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再認識(六):中日兩國誰更熱愛和平?

中日關係再認識(六):中日兩國誰更熱愛和平?
Photo Credit:揚洲周延@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算上中國對周邊如東南亞、南亞、北亞、中亞等的戰爭遠多於日本。可見,以參與戰爭數目而論,中國是一個遠比日本更不熱愛和平的國家。

通過回顧古代(19世紀中期前)的中日關係歷史,我們基本可以得出幾個結論。

第一,中日在古代歷史長期處於和平關係

從中日第一次接觸,西元57年開始算,截至到1856年,這1,800年時間中,中日戰爭只發生過三次:七世紀的白江口之戰,持續時間為一年;13世紀的蒙日戰爭,持續時間為一年加一年共兩年;16世紀末的朝鮮戰爭,持續時間為三年加三年共六年。於是中日古代戰爭的總長只有區區九年。占這個時段的0.5%。

這個戰爭的比例是「非常、非常、非常」低的(重要的話說三次)。我們可以用中國與其他國家的戰爭例子比較。比如朝鮮號稱與中國最友好,但雙方的戰爭並不少。從衛滿朝鮮開始計算(公元前195年)到同樣1856年,粗略一算,漢武帝侵略(二年)、王莽侵略高句麗(三年)、東漢時期的漢高(高句麗)戰爭(共計五年)、(曹)魏及前燕時期,中國與高句麗共進行12年戰爭、隋朝中國三次侵略高句麗共計五年、唐朝侵略高句麗與百濟共計八年、新儸的反唐戰爭共計七年、高麗與遼國的戰爭共計六年、高麗與金國的戰爭共計兩年、高麗與元朝的戰爭共計16年(不算斷斷續續的民間抗元戰爭),清朝攻打朝鮮的戰爭共計三年。

這個計算中,把蒙古、清朝等都算作中國,與日本的計算一視同仁,但暫不把渤海算作朝鮮(渤海是否算朝鮮歷史還有爭議)。這樣粗略一計,中朝之間的戰爭已經長達69年,占這個時段總年數的3.3%,是中日戰爭的約七倍。

與歐洲的例子相比,法國與德國在歷史上是著名的「死敵」(French–German enmity),從843年《凡爾登條約》(Treaty of Verdun),把查理曼帝國一分為三開始算,到1871年德國統一,法國與德國之間的戰爭共有104年,佔時長的10%。這樣的戰爭關係才能算得上「死敵」,說中日歷史上是「死敵」,豈非侮辱了「死敵」這個詞?

第二,中日之間發生的三次戰爭,中國更不正義

以上數篇文章,我已經論證過。白江口之戰與蒙日戰爭,中國是侵略的一方,是不正義的;朝鮮戰爭,日本是侵略的一方,是不正義的。從次數看,中國不正義有兩次,日本只有一次。中國比日本更不正義。

而且,中國發動的兩次不正義戰爭,都是國家的長期既定策略。而日本發動的不正義戰爭,卻純粹出於統治者(豐臣秀吉)的一己私慾(或妄想),並非國家戰略。因此,中國發動戰爭的不正義性,又在日本之上。

至於中國所說的倭寇,實際並非中日政府之間的戰爭,而是中國補發人員勾結日本民間浪人(與地方豪強)的犯罪行為。與戰爭的非正義性不在同一個檔次上。而且倭寇大部分都是中國人,日本人還只是少數。因此,倭寇雖然為禍甚廣,但不能視為中日之間的衝突。

第三,中日兩國誰更不和平?

以上比較侷限於中日兩國之間,但我們不妨擴充一下,如果把中國與外國的戰爭,和日本與外國的戰爭相比較,誰參與的戰爭更多?

如果不算内戰,那麽日本在古代牽涉入的對外戰爭計有神功皇后遠征(傳說)、高句麗與倭國之戰、百濟—唐戰爭(即白江口戰役)、蒙日戰爭、朝鮮戰爭、琉球戰爭,共計六次。其中按照中國的標準,琉球戰爭還不能算是侵略戰爭,因為琉球現在已經成為日本一部份了(中國邏輯就是如此)。但中國牽涉入的對外戰爭,光是以上列舉的與朝鮮的戰爭,就至少12次。算上中國對周邊如東南亞、南亞、北亞、中亞等的戰爭,更遠多於日本。

可見,以參與戰爭數目而論,中國是一個遠比日本更不熱愛和平的國家。

當然,這些戰爭中有的是正義的防衛戰爭,有的是非正義的侵略戰爭。但日本參加的六次戰爭,至少兩次是正義的,只有四次是非正義的。而中國,光是對朝鮮的戰爭,就大部分均為非正義,更不用說對其他國家的戰爭了。故按照發動非正義性戰爭次數為標準,中國依然是比日本更不熱愛和平的國家。

Siege_of_Pyongyang_1593_02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第四,日本古代有無侵佔過中國土地?

