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又奢侈的願望:「我想到處去演出,一直在旅行,然後可以有收入」─專訪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

天真又奢侈的願望:「我想到處去演出,一直在旅行,然後可以有收入」─專訪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
攝影:黃亦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強的願望很「純樸」,簡單到我嚇一跳,「我想到處去演出,一直在旅行,一直表演,然後可以有收入。」很天真,很簡單,但也很奢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今天早上在想,搖滾樂就是色情片。色情片本質上不會造成性解放或犯罪,它只會讓人更好色,好色才會造成性解放或犯罪。不要怪色情影片,也不要怪搖滾樂,不要對A片有什麼期望,也不要對搖滾樂有期望。人才是改變事情的原因,搖滾樂只是音樂,是心的反叛跟自由。」

阿強講話或做事,就是這麼生猛,可是若仔細聽他的邏輯,絕對是很堅固的。

找阿強聊天,主要是對於生猛實力這件事情的追尋。看過八十八顆芭樂籽演出的朋友,肯定會留下深刻印象。我問到環境裡,生猛的東西似乎變少的原因,「當組團跟演出的方式,包括要去哪裡表演,包括參加音樂節的模式都被set好的時候,就會少掉你說的那種生猛。那些東西要找回來,圈子才會擴大。」

攝影:黃亦晨

2014年,八十八顆芭樂籽發行了新作EP《寂寞國的威士忌人》,從錄音宣傳到演出,堅持的本格派「手作」感,在低調中反而顯得珍貴特別。「這張作品的錄音方式跟第一張專輯比較像,以現場的方式,很快就錄完了,聲音上比較九零年代,Grunge感覺。現在的樂團不太有這樣的聲音。」

EP封面提供:阿強

聊到「主唱加吉他」的邏輯跟技術含量,阿強覺得有兩個「撇步」:「練熟」跟「適合」。練熟比較容易了解,「適合」是什麼?「錄音跟現場狀況不會一樣,想要一樣的效果,現場就要換方式,才會符合自己的想像。我現場的吉他會彈得比較節奏,錄音就比較旋律。」芭樂籽的現場,時常根據場地微調,每一場都不太一樣,「觀眾進來,我會有不同的興奮感。」。

時代裡似乎「氛圍」至上,對阿強來說,氛圍是什麼?「我們沒有想(氛圍)要怎樣啊!就是作純的Rock、Grunge或者龐克。我們不知道結果會怎樣,沒有在想。」這麼簡單直接的回答,一時之間讓我很感動,又有點哭笑不得。他的「沒在想」,是意圖上強調過程的細節,相較之下,我才覺得他想超多。「如果大環境每個東西出來都一模一樣的時候,聽眾漸漸會受夠,這可能是個大問題。」。

隨著EP發行,芭樂籽也推出週邊商品,如桃/黑色「星星毛巾」,「週邊真的跑比較快,就像農產品加工,本來東西沒那麼好賣時就要加工,這是一種模式。其實現在我覺得連CD都是週邊啊!所以包裝越來越誇張。買CD是買週邊的概念。」

EP週邊熱銷商品:星星毛巾

媒體曝光非常稀少,以芭樂籽的資歷與能量,這個現象非常弔詭。沒有刻意找哏,以現場跟作品去抓聽眾,宣傳也超級DIY,想來連週邊進出貨都很操。但這就是玩團的代價跟付出,阿強就是玩團人!「很多人玩團是做音樂的方式,我是為了要玩團才做音樂的!」

阿強的願望很「純樸」,簡單到我嚇一跳,「我想到處去演出,一直在旅行,一直表演,然後可以有收入。」很天真,很簡單,但也很奢侈。阿強說,玩團這件事情,重點是結果。為了作玩團人的自由,必須要付出很多不自由,「必須要承受這些不自由,沒有付出怎麼會有結果。」

芭樂籽的現場這麼棒,會不會想辦自己的音樂節?「會吧!比較有趣的,現場會有很好的音樂,但吸引人的不必然是音樂,有玩有吃有拿。」以阿強對於漫畫棒球等廣泛興趣的狂熱,身為芭樂籽的樂迷,或說身為直線搖滾樂迷,衷心希望這生猛的一天,趕快到來。

攝影:黃亦晨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陳玠安』文章
Loader