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打擊Google,到底是反壟斷還是在保護自家廠商?

歐洲議會打擊Google,到底是反壟斷還是在保護自家廠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解決這個憂慮,歐洲的政治人物,要做的是規範企業的行為,而不是去規範市場力量。

歐洲議會在11月底時,以384票贊成、174票反對的比例,通過一項法案,要求歐洲的搜尋引擎,必須與其他商業服務分拆,以確保歐洲的企業跟消費者有「公平的競爭環境」。這項法案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不過所有人都知道是針對搜尋引擎龍頭Google。

Google在歐洲許多國家的市佔率高達九成,比在美國的68%高上許多。而歐洲議會的公平競爭委員會前任主席Joaquín Almunia(西班牙籍)在今年稍早,曾要求Google要將其他供應商所提供的地圖、購物選項,跟自家提供的服務擺在同樣顯眼的地方;但歐洲議員似乎希望繼任的Margrethe Vestager(丹麥籍)採取更強硬的手段來對付Google。

這項議案的宣示意味大於實質,但究竟歐洲議會所持的理由是什麼,而這樣的理由是否合理?就經濟學人最近一期的封面故事〈數位壟斷應該被打破嗎?〉,來做簡單的說明。

經濟學人認為,以壟斷的理由來打擊Google,並不明智。因為Google雖然的確佔據市場主導的位置,但Google是否有「濫用(Abuse)」自己的主導地位,還有待商榷。文章中提了一個例子說,不能拿Google來跟90年代初期微軟/網景(Netscape)瀏覽器大戰來比,畢竟可沒有任何一封電子郵件說Google要「把競爭者的空氣供應給切斷」。(按:微軟/網景一案中,有證據顯示微軟要求合作廠商不要跟網景合作,並說要"cut off Netscape’s air supply")

而即使Google的行為損害了競爭對手,但受益的卻是消費者。提供立即的翻譯、地圖、字典功能,讓擁有同樣功能的對手無招架之力,但消費者卻可以節省大筆時間;而雖然在Google刊登廣告,賺取點擊數需要花上大筆費用,但消費者點擊卻是免費的。這樣的行為,比較類似水電工付錢買廣告,刊登在免費電話簿上的行為。

另外有關於數位巨頭的壟斷地位,經濟學人也認為事情不是那麼嚴重,理由是數位市場的進入門檻相對較低。如果要建造一間發電廠,因為成本過高,能跨越者稀少,於是競爭就少;但數位世界中,最不缺乏的就是競爭,也只有經過激烈競爭後的好產品,才能存活。的確,大公司如Google或Facebook不停地併購新創公司。但這點反而會持續鼓勵新的新創公司誕生,對競爭一事,反而是有利的。有競爭,才能提供給消費者好產品。

且就過去幾十年的經驗來看,科技業的壟斷地位無法持久。看看IBM跟微軟,即便在某個領域仍是龍頭,但壟斷的地位早就成為更廣闊領域中的一部分而已。在資訊科技業中,很少有企業能在每個週期都維持同樣的地位。

就此看來,歐洲議會所做的決定,很可能只是為了要保障歐洲的企業罷了。遊說反對Google的聲音中,最強大的來自兩間德國媒體巨頭-Axel Springer以及Hubert Burda Media。經濟學人認為,與其對Google做出多餘的監管,不如好好考慮為何歐洲無法出現如Google或是Facebook這樣的企業。歐洲的數位服務市場應該要更開放,而非保護既有的那幾間廠商。

當然,數位巨頭對隱私權的侵犯,是值得憂慮的。應該要限制Google以及Facebook對個人訊息的使用;而歐洲又比美國更重是隱私權這塊。但要解決這個憂慮,歐洲的政治人物,要做的是規範企業的行為,而不是去規範市場力量,這樣才能帶給一般消費者最大的利益。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