那真的能消除猜忌。太棒了!

祕訣四:讓對方暢所欲言

專家們發現,用心傾聽,向伴侶明確表現你在傾聽,是消除爭端的好方法。我承認這是我婚姻的瑕疵之一——總是關上耳朵,不聽妻子的意見。所以我試了這個要我們傾聽的建議,也發現確實大有裨益。

現年八十二歲的納塔莉.布澤爾的祕訣如下:

我學到,在溝通的時候,一定要聽清楚對方說些什麼。在結婚之前,我單身了好一段時間——二十七年。我總是為所欲為,自以為知道所有的答案。當先生說話時,我不但沒有聽他在講什麼,反而老是在想怎麼回話、怎麼反駁、怎麼強調我想說的事情,那樣對溝通有弊無利。

你得打開耳朵聆聽,讓對方暢所欲言。等他們把話說完,再問:「你希望事情如何發展?」或「你覺得該怎麼做?」二十幾歲時,我認為自己知道一切的答案。現在我八十歲了,反而不確定我的答案是否永遠正確。

馬克和布蘭達.敏頓現在都已七十二歲,兩人創造了一種較正式的方式,來確保雙方的話都有被聽進去。我也試了這個方法,雖然,「保持安靜」對我來說很折磨。

有一個技巧對我們格外有效,到現在,我們仍在有需要時運用它。一方先發言五分鐘或十分鐘——你們雙方同意就好,在那段期間,說話的人可以暢所欲言,另一方只能聽,聽完要重複對方的話,直到對方認可說:「沒錯,我就是這樣說的。」然後雙方主客易位。這能緩和交火的情況,因為你必須複述對方的話,所以你更可能真正聽見對方的創傷和對方的意圖。然後換你講,對方聽。比起站在那裡懷疑對方究竟是怎麼搞的,這種方式更能開誠布公。

艾波.史騰建議「放下」。要怎麼決定誰該放下什麼?她提供了非常實用的祕訣。

重點是要放下一些事情,思考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這是我們很早就達成的共識,也是一直保有的習慣——那是非常新的概念。當我們就某件事陷入爭執,我們會停下來說:「這件事對我們哪個人比較重要?」思索出答案以後,另一個人就會更容易放手了。但我們需要有意識地停止爭執,想出答案。

軌跡五・除了另一半,更要對婚姻許諾

這是我這個年紀以下的夫妻,和七十歲以上的夫妻的顯著差異之一:七十歲以上的族群期望白頭偕老,而離婚的汙名會在艱難的時候維繫住兩人。

一九五○年代中期和一九七○年代初期進行的研究調查,顯示出一個驚人的變化:在所有人口中,包括不同年齡、階級甚至宗教的人,相信「離婚一定是錯的」的比例驟降,接受分居和離婚的比例劇增。現今社會學家認為,與離婚有關的汙名已大致消失。二○○八年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有將近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離婚是「可被道德接受的選擇」。

我問專家們:「如果有對年輕夫婦來找你,表示他們正考慮終止婚姻關係,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呢?」專家們會苦勸他們收起這年頭隨便的態度,要將婚姻視為牢不可破的終生承諾。這當然是有條件限制的:沒有專家認為該留在身心受虐,或配偶一再出軌,或是有激烈不可解之衝突的婚姻關係中。

但他們的確相信,多數的婚姻落幕並非因為上述那些原因。婚姻終止往往是因為其中一方覺得自己的需求未獲滿足,因為「愛情幻滅」,或者因為兩人常常對芝麻小事意見不合。專家們認為諸如此類的問題是可以克服的,但唯有在夫妻倆相信他們必須保住婚姻、解決婚姻問題時,才會願意去克服。

從專家們位於婚姻生活盡頭的位置來看,與其說他們傳授這個課題是以道德為基礎,不如說是他們自身婚姻遇到問題及想辦法解決問題的經驗。多數專家的婚姻都有過低潮,奮力掙扎之後——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沒有走出婚姻這種選擇——他們以妥協方案、嶄新的關係重新開始,也通常能得到回報:在往後的人生維繫一段完好如初且能實現自我的婚姻。

