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我非常知道…作為一個神的危險

柯文哲:我非常知道…作為一個神的危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在選舉前後都接受《財訊》專訪,他認為這場選戰有如精準的手術行動,也直言自己被神化的現象、談自己在2016年的角色與對台北市政的企圖心……。

柯文哲在選舉前後都接受《財訊》專訪,他認為這場選戰有如精準的手術行動,也直言自己被神化的現象、談自己在2016年的角色與對台北市政的企圖心……。

文/曾嬿卿.劉映蘭

Q:你有想到會拿85萬票嗎?

A:我到底拿幾萬票啊?(問部屬)贏24萬多?說實話,完全按表操課,選前很明顯,民調算差17%,算出來就是差這樣,做了10次的民調都一樣。這場選舉柯文哲從頭到尾情緒都沒有變動,完全按照步驟打,像精確的手術刀、手術行動,差幾票就是差幾票,完全準確。

在歷史上沒有一場戰爭是靠防守打贏的,這是第1次,叫「攻擊性防守」,都是對方打的時候反擊,然後給對方更慘痛的傷害。其實我們也沒辦法,因為沒有攻擊能力,我們沒有對手的資料,我們又不是國安局、調查局,所以乾脆樂得故作清高。這場選戰不管從媒體的攻防,還是政治危機處理,我就是把在加護病房那套拿出來用。

被神化的柯P

Q:很多人都說你現在被神化、放在神壇上了?

A:不是,他是已經變成民間的神了,我自己有發現到,我是台灣歷史上第3個有如此明星式,1是陳水扁,2是馬英九,我是第3個。我覺得還好的是,我雖然作為人間的神,至少他是有哲學修養的,不會有政治人物每天早上起來讀《金剛經》。

台灣社會出現一個明星,被過度神話,不叫神化叫英雄崇拜,這個人的成功,在台灣已經變歷史人物了。

我自己非常知道,最大缺點,就是作為一個神的危險。你知道台大愛滋事件為什麼會出事,每次我被迫做緊急抉擇,但每次都發現100次有99次是柯文哲猜對,我不是現在才當神,在台大醫院時,所有決策都是柯文哲猜最準,所有人都不敢違逆他的意見,這就是作為一個神的危險。台大愛滋器捐事件後我才知道,原來台大檢驗部白天跟晚上做檢驗的人不同。每個人都聽他的話,大家不敢違抗他的命令,到最後都陽奉陰違,這是台大出事關鍵。

團隊中最擔心的是,10次有9次都你猜對,久而久之就不敢決定,尤其遇有爭議的,大家都等著聖裁。後來覺得應該讓自己的部下更敢講話,通常我對部下非常寬容,要做什麼都准,很少不准。我還是有缺點,終究這個人,還是有挫折,一生有兩三個挫折的人比較好。

Q:你變成柯神了?

A:現在愈來愈嚴重了,還好還有個神叫濟公,瘋瘋癲癲的,雖然是神,但不是一般的神,所以大家忍受度也比較高。是因為他從頭到尾都很清醒,才變成神,這叫作境界,要看過幾千個死人後,才會到達這種境界。

勝選辯證

Q:你怎麼看這次綠營大勝呢?是柯文哲現象的影響嗎?

A:究竟是馬英九執政失靈造成柯文哲現象?還是柯文哲現象捲起全台旋風?這種東西留給歷史去討論,這有相關係數,但因果很難測。如果是柯文哲現象捲起全台旋風,就是造神運動,把這個神造得更大了;但我是人,我自得其樂,隨你們怎麼想,我還是我。

Q:聽說你跟蔡英文都沒話講?

A:都講1、2句,講到最後都是她看我、我看她,不曉得要講什麼,遇到蔡英文有時會受不了,就這個style,其實我是話是很多的人,可是都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我和謝長廷比較有話講,謝長廷比較活潑,範圍比較大。

Q:以後怎麼和小英合作?

A:也沒有,就電話打一打,大家說一說、喬一喬還好啦!誠懇就好。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輔選小英?

Q:2016年你不會幫小英助選嗎?

A:應該這樣講,為什麼要講我要幫誰助選?考第1名的條件是什麼?第2名的條件比你差;他的對手是誰我也不知道。人是會變的,你知道1年前柯文哲在哪裡?所以「成住壞空」,這是有意義的,都會變卦,世間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變,不變的只有化石,為什麼去煩惱以後的事呢?所以我不喜歡去回答這個,就只要活在當下。

Q:社運團體擔心你之前說,抗爭不能越過紅線,這是什麼意思呢?

A:我會做改革,所有的鎮暴警察都有大大的編號牌子掛在前面,打人的會被照下來,就知道他是誰了,這叫作公開透明;但同樣的,所有記者進去也要掛大大的牌子,這就是責任,這是互相。其實台北最大的問題是保安警隊和市警局權責劃分,一定會跟中央講清楚,到底誰指揮、誰負責?我願意放棄,像這種就要大家有個SOP(標準作業程序),公告給大家,我是SOP狂。

Q: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SOP嗎?

A:80、20法則,80%先解決再講,最討厭人家跟我講萬一,一萬都不解決了講萬一,SOP先解決八成,兩成再解決,但也不能一開始都沒法則,那沒辦法做事。我會要求市府各局處都有SOP,全部SOP,我會很認真的檢查,直接公告給大家看。要了解柯文哲請上「急重創聯合網」,我是SOP狂,你知道為什麼嗎?依法行事,不依人。

Q:聽到依法行事就想到馬英九耶!

A:我的法跟他的法不一樣,我的法是MG149,very pratical(務實),跟強摘器官的事情一樣,我沒有犯法,我是立法,我在沒有法的時代就寫這套SOP,後來全世界通用。所以依法行政有兩種態度,依法行事的態度是對的,只是法為人所用,不是人受制於法。

沒有法我們就自己立法,我們都挑戰法令的界線,要進步啊!所以法律為人所用,不是受制於法。強摘器官這件事,我訂的法律被全台灣遵守,所以他打這個錯在哪裡?他沒有打到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