筆者已經詳細論證過,日本在庫頁島上的開拓並非「竊土」。這裡簡略提及另外兩處(近代史上還會再詳談),琉球與台灣。古代,日本人都曾侵略或擴張到這兩地,但兩者都不能視為侵佔中國土地,而且中日也沒有因此發生衝突。

日本侵略琉球是在1609年,日本史稱慶長琉球之役,或薩摩侵入、琉球征伐等。在豐臣秀吉時代,日本已經有命琉球臣服之意。1588年,豐臣示意薩摩藩大名島津義弘派人向琉球遞交國書,要求順從。琉球彈丸之地,不得不派使者到日本覲見豐臣。1591年,日本再命琉球參與攻打朝鮮(和中國),琉球陽奉陰違,派人通知明朝。最後,日本攻打朝鮮,不敵明朝與朝鮮的聯軍,元氣大傷。

德川家康奪得日本統治權後,再次要求琉球臣服。這時琉球國內以鄭迵為首的親明派勢力上升,拒絕要求,也不答應幫助日本重啟明日貿易。在一系列矛盾下,薩摩藩決定出兵琉球。1609年,薩摩藩出動的幾千人軍隊,在短短幾個月內已攻陷琉球首都那霸。琉球尚寧王投降,到鹿兒島覲見大名島津家久,第二年更親到京都覲見德川家康。從此,琉球被日本控制。

日本攻打琉球當然是侵略戰爭,但這與中國沒有什麽關係。琉球不是中國的領土,而是中國的藩屬。而且照理說,明朝作為天朝大國,應該救助琉球。諷刺的是,琉球使臣到中國福建,向巡撫報告薩摩藩入侵之事,懇請明朝救亡。萬曆帝對此的反應竟然是要求琉球「暫緩貢期」,對援助琉球無隻言片語,以後也彷彿此事未曾發生一般。這個「宗主國」可真懶散。最後,琉球與薩摩藩簽訂《掟十五條》,正式成為薩摩藩的藩屬國。作為地方政權的藩屬國,比中央政權的藩屬國還低了一級。

日本人也曾在台灣開拓,但也不是侵佔中國領土。周元文的《重修台灣府志》寫道:「天啟元年,顏思齊為東洋國甲螺,引倭屯聚于台,鄭芝龍附之,始有居民。」正是這時,才有海盜到島上定居。這裡,漢人海盜顏思齊是被日本(東洋國)封的一個官,他引「倭寇」在台灣開拓。根據前面文章所述,這時的倭寇是「後期殘倭」,「倭寇」大部份是中國人,但也不排除有日本人。而且至少海盜首領(比如顏思齊和鄭芝龍)都與日本非常密切。

這些倭寇在此地是開拓而不說侵略,是台灣當時乃無主之地,或者說只有原住民,更不是明朝中國的一部份。根據明朝人茅瑞徵所著的《皇明象胥錄》「祖訓不征諸夷:朝鮮、日本、大小琉球、安南……」這裡的小琉球即為台灣,屬於「夷」,和琉球與日本等並列。

或許因為當時真假倭寇不太分得清的緣故,後來《大清一統志》中,清朝人更認為台灣原是日本的:「(台灣)建置沿革: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藩。明天啟中為紅毛荷蘭夷人所據,屬於日本。」

鑒於《大清一統志》是「官方書」的地位,這樣說台灣原先屬於日本,更加無法指責「日本侵略中國的台灣」了。

綜上所述,雖然不少中國人受抹黑宣傳影響,認為日本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對中國虎視眈眈的狼虎之國,甚至認為日本人本性「殘忍野蠻」。但回歸事實,古代日本即遠非中國的世仇,也遠比中國和平。對日本的誤解可以休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