專家們的婚姻觀和今天諸多伴侶的婚姻觀之間有個關鍵差異:他們相信婚姻不只是「兩個相愛的人」。他們忠於對婚姻制度的承諾,也忠於這個信念:「同甘共苦」的誓言,確實將你牢牢繫在這份承諾中。他們不認為婚姻是出於自願、有多少熱情就維持多久的伴侶關係,而將之視為我們都該尊重的深刻文化安排,就算事情會暫時變酸。

七十六歲的艾蜜莉亞.凱蘭德,以她五十四年的婚姻為基礎,舉出了一個相信「對婚姻本身的忠誠至關重要」的實例。

眼光要超脫此刻的熱情,要了解這是你為今生所做的承諾。一定會有難熬的點,會有對彼此惱火的時候,但那都沒有關係。我相信每個人偶爾都會覺得:「這不值得」,但我們知道它是值得的。我們忠於婚姻的誓言,也是對孩子、現在還加上孫子的承諾,因為我們想要成為他們的榜樣。為了信守對婚姻的承諾,你要說:「我們共度了那麼多美好的時光,那麼多艱難的時刻,那些全都織入我們的人生,成為生命的一部分了。我們不會拿它來交換任何東西。」

讓我們回到馬克.敏頓——就婚姻議題反省得最深刻的專家之一。他強調,人生難免苦痛掙扎,沒有苦痛掙扎就不算真的活過。他對婚姻的看法考量了所有長期關係都包含喜樂與掙扎的事實,基於他的了解:信守維繫關係的承諾,一定會得到豐厚的報酬。

我們難免會對彼此有所不滿,但婚姻值得我們努力,讓它步入更好的境界。那需要你固執地懷抱希望,固執地忠於承諾。不要洩氣,要努力不懈,時間一久,你便會明白自己的堅持會有回報。任何一段關係都有光明也有黑暗,有你十分享受的高峰,但也有你必須辛苦穿越、不能放棄的谷地。放棄經營婚姻關係,就等於放棄所有未來的可能性。聽著,一定會有掙扎,但一定要有掙扎,不然就不是充實的人生。

有數量多到令人驚訝的專家提及,他們的婚姻如何走到轉捩點——差點放棄,但在關鍵時刻決定回頭。而這個決定帶給他們許多年愉快的婚姻生活,現在他們非常慶幸自己並未中止那段關係。

練習:一天的結束就是敵對的結束

在專家們教給我們有關婚姻的知識之中,有某種潛在的連貫性。他們提醒我們,要維繫長久的婚姻並不容易,它不會一直跟野餐一樣輕鬆愉快,也有許多高低起伏,連最穩固、最幸福的婚姻也會面臨挑戰。這一章的每一堂課都代表一種讓夫妻更輕鬆的方式。以下是美滿婚姻課題的備忘錄:

  1. 跟氣味相投的人結婚。核心價值和背景相似是幸福婚姻的關鍵。另外,不要想在婚後改變對方。
  2. 友誼和愛情一樣重要。在一輩子的關係裡,心動的激情終究會質變。找一個你深深愛著、也有深刻友誼的人結婚吧!
  3. 別那麼計較。別抱持婚姻一定要五五對等的態度;你付出多少,不會剛好得到多少。成功婚姻的關鍵是雙方都試著多付出,別在意能從這段關係獲得多少。
  4. 彼此要交談。另一半若是個堅強、沉默類型的人,反倒可能會是婚姻的致命傷。長久的婚姻伴侶,都是健談的人(至少會跟彼此說話,且討論重要的事)。
  5. 別只對另一半許下承諾——要對婚姻許諾。忠於婚姻的概念,認真看待它。請重視婚姻勝於眼前的需要,這會帶給你莫大的助益。

許多專家都說過同一句直抵上述課題核心的話。當我請他們就如何經營長久幸福的婚姻提供建言時,我便預期會有人說出這句話。它可能在一開始提及,也有可能放在最後;它通常不是重點,往往是後來才追加。「噢,當然我必須補充……」若說諸位專家對婚姻有哪個不約而同的建議,那就是——不要帶著怒氣上床。

