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進北韓(三):我甩開了導遊,獨自在平壤遊蕩

挺進北韓(三):我甩開了導遊,獨自在平壤遊蕩
photo credit:Wong Maye-E/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的好奇心最終戰勝了我的理智。趁著這機會,我甩開了導遊,獨自一人在平壤遊蕩。

文:尹自悠(前中大學生報編輯,希望透過淺白的文字紀錄複雜的世界,夢想是毫無顧慮地周遊列國,抓住世界真實一面。)

迷失平壤——突如其來的自由

連日舟車勞頓,加上緊湊的行程,讓我一上旅遊巴士就睡昏了。醒來的時候,發覺團友都已經下了車,於是我也匆匆忙忙下車。落地的時候環顧四周,居然半個團友的蹤影都找不到,應該是早就進餐廳了。回頭想找司機的時候,發現他已經開車走了。諾大的街道,我見不著一個認識的人。在原地等了一會兒,導遊也沒有回來找我。四周的店舖建築都標着我看不懂的韓文,不知道哪棟是餐廳,更不知道哪間是團友所在的餐廳。我唯一的線索是,上車時依稀記得領隊說過待會兒去吃Pizza。

將錯就錯

我先是一陣心慌,畢竟朝鮮不比其他國家,迷路的話可不是開玩笑。在這裡沒有網路、沒有Google地圖、沒有Whatsapp,可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聞。更甚是,要是遊客在北韓閒逛被軍人逮住,會惹上很多麻煩。然而我的好奇心最終戰勝了我的理智。趁著這機會,我甩開了導遊,獨自一人在平壤遊蕩。

我先到附近幾間路邊小店看看,想買點水補充體力,順便打聽一下附近有沒有吃Pizza的餐廳,可惜因為語言不通而無功而返。在朝鮮,遊客購物是有限制的,只能在某幾間指定的店舖購物,絕大部分當地店舖是禁止做遊客生意的。據導遊說,這是因為當地店舖受政府補貼,物價十分低廉,因此只可讓本國人受惠。說白了,就是為了狠宰遊客。我指着她背後的瓶裝水,拿出幾塊人民幣示意想買水,她一味擺手搖頭。就算我財大氣粗地拿出100塊,她還是不肯賣。

街邊小店

自由的四十五分鐘

平壤貴為首都,人口高達三百多萬,但白日時街上行人已經不相稱的少,入夜後更顯寂寥。過馬路途中,迎面碰上一個軍人。我心想完蛋了,肯定要被認出來。除了因為我的裝束完全不像朝鮮人,更明顯的是我衣襟上沒有襟章。在北韓,所有人民都會別上印著金日成或金正日肖像(或兩者)的襟章,意味著「領袖無時無刻與我同在」,頗有點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味道。據導遊說,朝鮮並沒有法例強制所有人都要別上襟章,但所有朝鮮人都「發自內心」地尊敬偉大領袖,因此都會戴上襟章。言歸正傳,雖然正面碰上軍人,但我不能掉頭跑,不然只會更顯可疑,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走。幸運的是,那軍人只打量了我幾眼,沒有截查我。

襟章

沿著大街走,街上行人寥寥可數,偶爾經過的電車上乘客卻多得挨肩疊背,擠得水泄不通。一路上有不少裝潢體面的餐廳和店舖,幾乎每棟建築樓頂都有霓虹光管招牌。但樓上多是住宅,沒什麼大商場。我沒敢進去那些店舖,怕一下子就被認出是外國人。不過從外面也看到,店面雖然華麗,有各式各樣的商品,但卻門可羅雀,並沒多少顧客。

離開未來科學家大街,我穿過附近的小巷到隔離的街道。走過大街兩側,基本上都是住宅區,僅僅是一街之隔,風景已大大有別於剛才燈光璀璨的繁華大街。翻過天橋,沿着大同江邊走,一路沒有街燈,街道昏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好不容易找著樓梯回到住宅街,沿途有幾個婦人在火爐旁邊蹲著烤食物,有幾個亂頭粗服的少年踢球玩耍。我想,這就是北韓官方不想讓我們看到的比較真實的一面吧。

(感謝Neville提供)
科學家大街
科學家大街(感謝Sarah提供)
(感謝Sarah提供)
科學家大街

"It will be a big trouble."

逛著逛著心想時間差不多了,導遊應該也差不多發現丟了我,於是就回到剛下車的地方找她們,免得和導遊錯過了就真要倒大楣了。遠處看到導遊急得手足無措,甫看到我就氣急敗壞地問我到哪裡去了。雖然我知道在朝鮮走失很糟糕,但沒想到她們這麼著急。她們甚至不諱言說:「If we lost you, it will be a big trouble.」我一五一十跟她們道明行蹤,她們就急忙到我去過的那幾間小店質問確認,可能是為了確保店主沒有收我錢,或者是害怕我散播了什麼不好的信息吧。

Night

導遊這麼緊張兮兮的,並非空穴來風。一旦軍人發現有遊客走失,即便責任不全在導遊身上,她們也難逃究責。據領隊說,輕則吊銷導遊執照,重則勞改或流放田野。若是遊客發生意外,懲罰恐怕更加嚴苛。今年四月,中國遊客在北韓發生車禍導致32人死亡。傳聞肇事的老牌旅行社事後突然一夜「被結束」營業,六月時甚至傳出該旅行社高層被槍決的消息。可見導遊這活兒雖然收入不菲,但也伴隨一定危險。

我能平安回來,導遊鬆一口氣,我也鬆一口氣。這趟小歷險,終吿落幕。

(待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