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我非常知道…作為一個神的危險

柯文哲:我非常知道…作為一個神的危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在選舉前後都接受《財訊》專訪,他認為這場選戰有如精準的手術行動,也直言自己被神化的現象、談自己在2016年的角色與對台北市政的企圖心……。

Q:會不會怨嘆台大醫院院長沒有出來幫你講話?

A:這早就知道了,孬種啦!我的學生都用我的錢,哪一個出來講話?因為我沒有叫他們出來講,這是做人老師的厚道,沒有逼他們表態。這就是我們文化悲哀的地方,我們對不公不義為什麼不會感到厭惡?所以說柯文哲現象是個時代的荒謬劇,柯文哲的存在驗證了這個時代的荒謬,一個人因為他講實話,成了時代的英雄,因為這個時代都在說謊,道德勇氣是衝的,做不到的不需要勇氣。

倒過來講,柯文哲在台大醫院「耀武揚威」,因為吃定台大醫院就是這樣,吃定他們不敢公開反對柯文哲,只敢私下窸窸窣窣,所以台大醫院的笑話沒有錯,他們說他們全力支持我,大家都很怕我再回去(哈哈)……這是我內心的一個遺憾,看過這麼多生死,這些人名利還放不下。

評市長角色

Q:當選那晚你說你睡不著,為什麼?

A:選舉輸贏是個人的事,但承擔的是歷史,那不一樣。我非常清楚,這一仗的歷史意義有多大,整個文化都會改變,以後做得好壞,一定會改變台灣,比總統影響還大,因為總統有的太遠管不到,但這個(台北市)剛好不大不小,意志力可以穿透,尤其是做到8年的話,幾乎意志力會穿透整個台北,可以改變台灣的新文化。雍正皇帝日批奏章兩萬字,最後吐血而亡。

佛家語「成住壞空」,國民黨10次革命失敗,第11次才成功,人生起起落落,當年愛滋事件,我的辦公室從地上4樓變成地下4樓,台大的太平間在地下3樓,我比它還低了1層。現在我的白袍還掛在牆上,辦公室還在……(問:懷念當醫生嗎?)我已經忘掉我是醫生了……。

這場選戰在歷史上會留下紀錄,我希望在文化上能恢復台灣的海洋文化性格,這才是最重要的。要寫下信念之戰,這要多大的意志力呀!操了兩年(操到選上台北市長),我倒覺得是給台灣社會很大的鼓舞,2月17日早上8點一個人走出台大醫院,面對一個黨國機器,這要多大的勇氣啊!

本文獲財訊雙週刊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標題:柯P:我非常知道…作為一個神的危險 專訪》扁馬之後,台灣第三個政治明星

柯文哲專訪系列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