為了穩固婚姻,我們該做的事情那麼多,何以「別將怒氣帶上床」這件事格外重要?回顧自身經驗,我不得不承認,沒錯,如果上床睡覺時還有婚姻爭端在心裡悶燒,確實有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問題。雖然你可以聚集能量(有時是倔強的報復心理)吵一整天,但是在最私密的空間裡,若還懷著失望、怨恨,甚至是憤怒,那就有如芒刺在背。感覺就是不對勁。當一天走到盡頭,某人很快將不再說話,而某人將心靈受創,那麼這條旅途哪裡也去不了。

專家們在教導我們一件深切的事:多數夫妻倆不認同的事,不值得超過一天的鬥爭。去感覺一天即將結束的壓力,讓它敦促你們尋找解決之道,無論你們覺得準備好了沒。或許你們可以決定這議題對誰比較重要,讓那個人贏。在一封永遠不會寄出的信中宣泄你的情緒。想想那個問題是不是「小事一件」,放下就好。要達成共識:還有真正要緊的問題有待解決;在一天終了時,共同擬訂未來討論的計畫。不管你們要怎麼做,請在熄燈前完成。長者深知這個課題,年輕人同樣必須認真看待。

七十五歲的威爾瑪.亞格的這番話讓我茅塞頓開:

上床睡覺時一定要說「我愛你」。我不在乎你說「我愛你」的時候是否咬牙切齒,但你要說,一定得說。你無從得知那一晚會發生什麼事。

「你無從得知那一晚會發生什麼事」,這句話是長者謹記在心的真言,我們也應該放在心上。夜晚,在我們不省人事時,是一段不確定的時間,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但這想法也有好的一面:隔天早上醒來,發現你仍在深愛數十年的伴侶身邊,這是何等快樂的事。能一起多過一天,就是幸福。

一天的結束就是敵對的結束,潛在的共同價值觀,以及對這段關係的承諾,應該勝過對最後一句挖苦或強辯的需求。因為一天的結束,當然,也可能是人生的終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果人生有地圖:走過1000位人生專家的生命軌跡,帶你找到更好的自己》,商業周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卡爾.皮勒摩博士(Karl Pillemer, Ph.D.)
譯者:洪世民

「為什麼,我們總是不滿意人生展現出來的樣子?」
一個疑問,讓國際知名老年學權威卡爾.皮勒摩 博士,
花費長達五年時間,走進一千多位「人生專家」的生命,
淬鍊出美好人生的真實解答。

「我的人生已因這本書而改變!而你也即將改變你的一生。」——卡爾.皮勒摩 博士

真的會有一種忠告,是以現實生活為基礎,讓我們不再不安、活得美好充實?

人屆中年的皮勒摩博士,察覺自己——雖一腳穩穩地踩在許多人欣羨的生活中;一方面卻又感受到自己開始不聽話的身體以及至親的逝去……對於人生,他反而開始疑惑:「為什麼,我們總是擔心、不滿意自己人生展現出來的樣子?」直到一位受盡病魔折騰、年近九十歲長者的一句話,讓他發現——人生複雜問題的解答,就藏在這些歷經現實生活的「人生專家」生命裡。

  • 這一生,我們對快樂為何如此渴求?

人們在追尋快樂時,往往會想到「高檔」的東西:買房子、找伴侶、換新工作、賺更多錢……但「唯有怎樣才會快樂」的誘惑,是個陷阱!使我們執著於未來,活得忙亂不堪。其實——快樂無須完美條件,而是一種選擇。

  • 推動你工作的——是「使命」還是「存摺」?

生命如此短促,我們卻已耽誤太多時間在討厭的工作上。沒有任何金錢,可以彌補我們被厭惡的工作所剝奪的時間。真正的悲劇不是做了不對的工作,而是留在原地不動、抱怨著每一天。

這是一本沒有理論、沒有學者,只有超過1,000名「人生專家」的真實故事!長達五年採訪計畫,淬鍊出面對人生,你無法閃避的問題——婚姻・事業・教養・老後・無悔人生・快樂所需的生命智慧!

如果人生有地圖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